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8-09

Permalink 17:15:33, 分类: 我的文章

关于乡村心灵的叙述——读长篇小说《神史》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乡村逐渐沦为异化的想象之物,关于乡村的文字魔方和语言游戏,带给我们的常常是乡村的虚假幻像。新世纪文学对城市浓艳与时尚的无限夸大,使我们在有限的文学资源中只能见到乡村的模糊面影。然而,孙世祥的长篇小说《神史》,却以细节陈述的力量,为我们展示出乡村心灵扭曲的历史与现实。



......
[阅读全文]
点击(1899) - 评分(165)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17:13:14, 分类: 我的文章

《神史》:引人关注的长篇小说

  2006年,英年早逝的昭通作者孙世祥的遗作《神史》出版后在全国引起反响。
优秀的长篇小说,因其宏大的叙事、复杂的结构,漫长的时空转换,众多的情节人物,深刻反映广阔的人生社会面貌,而被视为历史的巨幅画卷,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学成就的主要标志,代表着当代文学最丰富、最深厚、最细致的层面。而在云南文学中,长篇小说创作却一直是我省文学创作的弱项,也是云南文学急欲突破的文学领域。可喜的是,2006年我省出现了两部不同题材、风格迥异、引起关注的长篇小说,一部是搅动了人的灵魂、被称为“奇书”的《神史》,另一部是范稳的长篇小说《悲悯大地》。这两部长篇小说,犹如2006年云南文坛的“双子星”,散发出独特的光彩和令人探究的神秘色彩,丰富和拓展了我省长篇小说创作的艺术天空,在本年度文坛留下了坚实的背影。《神史》是根据已故昭通作者孙世祥撰写的遗稿出版的长篇小说,具有社会、学术、文学方面的独特价值,其独特的艺术震撼力和深刻的社会认识价值成为文学界评论的焦点。这部书具有很强的自传成分,书里出现的每个人物几乎都可以找到原型。作者以纪实、实录的方式,深刻地揭示了农村错综复杂的社会、宗族关系和主人公坎坷、多舛的人生命运。该书自2004年9月出版以来,引起强烈的反响,一直受到广大读者和评论家的关注,各类媒体纷纷撰文评论,尤其2006年1月在清华大学召开“《神史》学术研讨会”后,这部书更是成了一个阅读和评论的热点,在北京等地的学者中反响尤为强烈。
孙世祥1969年11月生于云南省巧家县。昭通师专毕业后,任过中学教师、报社编辑、记者。到云南省国家保密局工作后,三年两次到贫困地区支教、扶贫。2001年10月因肝硬化医治无效而骤然病逝于昆明,年仅32岁。

......
[阅读全文]
点击(2237) - 评分(19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17:10:51, 分类: 我的文章

另类的地方志——读孙世祥先生《百年马楠》

一个嗜书如命的人,对好的文字,总会想方设法的弄来读。早就听说过《百年马楠》,但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文。我读《百年马楠》就是在网络上“冲浪”时误撞到的。早就知道孙世祥先生在马楠乡挂职的时候就写过《百年马楠》,今天才见,真是相见恨晚呀!只可惜,在我恨相见晚的时候,先生早以不在人世,但他的作品已经深入人们的心中。其实,我不想提及起先生的,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会为此而伤感的……

我读《百年马楠》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总想写下点读后感什么的,直到今天才打开我的电脑写下这段文字。我觉得,《百年马楠》更像是在读另类地方志。说是地方志,是因为他也是按照时间的跨度进行写作的。但是又不同于地方志,是因为他是以马楠作为背景的文字,地方志一般是很多数字的罗列,直截了当的记录事件,而《百年马楠》多了社员的话,多了详实的数据,多了在民间流传的谚语,多了作者在事件背后冷静的思考。说是另类,因为马楠那个地方我熟悉,我的老家双屯村就背靠着他所写的马楠,而介绍马楠历史变迁的文字在各种史志上不可能这样数以万字的记录。《百年马楠》,我下载下来就有两万多字,一般的地方志是不会用那么大的篇幅去记录的,但是孙先生做了。而且,孙先生也不是从事地方志编纂工作的,所以,我更觉得非常的另类。他用自己独到的眼光来写他挂职过的马楠,这比地方志更具有说服力。

