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走过以色列 A Journey To The Holy Land

当我遇上以色列 (第4章~宗教篇)

12-12-27

当我遇上以色列 (第4章~宗教篇)

15:22:03, 分类: 当我遇上以色列
这里所讲的宗教,是指犹太教以外的宗教。以色列有信奉宗教的自由,故此有各种宗教的信众,包括耶和华见证人、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摩门教、达赖的喇嘛教等。然而,以色列也可以说没有宗教自由,因为他们有这样的法例:不准改变18岁以下人士的信仰。



耶和华见证人

我在1998年读希伯来文班时,认识了撒拉,她是耶和华见证人会的信徒。她告诉我当时他们在以色列已经有五十多个家庭聚会点(若没有记错),同时在医院附近也有一个地方是举行主日崇拜的。由于星期日不是假期,信徒要在下班后傍晚时分才可以参与聚会。

2004年,在小儿的学校附近,看到贴在灯柱的一张传单,印有一张女子的照片,我曾见过她两次,一次是我的同学撒拉带她来探望我们,另一次是这女子带着另一女大学生拍门传教。传单上大概写着:「要小心这女子,她在这区拍门传污秽的信息。」

又有一次,正统犹太人来逐家拍门,我去应门,看见他们拿着耶和华见证人的传单,但他们看见我们是外邦人,没说什么就改拍邻居的门。我并没有关门,因为想知道 他们有什么目的,他们对邻居说了一些话,我听不懂。他们离去之后,我向邻居查问,她说:「他们叫我们要小心那些人(耶和华见证人),因他们传播污秽的思 想。你不用理会他们(指那些正统犹太人)。」

达赖的喇嘛教

很多年前,别是巴的便古利安大学邀请达赖喇嘛负责一些讲座,有些中国学生也叫我们去看热闹,参加的犹太人也不少,他们还在以色列成立基金支持达赖。2006年2月14日,达赖再次探访以色列,除了在别是巴的便古利安大学、特拉维夫大学讲学,还与以色列政府官员开会,不可小看达赖的影响力。请参看喇嘛教的希伯来文网页:www.tibet.org.il

咖啡占卜

一次在上课前,我买了一杯巧克力牛奶,把它喝光后杯子仍然放在桌上。我的同学约单很喜欢捉弄人,他拿起我的杯子问:「这是不是咖啡?」我说:「这是巧克力牛 奶。」他就自言自语说:「都是一样的吧……」然后说了一堆废话,我有气没气,一笑置之。你知他想干什么吗?他在学人占卜。这里流行一种占卜术,就是按着喝 咖啡之人留在杯上的唇纹来占卜。圣经清楚指明占卜是神所憎恶及禁止的,那些正统犹太人却不反对他们,真令人费解。

ישו 与 ישוע 的分别

ישו(YESHU)是从「耶稣」的希腊文发音直译而来的,而「耶稣」的希伯来原文是:ישוע (YESHUA),意即「拯救」,在旧约圣经中,约书亚的希伯来文也就是这个字。然而犹太人只会以ישו来称呼耶稣,因为这也是ימח שמו וזכרו的简称,意思是「将他的名字抹去,再无人纪念」,可想而知,犹太人是何等的鄙视耶稣。

在车行里

有一次,华人教会的汽车需要修理,我们就去车行修车;由于修车需要时间,我就走到陈列室看新车。有一个经纪人坐在那里,我见他无聊,于是坐下来跟他闲聊;他 知道这部车属于教会,不知不觉就扯到信仰来。他提到他们的犹太教是多精密,因为米示拿及他勒目(犹太教的典籍)将他们每日所要做的都写下来。我曾经在会堂 也参加过几个查考米示拿的课程,题目是如何为以色列求雨,什么时候停止祈祷,如何办理离婚,如何宣誓等等,在米示拿都写得清清楚楚,一套几十册,洋洋大观。

话说回来,那经纪人非常自豪地说:「你们基督徒就没有这样的经典,只得一本圣经,而且你们只要信就可以了。若你们要成为犹太人,就得守全部的律法,那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得到;

相反,若我要成为基督徒,只要去教会,说我相信,你们就会为我洗礼,这实在太儿戏了。你看谁的比较优越呢?」但我问他:「你们能守全部的律法吗?」他无言以对。很多犹太人也认为没有一个人能守全部的律法。

中国人没有逼迫你们

我在华人教会认识一对夫妇,妻子是中国人,丈夫是犹太人,会一点点普通话。他们育有一个孩子,平时只有太太来聚会,丈夫留在家里照顾孩子,他没有禁止太太参 加聚会,因为太太聚会后回家都会很开心,心情很好,不然,脾气就会很差。他不想自己受罪,当然让太太来聚会!而他对教会的印象也不错。

