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绪(40)读《卡拉马佐夫兄弟》勒口记有感。

11-03-31

Permalink 07:40:44, 分类: 杂绪

杂绪(40)读《卡拉马佐夫兄弟》勒口记有感。

http://blog.19lou.com/10888853/viewspace-8879924

首先声明:

要看明白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几本,是要具备“神经兮兮”脑瓜的品质的,比如我这样。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陀老是个疯人,时常发作癫痫,或许还得过脑炎,作品自然就是疯疯癫癫的,在意识流中或彳亍或疾行穿梭,还咬紧牙根,咀嚼着牙齿,口吐白沫,翻着白眼写作——这样还要写!此文章正常人能阅读吗?因此,只有类似我这样的人才能光顾他的作品,因为我的脑子就属于歪料儿范畴的,要不,怎么拿勒口做起文章来?

我这样说明一下,不是说只有进了第七人民医院的仁兄方能浏览陀氏的那几块破砖头,不是的。因为首先我就没进过第七人民医院,尽管我思绪甚似阿基米德螺旋线,叫人看了直头晕;其次我要不让大家读他的,那陀兄在黄泉里知道了,还不跳出来抓我?而被鬼爪,我是害怕的,尽管我自己的脑袋就出落得象鬼似的。我作出上述第一段的说明,纯粹是因为,要为那个作勒口记的人开脱——他写的牛头不对马嘴,恭喜他,这正好说明他脑子没病。当然,如果陀氏也说他错了,那仅仅只是陀氏也有病而已,这倒更证实了写译后记的那位是十分健全的。幸福啊!

下面引子:

据疯人我的恍惚感觉,卡拉马佐夫三兄弟里,老大米卡是陀兄赴西伯利亚流放前的化身,豪放、正直、善良、暴躁、多嘴、闯祸、逆反,渴望着爱:父爱、母爱和情人的爱;老二伊凡是陀兄流放回来后带着挣扎的神经兮兮的心境摆脱上帝而又被拉回,最终成为鞭挞社会统治阶层利用上帝愚弄人民的疯子的化身,但是他不承认有疯;老三阿辽沙博爱,是圣人、上帝的人间使者、陀兄心目中纯洁的理想人物。

三人非一娘所生,从小分开在外,不了解。一经碰上,老三即刻爱着老大老二。老大理解老二,老二起先因道德原则和误解而不认老大。一旦知道杀父者是仆人斯迈尔佳科夫而不是老大米卡后,三个人是团结的。

三兄弟从未为一己的私利相互争斗、破脸过。

卡拉马佐夫老子只顾金钱和情人(还和儿子抢!),全无父亲的样子,是统治阶层腐烂的化身。三兄弟都不喜欢他,但遵着上帝,不仅老二、老三,连老大(当然情人不在老爸那里)也没杀父。

检察官是上述那个“统治阶层利用上帝愚弄人民”者的化身。

三兄弟是卡拉马佐夫老子和检察官之流的叛逆,于是争斗是朝着他们的。

至于两个娘们卡嘉和格鲁申卡,女人嘛,是为爱而活着的,所以法庭上对立了,一人守着米卡,另一人守着伊凡,天性。前者正统中的叛逆,后者叛逆中的正统。都是善良、原则,守信、信奉上帝的纯洁女性。

下面正文:

勒口说:“小说描写地主卡拉马佐夫一家父子、兄弟间因金钱和情欲引起的冲突和最后酿成的......”

疯人说:“错!”为什么?因为:

“1.兄弟间本质上没冲突;

2.父子间的冲突只是引子,最终法庭上检察官的那篇演说及'不为所动的乡下人们'和判决与公众抑或三兄弟之间对立才是本质的对立。这是画龙点睛之笔,点出了检察官作为'举着上帝反上帝'的伪善的'正义'的面目。这也是陀兄的切身感受之一;

3.为金钱和情欲者是卡拉马佐夫老子,与三兄弟无涉,起码与伊凡、阿辽沙没关系。陀兄喜欢的就是爽朗、豪放、虔诚和博爱。三兄弟正是。”

为什么会有不同的见解?

1.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2.我当然不说自己错——哪有疯子承认自己疯的?于是,勒口者是以阶级斗争的眼光看问题(那也不必说'兄弟间'呀,只说'父子间'不就符实了吗?别怪我吹毛求疵,我是疯子);

3.所以,他根本就没看明白!没看明白?!娘的,看不明白还蜗居在名家出版社,代表名家发品论!占着金茅坑拉烂屎!关系户?买定的?滚......

坏了,我又发疯了。以上是疯话,别见怪哦(米卡真棒,伊凡好样的,格鲁申卡真美丽......疯话,疯话......)

点击(1581) - 评分(99)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北塘居室

回忆与思考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