......
[阅读全文]
点击(1915) - 评分(186)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7-07-27

Permalink 17:46:14, 分类: 我的文章

一部震撼心灵的书——《神史》背后的故事

主 讲 人:尹杰先生
时  间:2007-8-19 14:00
地  点:昆明市交三桥新华大厦五楼报告厅

......
[阅读全文]
点击(2046) - 评分(159)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17:43:16, 分类: 我的文章

《神史》和《悲悯大地》,两部引人关注的长篇小说

2006年,英年早逝的昭通作者孙世祥的遗作《神史》出版后在全国引起反响。
优秀的长篇小说,因其宏大的叙事、复杂的结构,漫长的时空转换,众多的情节人物,深刻反映广阔的人生社会面貌,而被视为历史的巨幅画卷,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学成就的主要标志,代表着当代文学最丰富、最深厚、最细致的层面。而在云南文学中,长篇小说创作却一直是我省文学创作的弱项,也是云南文学急欲突破的文学领域。可喜的是,2006年我省出现了两部不同题材、风格迥异、引起关注的长篇小说,一部是搅动了人的灵魂、被称为“奇书”的《神史》,另一部是范稳的长篇小说《悲悯大地》。这两部长篇小说,犹如2006年云南文坛的“双子星”,散发出独特的光彩和令人探究的神秘色彩,丰富和拓展了我省长篇小说创作的艺术天空,在本年度文坛留下了坚实的背影。《神史》是根据已故昭通作者孙世祥撰写的遗稿出版的长篇小说,具有社会、学术、文学方面的独特价值,其独特的艺术震撼力和深刻的社会认识价值成为文学界评论的焦点。这部书具有很强的自传成分,书里出现的每个人物几乎都可以找到原型。作者以纪实、实录的方式,深刻地揭示了农村错综复杂的社会、宗族关系和主人公坎坷、多舛的人生命运。该书自2004年9月出版以来,引起强烈的反响,一直受到广大读者和评论家的关注,各类媒体纷纷撰文评论,尤其2006年1月在清华大学召开“《神史》学术研讨会”后,这部书更是成了一个阅读和评论的热点,在北京等地的学者中反响尤为强烈。
孙世祥1969年11月生于云南省巧家县。昭通师专毕业后,任过中学教师、报社编辑、记者。到云南省国家保密局工作后,三年两次到贫困地区支教、扶贫。2001年10月因肝硬化医治无效而骤然病逝于昆明,年仅32岁。

......
[阅读全文]
点击(1842) - 评分(19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17:39:56, 分类: 我的文章

《神史》:关于乡村心灵的叙述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乡村逐渐沦为异化的想象之物,关于乡村的文字魔方和语言游戏,带给我们的常常是乡村的虚假幻像。新世纪文学对城市浓艳与时尚的无限夸大,使我们在有限的文学资源中只能见到乡村的模糊面影。然而,孙世祥的长篇小说《神史》,却以细节陈述的力量,为我们展示出乡村心灵扭曲的历史与现实。

《神史》讲述的是滇东北一个叫法喇的村子在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的生活,用以人代史的方式,以主人公孙天俦的人生经历为线索,勾勒出一幅农村生活的风俗画卷。故事是中国小说中司空见惯的故事,闭塞贫瘠的大地、穷困中挣扎的人群、愚钝纯朴的村民、温馨感人的亲情、家族的争斗、改革的阵痛……新时期后评价农村题材小说的词汇,几乎都适用于这部80万字的小说。但不同的是《神史》中震撼人心的细节陈述力量,在乡村伦理中,基于城乡对立的关于人的尊严和社会公正的思考。

......
[阅读全文]
点击(1481) - 评分(171)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7-06-11

Permalink 18:45:17, 分类: 我的文章

《小地方》创刊号:孙世祥年表

  1969年:11月17日生于云南巧家药山下发拉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孙正国、母亲陈正芬生有六子一女,孙世祥排行老大。
  1975年:9月入发拉小学就读。小学期间放过羊和牛,读过《董存瑞的故事》《激战无名川》《林海雪原》等读物。
  1980年:9岁的二弟和3岁的五弟相继病亡,心灵遭受沉重创伤。