有一次跟这位太太闲聊,我告诉她在以色列做信徒也会受逼迫,她不大相信,因为她没有这样的经历。她反而将她的经历告诉我:「有一次,我跟丈夫的朋友一家吃 饭,他的朋友奇怪为什么我丈夫会跟我去教会(其实只是过节才到教会)。他问我们:『你们不记得欧洲教会如何对待犹太人吗?』我跟他说,欧洲发生什么事我不 知道,我没有读过历史,但我知道因为神帮助我,所以我相信他,教会的人也很好,而且中国人没有逼迫你们,去教会有什么不妥当呢?而且耶稣、保罗、彼得也是 犹太人,不知有什么问题呢?」

我问他有什么反应,她说:「没有呀!我只是说事实而已!他能说些什么。」

第二次再来

小儿的幼儿园同学开生日会,这生日会在类似香港冒险乐园的地方举行,但没有机动游戏及游戏机,只有大型吹气的堡垒、小型脚踏车、计算机、波波池等,但已足够令小孩子乐而忘返。

世界真细小,竟在这里遇到三四年前在大学念希伯来文第二级的同学,当时他是新移民,现已在以色列七年了。他给我的印象最深,当时的老师是阿根廷的犹太人,她 要求我们用希伯来文在课堂上讲解一些课题,是自由题,讲解完毕后,还要接受老师和同学的提问。当时,我讲关于香港的饮食,而他却讲关于弥赛亚的课题,我非 常惊讶!因为我知道他相信主耶稣是弥赛亚的犹太人,要公开向老师同学证明主耶稣就是弥赛亚,其勇气实在令我佩服,老师问他:「为什么耶稣不是以君王的身分 出现呢?」「当祂第二次再来时,就会以君王的身分出现。」他很确定的回答。

「真的吗?」老师觉得很奇怪,因为她不知道主耶稣会再到世上来。

我也很奇怪老师竟不知道,其实不只是她,很多犹太人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从不读新约圣经,认为那是污秽的东西。

难以理解

时至今日,犹太人还认为耶稣是叛徒、不是犹太人,再加上过去的恩恩怨怨,纠缠不清,犹太教与基督教的问题更加复杂难解了。今日的犹太人,特别是极端正统犹太 人,仍然憎恨主耶稣,他们反对新约、反对基督徒,有人曾报警投诉同事向自己传福音,也有人放火焚烧基督教书室,什至在亚拉得(Arad 死海附近的一个地方)的传道人家门前整天示威、喊叫,达两年之久,他们到现在仍然坚持下去,认为这是为神工作。另外,有朋友送给我们T恤,背部写着「耶稣是弥赛亚」,有一位犹太人朋友告诉我们,最好不要穿这T恤外出,因为正统犹太人会用石头打我们。



其实耶稣也是犹太人,根据犹太人的传统而生活,他第八天受割礼、上耶路撒冷守节、吃逾越节晚歺、在会堂聚会等,实在都证明他是犹太人,他也自称是弥赛亚(约4:25-26),但当时的宗教领袖认为他狂妄自大,不愿相信他就是弥赛亚,宁愿继续等待他们所期待的那位,但等了二千多年,仍然未有出现。此外他们也不愿相信以赛亚书五十三章所讲的受苦仆人就是主耶稣,更不会知道主耶稣会有第二次的再来,并且是从天而降的。

犹太人歌星信主见证

有一位犹太人歌星,是基督徒,我曾到办公室访问他如何相信主耶稣。他说当他在人生最低落、备受人生各种问题困扰的时候信主的。在1969年 的一天,一位穿着黑衣服的女士叩门,当他开门时,她只给他一本新约圣经,没说什么就离去。他开始阅读那书,发现书本将他的问题解决了,于是他就相信了。他 的归信令同伴排斥他,后来连歌星也不能当。一晚,他做梦看见弥亚,他出现在他眼前,于是问他:「应怎样做?」弥赛亚说:「生命在我,住在我里面。」他经历 了圣灵的能力后,开始传道、写书及作曲。其中一本出名的书──《那日会来》(The Day is Coming),很触动读者的心,他们都找他倾谈,有些因此而信主,亦有些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他们没有固定的聚会地点,没有传道人或牧师,也不收外来的奉献。一位犹太拉比在会堂里推荐这书,有人问这拉比:「你知道这书是谁写的吗?」(可见有些犹太人特别反对这歌星。)拉比说:「没有关系,每人家里都应该有这书。」

临走前,他还给我劝勉:「人生目的是追求真理,而唯一的真理就是神及神是爱,当人得到爱,就达到了人生的目的。谁爱神,神就爱他们,他们一切都会顺利。」回家后,我反复思想他的话,觉得很有道理。

