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22

Permalink 05:30:30, 分类: 隔岸观火

告鳖

多年没有回那个真正的生我养我的老家了。这回老张来信说,全村都推完了,以前的茅草房像风一样长成了高楼,我们一起放猪儿的那个河岸,修成了滨江大道。回来看看吧,当年我们洗澡的那条河也快填满了,准备在上面修一所礼仪大学,接待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学习如何帮将来的商家富豪们或达官贵人们洗澡。归来吧,归来哟,狼藉天涯的游子,老张在微信上学了一段费老的歌,总把浪迹当狼藉。

我终于决定坐飞机回去看看了。老张和我们那一拨同学今年都奔五张了,时常在微信群里感叹生死疲劳。谁谁得了癌症了,谁谁二婚了,谁谁终于生了老二了,用了怎样的偏方儿。老张当年补考了两次都没能混进大学,终于继承了他父辈的养鱼专业,但不养别的,专养甲鱼,中华鳖。老张落榜的时候我们都笑他,说你爸说的炖王八补脑啊,你怎么不灵?老张脾气好,总说,喝少了喝少了。

......
[阅读全文]

09-07-02

Permalink 12:31:45, 分类: 西行乱记

朝花午拾 (014)

圈子里以前有一个经典说法:一个人意外地死掉了就是一个悲剧;一群人意外地死掉了就是事故,反而没有那么悲。比如说:MJ死掉,群起疯狂,唱片再度畅销,网络差点儿阻断下课,这个就是悲剧;印尼海啸,文川地震,小煤窑垮塌,世贸大楼撞飞,死的人成千上了万,这就是事故了,找的是原因,个人的悲剧好像微乎其微。一直以来我就烦这样的媒体传统:一个所谓名人的死亡,比一个山沟里小姑娘的死亡仿佛要重要十万倍。都TM是生命,你活着的时候已经享有了荣华与特权,死掉了还要灌满人们的脑子,让大家为你鸡飞狗跳。当然这个不能怪名人本身,怪的话只能是一帮跟着摇旗呐喊的光环追逐者。

这样的草根意识的形成当然来自于我本身就是草根,我见过各种各样的少年死亡,生命在花季的时候就突然收场。没有什么悼词,什么怀念,甚至有的连父母的眼泪都没有。俞敏洪大师慷慨激昂地教育我们说:你不要只有做小草的理想,你要有做大树的理想;小草永远被人踩在脚下视而不见,大树才能伸入云端,哪怕远远的也能让人遥望。当然俞大师现在做大了说什么都好像有道理,但这句话就有点儿扯淡了。谁从小就愿意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9:54:16, 分类: 西行乱记

朝花午拾 (013)

为了探讨为什么我对一些名人之死没有什么悲哀,我重新检查一下自己的灵魂深处。一检查才发现,我的灵魂没什么深处,甚至有没有灵魂都未可知。长期以来,我只凭直觉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该努力争取的,什么是该扭头就走的。没有上帝指导我,也没有先知给我启示。道说:躲山里炼几个丸子就行了。禅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孔说:你爸说的就是对的。马说:共产一定要实现,但资产总是垂而不朽。灵魂不是思想,我知道。灵魂高于思想,是一种你死掉以后可以飘扬的东西。

这么多说法我十几岁的时候都去探讨过,弄得很累,互相矛盾,指鹿为马,后来干脆不探讨了。什么东西死掉以后可以飘扬啊?我既然已经死掉了,它飘不飘扬关我什么事情呢?有关飘扬,老罗讲过一个小学作文的故事。老师让一帮孩子仔细观察校园,然后写一篇作文。老罗那时还是小小罗,观察很仔细,写得很认真很诚恳,满心指望老师能表扬他。结果全班同学的作文都写得好啊,只有小小罗被点名站起来了,只因为一个诚实的句子:五星红旗耷拉在校园上。全班同学都说红旗在飘扬,只有小小罗说这个是耷拉的。经过无数的思想工作,小小罗最后决定改了句子,还是把老师给气崩溃了,因为小小罗的句子改成了这样:说来也怪,虽然今天下午根本没有风,五星红旗愣是还在飘扬。

......
[阅读全文]

09-06-30

Permalink 12:55:17, 分类: 西行乱记

MJ、闲得蛋痛、华丽转身及其他

很久没有混国内的媒坛了,昨天打架的空余去偷看了两眼。一看不打紧,好嘛,又出新词儿了。以前跟我一起写检查的同学,在这几天的博上重复着几个新鲜词儿,我觉得可以引用一把。

