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yi_shanjieyiqie 推荐此博客
suiyi

文艺史上的聊斋事件

文艺史上的聊斋事件

09-09-04 20:43:14

 

故事

fehd


马啸 北京青年报  
余秋雨先生在《狼山脚下》里写道:初唐诗人宋之问在杭州灵隐寺游览,夜间吟诗道:“鹫岭郁岧峣,龙宫锁寂寥。”

然後怎麽也接不下去了,不知不觉步入了一个禅堂遇到一位老僧,便把所作的两句诗读给他听,老僧道:“何不对这样两句: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

宋之问大惊赶紧道谢,後面的诗句也源源而至。宋之问第二天醒来只觉似梦似真,赶到禅堂早已无人,一个扫地的小和尚悄悄告诉他,老僧就是骆宾王。黑夜丶古寺丶老僧,老僧还是赫赫有名的“初唐四杰”之一,朝廷通缉的要犯。这是一件多麽奇异的事情,而且,外人是怎样知道的?

这样的事情在古代文学艺术领域里有很多,当事人不经意间受到异人点拨遂以成名,颇为灵异。

《世说新语》里有一则很有名的故事:

嵇康临刑前,索琴弹奏《广陵散》,曲终,道:【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於今绝矣。】

从他的话来看,天底下似乎只有他嵇康一人会弹奏《广陵散》,那麽他又是从哪学来的呢?

《太平广记》载:【嵇康夜宿月华亭,此亭由来杀人,嵇康全无惧意,至一更,独自操琴,空中有人称善,嵇康问:“君是何人?”答道:“身是故人幽没於此,闻君弹琴音曲清和,昔所好,故来听耳。身不幸非理就终,形体残毁不宜接见君子。然爱君之琴要当相见,君勿怪恶之。君可更作数曲。】

嵇康复为抚琴击节。最後那人教了嵇康《广陵散》,并要他发誓不得教人。

古代文人琴棋书画不分家,棋自然也不能逃出此列。《唐国史补》记载:王积薪棋艺高超,自谓天下无敌,他到长安游历,途中在一家旅馆住宿。

晚上熄灯後,听见店主老妇隔着墙壁叫她媳妇:【良夜难遣,可棋一局乎?】媳妇答应!

老妇说:【第几道下子矣。】媳妇说:【第几道下子矣。】各言数十,老妇说:【尔败矣】,媳妇说:【伏局。】

王积薪把这盘棋法暗暗记住,第二天重演棋局是他远远所不能及的。

《集异记》记载得比上面详细多了,并且还有下文:

王积薪与老妇对弈,相差甚远,老妇教之道:【止此已无敌於人间矣。】王积薪与老妇谢别走出数十步,再回去已经找不到那间宅子了!

不要以为这样的事情只在笔记小说里才有,正史里也有。

再回到余秋雨先生的作品《十万进士》:“依我看,千馀年来科举考试中写出来的诗,最好的是唐代天宝年间的钱起,在《湘灵鼓瑟诗》的试题下写出的两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钱起这首诗,是天宝十载参加礼部的主试时写成的,千载传诵。当时考官在读了一大堆味如嚼蜡般的诗後,突然看到这一首是否也应拍案叫绝呢。

余先生感到疑惑:“真不知当年坐在考场中的钱起,是如何妙手偶得的。”

《旧唐书·钱徽传》载:

【钱起尝于客舍月夜独吟,遽闻人吟于庭曰:“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但出去并没有看见人。及殿试《湘灵鼓瑟》诗,遂赋曰:“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徒自舞,楚客不堪听,雅调凄金石,清音发杳冥。苍梧来暮怨,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湘曲,悲风过洞庭。”末联久不属,忽记此二语,以为落语。主考官大为赞赏,称为绝唱,遂中首选。】

这个故事也近乎神异但被载入正史。大概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钱起为什麽能够在考场中灵光乍现,神来之笔,自然有神人相助了!

