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卿卿

丹卿卿
推荐此博客
丹卿卿

怀念祖母 - 可爱的老祖宗

八月 31st, 2008

 

 

%u6000%u5FF5%u7956%u6BCD



每当看到这张黑白,泛黄,陈旧,带些朦朦胧和已皱皱点,我和祖母唯一的合照,心中不禁荡起阵阵对"阿奶"的思念.

还记得这照片,大约是在一九七零年,我那正念着高中,刚加入摄影学会的拍照发烧友-四哥,亲手拍摄的.也幸好他的摄影技术和冲洗工夫有两手,此照片得以保留的那么完好,清晰如昔. 照片里边的我,当年还是在儿童时期的黄毛丫头一个.我那老祖宗“阿奶”,好像也有六十岁了吧!别小看她瘦瘦扁扁的,她身体可健壮的很,手脚也蛮灵活,而容貌更是依然美好.在我们的村子里,无论大人或小孩,福建,海南,河婆人都好,他们也跟着我家的小孩,一例称老祖母为“阿奶”.她老人家嘛,也乐得裂开小口,笑着应.

老祖宗“阿奶”, 是来自中国广东云浮,初城岗顶的乡下农妇.根据她乡下的规矩,小辈们对女老长辈,须称她为“阿奶”,也就是广东人的“嬷嬷"或祖母. 在我老爸亲笔手写的“旅途拾珍”里,清楚的记载,当年(一九三五)“阿奶”是如何凴她一个乡下村妇,万水千山,千里迢迢,翻山越岭,不辞辛苦的带着她唯一,乃生存的小儿子-我老爸,二度下南洋.(我爷爷和大伯已相继在中国病逝)“阿奶”和老爸最后落足于当时的马来亚,也就是现今我们这一代生长的国家-马来西亚.从此,我老爸在这儿落地生根,开枝散叶. “阿奶"在阴历一九八八年的一月尾逝世,当时我正怀着第一胎.我对“阿奶"的记忆犹新,就如昨日般清楚.

“阿奶"是个勤俭节约,吃苦耐劳,说话和骂人都中气十足的人.她从不像邻家的婆婆般,溺爱我们,更不凖老爸和老妈子宠我们.每当我们十兄妹中(八男二女),任何一个做错了事,又或者她有看不顺眼的地方,必受到她的严历责骂.“阿奶”骂人时,就连站在一旁的老爸和老妈,也不敢哼一声,全家都得听她训话.

“阿奶”生活起居朴实,吃得更是清淡简单.也因此,她临终前,健康状况良好,没甚大病痛的记录.记得我们小时,村子没电也没自来水的设施,全村人吃和喝的水,就靠山腰的那口水井,还有山脚下那池供洗刷的池塘."阿奶"一直都亲自到井里汲取用水,也和我们一起到池边洗刷自个的衣物,从不让我们帮忙. 当年我们的住家,是建在山腰上,一座座,五间连成一排的园坵员工住宿.我老爸存了些钱,买下了三间,另两间是位名叫拉祖叔叔的印裔买去了. (以下图片是于今年2010农历新年期间,七弟特意载了我与两个孩子回去“拜访”老家时拍摄的)

DSCF7642.JPG


拉祖叔叔

 DSCF7645.JPG


我们家四周围住了不少的华,印族人,大家都和平共处,从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每当我“阿奶”被我们这班猢孙气恼,心里不快时,会到隔壁拉祖叔叔的家去诉苦.她那口广东加半咸淡的马来话,让可怜的拉祖叔叔如鸭子听夏雷,听得“一头雾水” .对着“阿奶”的唠叨,拉祖叔叔只有猛点头答是,样子可笑兼可怜!

 “阿奶”喜爱耕种,虽然我老爸是个菜贩,但她坚持在住家下坡路的空地,种满各种蔬菜,瓜果.她说把耕种当运动,还说可为我们提供新鲜,无农药的“自家菜”. 椰树旁的那片青草地就是我“阿奶”昔日菜园旧址。 

DSCF7637.JPG


但是,我与大姐在屋前种植的花草树木,却被她一句“花花草草有什么好,看得又不吃得,又惹虫蚁,浪费时间!”,弹的一文不值,把大姐和我气得好阵子不理睬她,也不跟她说话.后来,她更变本加厉,竟然在我们的园地上种了南瓜.那南瓜藤爬满了整个园子,那大大的叶子,圆滚滚的大南瓜,霸占了半个花园.真的奈她无何,谁叫她是我们的“老祖宗”啊! 她大晒咯! 梯级两旁的小小空地,就是昔日姐姐与我的小花园。 

DSCN6589.JPG


DSCF76357636.JPG


忘了说照片里边的“阿奶”,是到隔壁家去借糧食.看见我“阿奶”手上拿着的饭碗了吗?我倒记不起借了些什么东西.当时,我那顽皮的四哥,正拿着相机到处乱拍,见“阿奶”的有趣的模样,赶紧叫我跑到她身边,就这样有了这张杰作.

老祖宗的故事多的很,说也说不完.每年请明到她的墓地打扫时,我们兄妹仍然惦记着她,说着她生前的一些趣事,好像她还活着,就在我们的身边似的.老祖宗啊,老祖宗,你在极乐世界里可过的好吗?爷爷和大伯都陪伴着你,相信你该很满足,很幸福了!

 小时候那间破烂的印度庙宇经过几番翻新后,变得好富丽堂皇!

DSCN6650.JPG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37056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博客管理员 · http://www.mmmca.com/blog_admin/index.html
欢迎新朋友来到北美中文博客,希望你喜欢这里哦
08-09-01 @ 23:14
“耕種當運動,”老祖宗真可愛!可惜看不到她的照片。
08-09-02 @ 01:58
老祖宗还真不容易,是该纪念。家教严值得我们学习,家教不严容易出败家子。

读老祖宗的故事,就想起了我婆,我们那儿把祖母叫婆。她俩还有点像,在为人处事上。

谢谢分享!谢谢推荐!
09-02-14 @ 19:02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