第一个就是闲得蛋痛。这世界闲人实在太多了,可以说人山人海都在闲。读书的,下岗的,已婚的,离婚的,要离不离的,拆迁的,大学毕业没事儿干的,出国的,想要出国的,出了太久的,意志消沉的,意志本来昂扬后来被社会煽了耳光又消沉的。。。真是海了去了。以前没有网络,人们闲着只是闲着,干闲,闷闲。现在网络大发了,闲人如过江之鲫,要有那么一个稍微有点儿野劲儿的帖子,人们就扯长脖子围观。围观还不打紧,要人肉搜索,要跨省追捕,不但要水落石出,还要弄成小三踏上一只脚。闲得蛋痛就惟妙惟肖地表白了这种揪心莫名之状。

......
[阅读全文]

09-02-18

Permalink 20:37:14, 分类: 西行乱记

二十年重过南楼 (之二)

站长和他的好友们

老五毕业的时候让全班都傻眼了,他闷不拉机地宣布说他要回眉山的老家去当兽医。我们说你学的不是兽医啊,人家兽医要五年才毕业,你没有本本怎么开业呢?老五说老乡们相信大学生什么都能干,不要本本也行。城里的事情看烦了,不如跟猪牛羊打交道来得简单。我们劝不过他,只好稀里糊涂地跟着唱猪啊羊啊送到哪里去啊,但私下认为是前两年革命给他留下了阴影。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0:35:07, 分类: 西行乱记

二十年重过南楼 (之一)

老魏老魏在哪里

昨晚突然就梦到了老魏。还拿本红宝书,在柳树下背GRE,戴个长长的耳机,有时偷偷地听mi国之音。那时我们就从背后猛吼一嗓子:敌台啊!老魏你又偷敌台啊!他就赶紧把耳机取下来,说别他妈乱吼,老子背单词呢,玉米糊的讲座。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0:33:01, 分类: 西行乱记

欲买桂花同载酒

古人雪夜闭门读禁书,算作人生N大享受之一。现在禁书全上网了,这个享受被剥夺了。雪夜无眠时,只有读点儿好书,码点儿歪字。上周接一活儿,回忆20年,写三五十个人物,在三五百字之内,素描人生,要有楞有角有个性,要遍布生活各角落,要穿越历史,还要语言利索不罗唆。

这事儿不好干。只好先拿老同学开刀。翻开记忆,林林总总扑面而来,青春的影子摇摇欲坠。就像今天在厕所重温的那首唐多令:

......
[阅读全文]

09-01-02

Permalink 18:30:13, 分类: 西行乱记

宋词普通话(07):从美女作家到弯月坛斑竹 (C)

时光倒回去1000年,清照同学从济南奔京城开封,立志做一个好媳妇,辅佐在读的博士老公。外人看起来也就是办了一个伴读的签证,新婚燕尔,离家出走。但清同学心高气傲,那点儿文字的功底在那摆着,好媳妇要做,但她还时刻准备着,做一个一鸣惊人的高级白领。

这个想法不太容易。不要说一个外地来的小女子,就是各省高考状元,在那个文字空前繁荣的大时代,基本是想都不敢想。数一下下面这些家伙就知道了:柳永,宋祁,晏殊,欧阳修,苏轼,张子野,晏几道,秦观,黄庭坚。如果单个出现,你还有比一把的冲动;可是这群人集体出场,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8:26:57, 分类: 西行乱记

宋词普通话(06):从美女作家到弯月坛斑竹 (A)

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来看看全球知名的高干子女,美女作家,忧愁专业户,考古专家,双规词人,最后终于执掌弯月坛斑竹之位长达千年的清版清照小姐。大家掌声鼓励。

我喊她清照,不是发嗲,而是深怀尊敬。不像现今的各类官爷,一边亲切的称呼某某同志,一边让纪委整材料,同志喊着喊着就给双规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8:25:44, 分类: 西行乱记

宋词普通话(05):插一哈 (c)

唉,今儿送比萨没得到几个小费。破车绕着大学校园转了几圈,还送了一个大学教授的办公室。什么鸟教授,太穷了,给了两毛五。还不如一个黑人妇女,给了一刀。真是知识越多越反动。

但是5点半出门的时候还是天高云淡,还有秋风徐来,爽极。我不由得老毛病又发了,一边打方向一边打油: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冷眼向洋

悟以往之扯淡,知来者不可追,实迷途已太远,觉今非昨亦非。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