古人对天灾的态度
归去来兮   
最近台风莫拉克给大陆和台湾人民造成了重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两地的民众和政府对天灾的态度迥异。台湾民众祈福、忏悔之风盛行,开始重视敬天畏地,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习惯。媒体总结出三点:一、地球暖化导致气候骤变(人不畏天);二、破坏山林并与天争地(人不敬地);三、灾变发生前该撤离未撤离(人不爱人)。"台湾政府承认救灾不力,向民众致歉,并且取消了双十庆祝。
姑不去评价这件事,让我们来看看古人对天灾的看法。《韩诗外传》第三卷有个记载,传曰:"宋大水,鲁人吊之曰:‘天降淫雨,害与粢盛。延及君地,以忧执政,使臣敬吊。'宋人应曰:‘寡人不仁,斋戒不修,使民不时。天加以灾,有遗君忧,拜命之辱。'孔子闻之曰:‘宋国其庶几矣!'弟子曰:‘何谓?'孔子曰: ‘昔桀、纣不任其过,其亡也忽焉。成汤、文王知任其过,其兴业勃焉。过而能改,是不过也。‘宋人闻之,乃夙兴夜寐,吊死问疾,戮力宇内。三岁,年丰政平。"这段话的大意是,宋国发大水,处于上游的鲁国派人慰问说:天下大雨不停,灾害很深重,连累到你们的地方,影响了你们的民生,君王派我来慰问。宋国国君说:多是我的不仁德缘故,没有做好斋戒祭祀,使用民力不符合时间、轻重。是天给我的惩罚,又造成你们君王的担忧,真是惭愧而不敢接受。孔子听到后说:宋国做得很好,会没事了。弟子问:为什么?孔子说:以前桀、纣不改正自己的错误,他们很快就灭亡了。成汤、文王知道自己的不足并能改过,就兴旺发达了。错了能改,就不算过错了。宋国人听了之后,于是早起晚睡,吊死问疾,非常努力。三年后,年景丰收,政治平和。

这里宋国国君和人民的可贵在于,不把灾难怪罪天地和别人,把它当做上天对自己的规诫,结果当然是好的。这里说到的成汤在《论语》里还有他的话语记载:"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意思是说,我如有罪,不要牵连天下万方;天下万方有罪,罪在我一人身上。这里可见一个君王的担当,难怪他开创了商朝。

《礼记》: "有疾风迅雷甚雨必变。"虽夜必兴,衣服,冠而坐。子曰:"天之与人,犹父子。有父为之变,子安能忽?" 这里孔子把天当父亲一样看待,疾风迅雷大雨就如父亲的发怒,即使是夜里,一定要起来,带上冠坐着。其实古代君王自称天子,多是把天当成父亲一样看待的,遇到大的天灾,多数多把它视为天对自己的规诫,很多皇帝要下诏自罪的,不过有些这样的皇帝本身存在问题,心意不诚,依然我行我素,所以并不能改变状况。但也有许多,因而使国家走向太平安康的。古人很重要的一种思想就是天人合一,地上这么大的动静,必与天有联系。

《大戴礼.用兵》子曰:"......夫天下之报殃与无德者,必与其民。"帝王无道,天要降灾,报应殃及民众,很多时候民众因而造反,于是便進入乱世,也或许改朝换代。这应当让各位统治者引以为戒。

西方科学小有成就后,人们开始狂妄自大,以为自己能够完全掌握宇宙的规律,能够看破宏观和微观,把古人的敬天畏地,敬奉鬼神,当成是对自然不了解的恐惧。其实古人通过对人体、生命和宇宙的整体研究,宏观看得更大,微观看的更小。 比如说易经把宇宙物质的组成分四大层次,"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太初者,气之始;太始者,形之始;太素者,质之始。"按我的理解,太易就是古人说的看不见,摸不着,听不到的那个"无 ",那个"道",太初时就是气了,气还是没有形状的,到太始时,就有了形状,但还没质量,到了太素时,就有了质量,也就包括我们这个空间物质了。现在的科学没有超出太素去。其实人类现代科学对宇宙的了解真的是井底之蛙,但却不知深浅的要去改变自然,改造天地,结果是破坏了自然,变异了物质,变异的物质不能自然分解。变异了的物质污染了地球,嵌入了生命循环系统,影响了人类自身,及整个宇宙,宏观至微观。地球上的变化,也许是宇宙在改变自己,净化自己。

fehd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