三十二、法律体系(四)

15-09-30

三十二、法律体系(四)

法治的缺失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社会法律意识缺失,没有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法律是虚拟的影象存在,不可能具有实有的影响。因此,法律即使被创造出来也需要广泛的宣传与思辨,犹如道德体系一样。孔丘哲学中的道德体系之所以对古中国社会和中国古代社会影响深远,与孔丘及其弟子等儒家的大量宣传与说教是分不开的。当然,被创造出来的法律体系是否务实,以及是否遵循求实精神?是否体现了人与人类社会本质的趋向?这些依然是法律体系的根本。
如果被创造出来的法律体系尽管具有短期的务实,然而背离了求实精神。即使获得了实践,最终也必然因无法满足社会的实际需要而被废弃。古中国法家学说就是如此。尽管后来的中国古代社会依然有些人或社会组织企图重建法家法律,但已然无法像秦帝国那样建立以法家学说来治理社会,只是把它纳入儒家学说下的一个补充的位置。因此,创造出符合真实的法律体系是建立法治社会的一个根本前因。
二是,已然确立的人治社会。犹如人们所说的权力真空一样,如果没有建立法治社会,那么人治社会必然填补了这个真空。社会需要治理,即使人治也比没有要好得多。已经建立起来的人治社会制度变成了既成历史,它具有了强大的传承现象。一些既得利益者,包括一些特定的人与特定的社会组织,甚至包括一些被误导的人与社会组织,会极力维护人治社会。在这样的社会形态里,建立法治社会必然是困难的。再加之,这样的社会形态很难创造出符合真实的法律体系,一些蹩脚的法律体系,比如法家的法律,难以为整个社会所接受。建立法治社会就具有了双倍的困难。
我们有必要重新界定人治社会与法治社会。首先明确人治与法治是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可或缺的社会治理形式,区别在于以哪种为主要的。另外一点,建立法治社会要比建立人治社会困难得多。建立法治社会首先需要一个完善的法律体系,这可不是一些特定的人或特定的社会组织的愿望就能完成的。法律体系的本质是知识,与哲学体系一样,如果要创造一个完善的法律体系,不来一场持续的人文启蒙运动是无法完成的。相比之下,人治社会的建立要容易得多,它只要悄悄地建立一个封闭的社会组织就可以完成。夏启等人通过一场成功的政变就建立了一个人治社会,即夏王朝社会。
人治社会由于特定的等级特征而为掌握实际政治权力的人与社会组织获得巨大的社会影响。人治社会的政治权利是明显的金字塔形状的,呈现出特定的等级特征。即使在现代社会,社会普遍否定了等级制度,但等级特征依然存在。一些特定的人或社会组织掌握着大量的社会资源,这些人与社会组织不就是实际上的新贵族吗?一个分化的社会必然存在等级特征。由于人治社会固化了社会分化,公然承认社会分化的合理性,因而不具有社会形态的至善,更无法尊重与保障个人的幸福。它只尊重与保障特定的人的幸福,而这样的幸福是扭曲的,不可能是真正的幸福。
法治社会是通过建立法律来治理社会,把人与社会组织的人治纳入到法律的框架之下,以法治为主的社会治理制度。法治社会明确法律的至高无上。这种至高无上是就君权或集权等人治制度而言的,明确一切的人与社会组织的实际活动接受法律的虚拟约束,并明确追究任何实际行为的社会责任的途径。这就好像把人与社会组织的任何实际活动用摄像机拍摄下来作为备份,公开用来作为追究社会责任的可能。这是法治社会的巨大优势,也是法治社会的根本特征。
在法治社会,我们比较容易追求人人平等。尽管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法治社会依然没有建立人人平等的社会,但无疑公开承认人人平等,并为建立平等社会作出实际努力。我们说法治社会具有巨大的潜力,但并不是说法治社会会自动地获得社会至善,法律是虚拟的。平等社会需要整个社会的觉醒,不仅仅在认识领域里获得觉醒,而且要在实践活动中获得普遍的整个社会的觉醒。法律是浓缩版的道德,法治是为了引导人类最终建立平等社会,从而尊重并保障所有人的幸福生活。人人即社会。法治社会就是为了人人幸福。当然,这是法治社会的终极目标,并不是说如今的法治社会就是平等社会,更不是说如今的法治社会是人人幸福,这需要漫长的努力。
法律与法律活动。法律的本质是知识。但法律活动的本质是法律虚拟引导下的社会治理,是实有的社会活动。社会可以创立接受求实精神引导下的务实的法律体系,并依据这样的法律体系建立相应的社会组织,以展开法律活动。法治社会是否能够成功,取决于社会形态。具体地说需要具备比较成熟的法律意识,以及建立一部完善的法律条文体系。在尽可能多的人与社会组织参与法律条文的制定,尽可能地遵循法律的对等原则。法律活动是人与社会组织的实有活动,其本质是存在。尽管任何一个实际的活动绝不会仅仅接受法律的虚拟引导,但在一个法律假设的特定的情况下接受法律的虚拟约束就已经足够了。
法律是影象存在的范畴,必然有主客观之分。凡是不符合真实的法律都是主观法律。主观法律是主观臆断,它是一种扭曲的社会形态产生的错误的判断。无论在法律与法律活动中,法律精神远比法律条文与法律条文的贯彻执行要重要得多。由于人与人类社会的复杂情感,在现实中,法律的因果判断往往会顾此失彼,很难完全符合真实。因此,依据法律精神建立陪审制度是非常必要的。建立陪审制度可以让法律条文尽可能地展开,对应真实情况。建立陪审制度是保证法律的独立特征,是保证法律普遍公正公平的唯一途径。尽管建立陪审制度依然无法完全保证法律的公正公平,但至少是最终获得公正公平的唯一途径。一个公正公平的社会是不容易获得的,仅仅依靠一些人或社会组织的觉醒,或仅仅依靠某些良好的制度都是无法做到的。事实上,在没有建立平等社会之前,一个公正公平的社会是无法获得的。

鲍宇

我是出生在安徽农村的70后,生活在社会底层。我热爱知识,渴望认识世界万物的本质,以及人类社会的发展。我于1999年初形成实体发展哲学基本体系,并于2014年基本完成《实体发展哲学》初稿,没有出版。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