......
[阅读全文]
点击(2452) - 评分(240) - 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7-05-23

Permalink 01:17:59, 分类: 我的文章

《神史》 八

这一学期,谢吉林从外地调回法喇村,当了法喇小学校长。教师不够,就将其农业上干活的侄子拉到小学代课。这些人小学都没毕业,毫无水平,只是来混几文工资。孙富民生性懦弱,到校学习不好,并常被孙国要等打,却不敢还手。打来打去,怕读书了。孙平玉虽有时带孙富民到孙江华家门上交代,但交代时交代,打时打,毫无办法。孙富民每天吃了早饭,就磨磨蹭蹭不敢去学校。孙平玉无法,只得用棍子赶。虽然赶出门了,孙富民还是不到学校,而是往山沟一钻,躲去睡觉,到放学时,背上书包从山沟里钻出来。孙平玉忙农活都忙不过来,哪还有时间到校侦探?孙天俦等得知,说:“他跟你同岁,你怕他哪样?拼命地跟他打嘛!你亡命地打两次,即使打不过他,但他也就会怕你,不敢再欺你了。”这话未完,孙富民的眼泪已如线下来。孙平玉在旁大怒:“你看,只要你一说,他又是聋的,又是哑的,猫尿却来得飞快!”无论如何,孙富民只会掉眼泪,而且眼泪一来,不是一点两点,而是筷子粗的两大股。任打任吼,温驯如羊,眼皮眨两下,泪珠就“吧嗒”而下。孙平玉打,陈福英打,都像个装了水的皮袋,除了会流泪之外毫无反应。陈福英气得骂:“你不会学你大哥?你大哥打不赢人就拿嘴去咬!你不会咬?猪被人打急了,还会张着嘴来慌人,人就会怕它。绵羊急了,也会用头来抵人。你连猪连羊都不如?”孙天俦回来,向他讲人要立志,要自强,引经据典,讲了半天,孙富民更泪如瀑布。孙天俦恨得牙痒:“哪有这种人!”鬼火绿时也给他几下。终是毫无办法,陈明贺见孙富民被孙平玉、陈福英打得可怜,便说:“孙平玉,怎可能个个都成才?世上个个都成人才了,那人才也就不起作用了。你只希望富民像富贵,你不想想法喇多少学生,有几个比得上富贵?我在农业上一辈子了,照样在过。你同样在农业上过了一辈子,同样过来了。他不行的话,你再打也无用。农业上不要人?我看你一天忙得无法,真正你儿子全部出去工作了,你怎么办?总得留一个守家服侍你才行。就让富民在农业上算了。”于是只好让孙富民辍学放羊。

孙江华比孙江成小两岁,比孙江荣大三岁,在孙家江字辈中年龄列第二位。长子比孙平文大,后来死了,以后生的都是姑娘且只有孙平芳、孙平敏活下来,再没生过儿子。孙江成、孙江荣的儿子都结婚了,孙江汉、孙江富都有儿子了,孙江华还无儿子,不用说是何等着急。三十八岁上,孙江华才有了儿子孙国达。孙江华、牛兴莲百般珍视,当金值宝。恐怕养不活,以法喇风俗,命弱者要过继求保佑才行,便命孙国达叫孙江华为大爹,而不叫爸爸。意思是“爸爸”孙江华将子出继给“大爹”孙江华。娇生惯养,溺爱之至,终归害了孙国达。孙国达大天俦一岁,在天俦先入学,被天俦追上,终又超过。天俦进了初中,孙国达总在五年级补习,年年考,年年考不起。孙江华一心是要供孙国达成个大学生,光宗耀祖,以改变对孙江成已处于劣势的斗争状况,不料孙国达不成器,所以孙江华急在眼里,恨在心里。孙江华在孙国达幼时,尽灌输造反有理、胆大包天才能有所作为的道理。张铁生交白卷上大学,孙江华认为这最具造反性,便叫孙国达向张铁生学习。这下孙国达学习不好,年年考不起,孙江华一教训,孙国达便说:“我要交白卷上大学。”孙江华只好以打骂为教育手段,但孙国达从小便明孙江华以其为命根子,一旦孙江华打,便以死胁孙江华,动辄扬言自杀。孙江华无可奈何。孙国要也如是,自幼溺爱,终于无成。上了小学,只会和一帮子人打鸟捉蝉,偷鸡弄狗。

