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边的竹海

07-01-01

Permalink 20:09:40, 分类: 梦山谷

天堂边的竹海

一翻过余杭区鸬鸟镇的陡岭,就有满山遍野的竹林映入眼帘,它就象一块巨大的绿色布帘,悬挂天际。当我们还来不及惊叹它的美丽时,便一头扎了进去,满身都沾上了毛竹清新的味道。尤其面对那棵棵挺拔、秀丽的竹子,心情也如唐代诗人许昼《江南竹诗》中所说的“江南潇洒地,本自与君宜”一样,潇洒了起来。


山沟沟,这个人们传说中的“天堂边最美的村庄”,就在大片大片的竹林中隐隐约约显露出她质朴的美,清秀的美。而这种美,如果没有这大片的竹海所掩映,没有这大片的竹海为背景,肯定会逊色不少。


山沟沟地处浙北,北与中国竹子之乡安吉县接壤,南与中国竹子之乡临安市相连,是余杭区的竹子主产区之一,拥有成片竹林2000多公顷。


关于浙北何以翠竹成林,有二个版本的传说,可供参考。


一个版本是关于苏东坡的。据传北宋时苏东坡他老先生在杭州做官那时,途经浙北,被这里迷人的田园风光所陶醉,面对杆杆修篁,不禁诗兴大发:“国泰平安,农家乐无穷;无山无林,不可居无竹。”当地百姓闻之,大受鼓舞,纷纷在屋前房后垦荒栽竹,逐渐形成了现在浩瀚无边的竹海景观。


另一个版本是关于康王赵构的。说是康王赵构在北宋被金兵所灭后,南逃路过这里,又饥又累,无力逃亡,只得向住在竹林中的一家农户乞食。那农户的女主人拿出笋干给他们充饥,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精神备增。康王赵构大为感激。当听说农妇和丈夫儿子都在山外从军,抵抗金兵,自己则孤身一人靠上山砍竹、掘笋度日,尤为感动。在他登基坐上龙椅后,不忘当年竹笋救驾之恩,特给浙北地区下诏:莫忘种竹。从此,在浙北一带形成了户户栽竹的习俗。


传说归传说,这里之所以多竹,其实是与竹子的生存环境相关的。由于毛竹是喜温、喜湿性植物,而且对土壤的要求不高,而这里恰好又有温暖、潮湿的气候环境,非常适合毛竹的生长。于是经过数千年的繁衍、发展,形成了这里烟波浩瀚的竹海奇观,让人观为叹止。


竹类在植物种类中是特具观赏价值的,尤其毛竹硕大、挺直,是竹类中的大哥。竹子自古被人们誉为“岁寒三友”之一。漫步林间,其不畏严寒的精神、节高谦恭的品格无时不在感动着我们。


魏晋时代,就有七位文人:阮籍、嵇康、山涛、向秀、阮咸、王戎、刘玲,常常到竹林中聚会,把酒聊天,邀风弄月,吟诗作画,后人称之为“竹林七贤”。宋王安石有词云:“云垂平野。掩映竹篱茅舍。阒寂幽居实潇洒。是处绿娇红冶。丈夫运用堂堂。且莫五角六张。若有一卮芳酒,逍遥自在无妨。”自此之后,竹子在历代文人雅士的眼中已经变成非物质的精神化的东西了。正如苏东坡所说的:“庇者竹瓦,戴者竹笠,书者竹纸,载者竹舟,衣者竹皮,履者竹鞋,食者竹笋,焚者竹薪,真可谓不可一日无此君耶。”和“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文人雅士何以爱竹,是因为竹子正直耿介之德寄托了他们傲岸不羁的情感。白居易把竹子的美德概括为“本固”、“性直”、“心空”、“节贞”,他说:“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不拨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之为庭实焉。”它已成为了一种象征、一种寓意、一种追求、一种精神、一种寄托。


而在民间,在山沟沟,竹子是一种纯粹的物质。那一望无际的竹海是当地人民赖以生存的资源,是取之不尽的绿色银行。


在进入山沟沟的路上,我们可以看到一车车载满毛竹的车子从路上驶过,运到山外,到山外的竹制品厂里加工成竹椅、竹帘、竹席、竹胶板。


办公室的小高说:“毛竹浑身都是宝。”


小高是土生土长的山沟沟人。他对毛竹的生长、用途甚为熟知。他说,毛竹从竹笋到放叶成竹要五十天左右。竹林里的毛竹又分“一度青皮,二度芦花,三度白皮,四度嫩白,五度中白,六度老白”,一度即为二年。一般的话,三度白皮竹即可砍伐出售。新竹长成后到秋季,又要做毛料。毛料就是将新竹的梢头钩下来,通过削枝、烘干、去叶等多道工序后的毛竹半成品材料,运到北方山东等地做大扫帚。而作为下脚料的竹叶可以去做肥料,也可以铺在竹地上保温哺春笋。靠山吃山,毛竹是当地老百姓的重要经济来源。


我们到山沟沟刚刚好是秋季,山民们正在山脚路边的空地上做毛料,看见他们从山上一捆一捆将竹梢拖下来,他们背负着宽宽撒开的毛竹梢,就象一只张开羽毛的七彩锦鸡,飞快地在林间穿行。虽是深秋,他们衣着单薄,但个个汗流浃背,面带憨笑,一付很满意的样子,他们知道这是这片竹海给予的财富。虽然苦了一点、累一点,每到年前都是一项不少的收入,可以给子女买新衣、过新年,可以供子女到山下的学校上学。


在山沟沟的茅塘玉流飞瀑边上,我们发现有许多蛇头状的人造石头,横七竖八地遗弃在那里。这些人造的石子,当地人称“碓头”。我不知道它们的用途。导游说这是用来打纸浆的碓头。早在五百年前的明代,这里就开始利用毛竹生产纸张。原来在这个玉流飞瀑的两侧建有许多水碓房,利用自然的水力来打纸浆造纸。不过到现在早已经废弃了,但依稀只有可以看到“水碓房”的遗址和这些水碓头了。据说在明代万历年间,这里因干旱,水路不畅,毛竹几年都运不出来,在这里靠山吃山的山民就从此断了生路,纷纷四处逃荒要饭。这时,来了位姓徐的年轻人,看到这里的人们守着满山的财宝却受穷受苦,他就把自己学会的造纸技术传授了当地人,指导他们建了许多水碓房,进行打浆造纸,从此解决了毛竹的出路问题。这里的人民,为了感谢他的恩情,在他过世后,建了一座太公庙,每年农历七月初七就会举行隆重的庙会。我想他就是当地人民利用这片竹海进行工业生产的始祖了。虽然现在只有这些仅存的被遗弃的水碓头,而恰恰是它们永远不会忘记那位热情助民的徐太公,是纪念徐太公的最好的旁证。


走进山沟沟,当我们漫步在精神和物质、历史和未来的竹海中,面对那些在竹林中砍伐毛竹、背拖毛竹、竹梢的艰难生活的山民,对这片数千年来养育了一代代山沟沟人民的竹海,感恩之情油然而生。
点击(4586) - 评分(74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老丁的山谷

生态的/诗意的/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