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鳖

18-11-22

Permalink 05:30:30, 分类: 隔岸观火

告鳖

多年没有回那个真正的生我养我的老家了。这回老张来信说,全村都推完了,以前的茅草房像风一样长成了高楼,我们一起放猪儿的那个河岸,修成了滨江大道。回来看看吧,当年我们洗澡的那条河也快填满了,准备在上面修一所礼仪大学,接待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学习如何帮将来的商家富豪们或达官贵人们洗澡。归来吧,归来哟,狼藉天涯的游子,老张在微信上学了一段费老的歌,总把浪迹当狼藉。

我终于决定坐飞机回去看看了。老张和我们那一拨同学今年都奔五张了,时常在微信群里感叹生死疲劳。谁谁得了癌症了,谁谁二婚了,谁谁终于生了老二了,用了怎样的偏方儿。老张当年补考了两次都没能混进大学,终于继承了他父辈的养鱼专业,但不养别的,专养甲鱼,中华鳖。老张落榜的时候我们都笑他,说你爸说的炖王八补脑啊,你怎么不灵?老张脾气好,总说,喝少了喝少了。

老张开了一宝马到机场接我,宝马的车门和车屁股上有他公司的巨大的宣传画,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中华鳖,口中正吐出白底红字的标语:扬国威,甲天下!下面还有东方不败生态甲鱼养殖中心的地址电话。老张看我围观他的宝马,得意地说,我这广告怎样?你这秀才不一定想得出来吧?我跟你说,停车场尽招回头客。

虽然头一回坐进这王八车里,我憋着没敢乱笑。宝马穿越珠光宝气的山城,在夜幕中堵在长江大桥,让我想起最近一则公交车掉进长江的新闻。老张说,你看这车堵得,发达了,乱了,脾气大了,年轻人打老麻将,老年人把红歌唱,中年人堵在马路上。遇到暴脾气的大姐大妈,没把你的车逼下河算你运气。你再不回来看看,你都不好意思说你见过发达国家。

第二天一早,我提议去看那条河还有那个著名的老鹰洞。我们沿着新铺的还有沥青味道的滨江大道,朝着大约当年我邀着猪儿去河边撒野的小道,一路走去。我们种花瓜儿又叫西葫芦的地方,现在已然是五十层高的红星国际;以前给大队喂牛的场子,现在叫半岛广场;淹死好几个小伙伴的当年生产队的鱼塘,现在是梦里水乡社区。当然,那条多年来还在脑子里萦绕不断的清清的小河,早已经没有痕迹。一座大桥正在施工,年轻的民工们端着瓷碗饭盆儿正在早餐。 老鹰洞是农家少年比赛游泳和跳水的地方,小时候就听传说从来没人摸到过洞底,又传说里面有一只千年王八坐阵,照管着方圆几百里的黎民百姓。闹文革那些年,县城里来了造反派,要炸平老鹰洞,敢下五洋捉鳖,结果两个带头的小伙子好好的就暴病身亡了,据说是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黄昏看到了千年王八浮上来的背影。老张说,这回老鹰洞终于还是被填平了,但是还是出事儿了,还闹出了人命,还跟他扯上了关系。

就在半年前,这条省级高速要横穿这条河沟,山头推了,沟填平了,桥墩已经铺好了两个。但这个老鹰洞还保不保留?施工队不敢轻举妄动,报到了县委那里,管事儿的副县长于是知道了千年神鳖的故事,决定亲临前线。副县长其实有个小算盘,要是真能抓个老王八,别说千年,哪怕一百年的,也可以拿来做两件事。第一是给他的第三个老婆炖了保胎,几个老婆都生不出个儿子来,有一个怀上了又流掉了。这回B超说是个儿子,但要想办法保,而百年老鳖就是传说中的神品。第二个呢,他还没有想好,自己今年五十八了,能否把副字去掉就要看市里组织部的廖部长。廖部长五十来岁,赶上了政策的末班车想要个二胎,但岁月不饶人啊,坊间传说两年了还在努力。副县长觉得,部长前两天打电话问工程的进展,顺便提到了传说的事儿,其实就是想熬汤进补。

副县长现场蹲点儿指挥,挖掘机把山头推来的土一车车倒进洞里。一个多月过去了。这一天,老张的八十多岁的老爹把他叫到身边,说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很害怕,久久地抓住儿子的手。老张说,你放心吧,毛主席周总理都死了,薄书记王局长都在局子里,你看的那个电视上的省长市长也都有那么一天,人生有命啊,该来的都要来,安安心心的。老头儿把手丢开,眼角出了一颗浑浊的泪,说,你去看看,他们把老鱼抓到了。

后来的故事现在已经成了网上的传说。老张公司派去的专业人员,终于从快要填平的老鹰洞口捞出来一头六十多斤的老甲鱼。副县长欣喜若狂,就在跟车回县城的路上忍不住抚摸那传说中的百年老甲,不料看上去温顺的老家伙回头一口,咬掉了县长的一个指头。指头感染破伤风,一天之后,副县长呜呼哀哉。

副县长因公死亡成了烈士,受到市县一级的浓重表彰。老张的公司因为没有看护好老甲鱼,在转运途中导致副县长之死成了被告。副县长的老婆没有喝到千年神鳖汤,一气之下把老王八也列为被告,网称告鳖夫人。老张说,这个官司现在还在打呢。但老鹰洞神鳖却因为这网上一闹成了名品,省里的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出面了,派了几个专家来专门研究和喂养,但老鳖坚持绝食已经两个月了。

我在老家呆了一个星期,完全看不到几十年前的模样。从灯红酒绿的县城回到波澜不惊的小村几天后,老张给我发来一段视频,是省里组织的神鳖放生大会,就在县城的另一条河流边上举行。影像里是一个老和尚,带头在那里念念有词,但老鹰洞那个千年还是万年的神鳖,确实在一众人等的欢呼声中,头也不回地游走了。老张在视频的下面另外留了一个语音,说:和尚也不能信了,昨天给抓了,说男女双修。

冷眼向洋

悟以往之扯淡,知来者不可追,实迷途已太远,觉今非昨亦非。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