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值得保留的对话

11-10-17

Permalink 02:39:40, 分类: 鹤汀随笔

一段值得保留的对话

reed:
呵呵,我已经走了,不玩了,您可以进一下我的网站,废了唉。现在本人主打博客了,与世无争,再见了。
在此感谢西风歌者和芦荻,还是那个叫日本名的那老大(就是晓全的啦),我累了,才想起来,做春姑是最好的,我现在喜欢了,打打游戏是我现在的选择。
请老师放心,咱芦荻四个网站我还是在的,除被马雷封我IP ,不让我进的那个http://ww.ykreed.net 之外,我会做到最后的,请老师放心,有事儿的时候我就出现了啊,再见了老师。
咱爷俩的沟通方式有点不同,但不要紧,还有西风呢。我与您们的连接是要感谢营口大杂烩的,是她把咱们连到了一起,小女我是芦荻人,可也是营家的人,虽然我离开了,但我依然是这里的人。言语很少,绝不会像排行榜上的前几位,但我会用最真实的眼睛来看待这里。

芦荻:
看到你的临别感言很伤感。你是我一个特殊的好朋友,没见过面,没通过话,但是我们心灵是相通的。你无私的帮助我很多,我却无从感谢,在我心里永远是个结,我这个人向来是不求人不欠人的,没想到到老了还是欠了你的人情,我很纠结。好在你也不在乎人情的偿还,付出的回报。你是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漏痕斋

颜真卿习书名句---如屋漏痕,如锥划沙---给我很多启迪,亦是本人生活写照和理想追求。诗联书画摄影成就本博客。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