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集(40)珍惜这份清茶友谊。

11-03-24

Permalink 09:29:17, 分类: 傻瓜集。

傻瓜集(40)珍惜这份清茶友谊。

昨晚,我不在家,突然接了个电话:“他给了我两盒新茶,其中一盒是给你的。我马上送来。”

我回话:“那么晚了,还是碰上时顺便吧。”

“不行。他说尽快的。你不在家,我放在门卫。”

......

这个说尽快的“他”是我的同事,即我在上篇《杂绪(39)恩债》里所说的那位“仗义之士”。按年龄,他退休三年了。不过他是提前几年内退的。

我们其实一年也见不了一两面的。但是他一直惦记着我们之间的一份情意——淡淡的、清雅的友谊。

所谓淡淡的,不仅是我们见面无多,不好客套,还因为我们之间的友谊不是建立在利益和与利益有关的需求的基础之上的。我们的朋友观不以“帮忙”与否为取舍,对应之间从未为利益需求互求过一次。20多年了,见面、电话不几个,情意却留了下来。

他知否?我亦十分珍惜这份友谊!尽管从不出口。他知道的,一定知道的。因为在我术后的一天,他在和他的太太来看我时说:“我们三个不仅是好朋友,而且是非常特殊的弟兄。”这“特殊”二字,意尽在其中矣!

为什么?因为按常人之理解,我们的关系一点儿不特殊。我们的特殊之处正是众人所不屑的不特殊。

媒介是这么出现的。那是91年,我们认识没几年,单位在莫干山开会。突然我接命回杭办事。他说:“你一办事就没功夫做股票了。留给我吧。我帮你炒。”

我这人心眼多呀。人说诸葛亮三步一计,我懒时百步无一计,勤时保一步三计的。此时脑瓜里一秒钟转出三个问题:

1、我们认识不几年,尚未交情,他怎就这般的愿助我,且是说不准要输而尴尬的买卖?

2、中国人99%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的,何苦背着个可能输玩完的风险,帮一个不得噶的人呢?

3、我看飙涨之后,大势要狂泻的。跌了之后,他怎么处置?何况他显然依旧看大涨,则势必更难收摊的不是?

亏是必定的;钱算什么?照托他;结论:输了见人心。

......

追涨;大跌;认为止跌追加;再跌;30000元多一些的本所剩17000多一些——人心测试开始:

我本完事回到莫干山,我笑盈盈看他,他迎头上来:

“亏得一塌糊涂”他不好意思道,“这样吧,我借你30000,你自己操作,赢了还我,输了就算了,不要还了。”

爽!测试完毕——仗义之士一个。

我自不会小人:

“这样,那你仗义了,我不成了小人了吗?”

自此,我从心里人了这个朋友。没有表达过,以后也不会表达。朋友不是用来挂嘴的。还是“偷偷摸摸”写一篇吧,哈哈。

......

往后,93年,他的原单位一个朋友——也就是文头所说送茶叶的那位——托他进我单位,他就转包于我。我这人看人很简单:他信得过我,我心心相映;他是仗义之士,介绍来的大凡不差,就着力。可我没权那,船肚皮里着力,空打转,于是找领导。找领导的过程就像是吃那印度的5个烧饼,第5个落肚方得饱,于是后悔前四个烧饼白吃了——找到第五次,领导开恩了,于是后悔前四次白找了——他的朋友进来了。

他不是为自己找我,他从没过。于他,是助人为乐。

于我,他的看法,所谓“特殊”,是互为信得过;我的看法,他要的不是物质的实在,而是信任,或是实在的情意。我也是。

......

想起那些成天嘴边朋友满天下的,以帮自己忙与否选朋友的,他的境界真的不一般。

所以,他一直在我的心里装着。当然不会说,喝他的茶去!


点击(1406) - 评分(105)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北塘居室

回忆与思考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