......
[阅读全文]
点击(1891) - 评分(249)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01:16:49, 分类: 我的文章

《神史》 七

孙江成家比孙江荣家富裕,孙江荣家历来不满。两弟兄虽不吵,但田正芬和蒋银秀则十天有五天在吵架。孙平玉和孙平文等也就无形中隐隐不对劲。以前孙平玉也和孙平文为分地吵过。而陈福英和魏太芬二人均狡猾,不参与双方的吵闹。事情一直在貌似和平的气氛中过着。

孙富民和孙平文家长子小保富同岁,都到了发蒙的年龄。孙平文以前见孙平玉不行,即表不欲与孙平玉家一起取名。所以孙富民从小就取了学名,而孙平文长子一直只叫小名,不取学名。孙天俦考入初中,孙平文着急了,头年就要将儿子送去读书,只因无伴,才未去成。今年孙富民及孙江荣幼子孙国军、孙江华幼子孙国要均要去读,孙平文家也便忙着准备。最难办的就是学名。孙江华长女、次女已出嫁,取的是“平”字辈的名字。后来孙江华说要转谱,不知是自制还是何处抄来的,说他找到了家族,搞了个字辈来,说“江”字辈下面是“国”字辈。孙天俦取名时,孙平玉去请教孙江华,孙江华说:“‘富’字辈。”又说:“‘江’字下面是‘国富家永康’。”孙平玉便为儿子取名孙富贵。孙江华长子比孙天俦大一岁,先取名孙平达,后改为孙国达。孙江成与孙江华历来不和,见面互不理睬,自然不睬他杜撰出来的什么“字辈”,幼女比孙天俦小两岁,仍名孙平会。孙江荣则容易被哄,经孙江华说了一早上,即将比孙天俦大三岁的次子改名孙国强、三子改名孙国勇、幼子名孙国军、幼女为孙国巧。孙江华大喜,私谓孙运周:“孙江荣家已取‘国’字了,我家这房取‘国’字,小爸家这房再取‘国’字,就把孙江成家逐出这一姓之外了。再过几十年,谁还承认跟他是一家?”孙平文将为儿子取学名时,孙江华对孙平文说:“文儿,‘富’字不对,你莫忙取。”孙平文就一直未给儿子取学名。现在将要送学校了,孙平文急了,去问孙江华:“大爹,小保富这辈是什么字辈?”孙江华说:“我找到确凿的证据了。小保富是‘家’字辈,接下去是‘家富人安康’。”孙平文便为儿子取名孙家文。

......
[阅读全文]
点击(1988) - 评分(273)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Permalink 01:15:50, 分类: 我的文章

《神史》 六

开学以后,天俦背了锅、柴、洋芋到校煮吃。因煮的学生太多,放学后,学校操场一角,炊烟袅袅。灶都是临时搭的,捡三块砖来,相互垂直围好,锅放在上面,就生火了。洋芋刚煮透心,便熄了火,慢慢剥吃。吃毕,将锅洗净,仍提回宿舍,锁在箱里。天俦边煮边看《牛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书,激动不已。宿舍没灯,晚上他就跑到厕所里看。

星期六下午都是义务劳动。地主庄园虽大,但已远不适应学生的剧增,建校经费又有限,很多工作便只能靠学生的义务劳动来完成。挖土、推土、砌石,干到下午,活完了,学生作鸟兽散,拼命往家跑。上午吃下的饭,经半天的活,早消耗光了,跑到半路就饿起来。冬天还好,一见地里的蔓菁,学生们散满了地,拔蔓菁充饥。春夏就无法了。吴明彪、谢庆胜、吴耀军等,都比天俦年纪大,跑起来飞快。天俦跑不过他们,只好发明一些新方法对付,比如见公路要转弯了,天俦老远就盯住转弯处内侧,直线去切,可以比朝外侧跑的拣得几步便宜,但直线就没办法,非凭实力较量不可。其余人见天俦跑不过时,也会减速等待。有时见天甚晚,就两人把天俦拉在中间飞奔。

......
[阅读全文]
点击(1806) - 评分(24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 下一页 >>

孙世祥

睥睨万物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