示威

2005年平安夜早上,别是巴犹太人教会被数名正统犹太人强行进入,牧师被推进浸池,连烧烤炉也一并被抛进浸池,在场的执事被殴打,门外还有过百名正统犹太人聚集。 有一名韩国信徒更被追着打,幸好公安赶到及时阻止。事后,这些犹太人在电台接受访问,表示这次示威是因为不满该教会为一名犹太人洗礼,他们宣称示威是和平 地进行的,期间没有暴力。2007年首两个安息日,有一、二十位正统犹太人站在教会门前唱歌、喧哗,约十五、二十分钟之久,这次示威才真是和平地进行。

鄙视宣教士

犹太人相信信仰是与生俱来的,它跟肤色一样,生出来是什么肤色,就是什么肤色,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改变肤色、改变信仰,所以认为改变信仰如同叛国一样严重。 宣教士的工作是传教,改变人的信仰,所以被认为是极之无聊及犯贱。犹太人非常鄙视宣教士,但牧师却不同,因为在以色列有信仰自由,而且他们认为牧师只在教 会内牧养信徒,只要他们不为犹太人洗礼,就会得到尊重,所以犹太人称他们为神职人员。在以色列只有神职人员的签证,没有宣教士的签证。若是宣教士,更加不能在以色列居留,还要马上离境呢!

我有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从美国带团来以色列,其中一位团友多年前已被列为宣教士,这团友很希望再来以色列,于是跟团来这里,但不幸给机场海关发现他过去的资料,结果被拒绝入境,要坐原机返回美国呢!

反宣教士的传单

2007年2月,与我住在同一区的教会姊妹,问我有否收到反宣教士的传单,她说她所住的大厦每一个邮箱都有,但我们没有收到。传单上有14帧 相片,好像是偷拍得来的,上面写:「图中这些人是属于基督教宣教士集团,他们想改变你成为基督徒!要小心他们!!!」有希伯来文及俄罗斯文对照。那些照片 只有几个是我们认识的,他们只是教会的长老及信徒而已,为什么说他们是宣教士呢?原来他们对宣教士的定义跟基督教是不一样的,但凡是想改变别人信仰的,一 律称为宣教士。而照片上我所认识的人,只是在教会比较热心传福音而已。

信仰自由?

以下是翻译自2005年10月的《弥赛亚时报》:

Yakim是亚拉得(Arad)教 会的传道人,差不多每天都有正统犹太人在他的家或教会门前埋伏,有时大清早就已有人抛石头,有时又会有人大力拍打窗户,然后用猥亵的字眼大叫:「私生子耶 稣」、「纳粹党」,但警察只是咯咯而笑,纯粹观看,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这些示威者在没有人干预下,也越来越大胆,什至越过了警戒线。

反宣教士主义者不单攻击成年人,去年,他们还向公立学校施压,将一名八岁男孩驱逐出校,只因为他的爸爸是信徒;而另一名五岁女孩也成为目标,受尽他们的侮 辱:「你的爸爸在哪里?若没有爸爸,那么,你妈妈一定是妓女。」这女孩子说:「这些成人去搅扰一个小女孩是不对的,我希望神会将他们带走。」他们常常恐吓 打扰她,很多时候,她都是从恶梦里醒过来的,虽然如此,她仍为这些人祈祷,希望救恩临到他们。

另一个犹太信徒Avi Schwartz已没有当学校老师,而是在一个机构当义工。他提到这些逼迫反而坚固了很多亚拉得的信徒,他说: 「当你听到这些消息,就很容易想到受害者幸好是他们,不是我们;但若身在其中,我们会这样想:哗!我们为主受苦呢!这样我们会严肃地思想,原来持守信仰是 要付代价的。主耶稣在马太福音第五章10至12节所说的,现在真真实实地发生在亚拉得,请为我们祈祷。」 为 了防避正统犹太人的攻击,有人在店铺的玻璃窗上印上耶和华的名字,正统犹太人会惧怕犯上亵渎耶和华的名而不打破玻璃。但这些正统犹太人得到本地拉比的准 许,可以免了这条例,因为这名字是在外邦人的窗户上,结果他们仍是打破所有的窗户。这些逼迫不单发生在亚拉得,也在其他城巿发生:

耶路撒冷一名15岁的女孩子,几个月来都是忧心忡忡地走 路,因为她曾四次给人袭击及投掷垃圾。

在北部,一个家庭的汽车给人刻意破坏,以致在行驶时引起踫撞。

在特拉维夫,一班少年人刚离开查经班,就被反宣教士的人包围,那些人抢去及破坏他们的圣经,其中一人什至撒尿在圣经上,然后硬将浸湿尿液的圣经塞进一名16岁的少年人口中,强迫他吃下。

在特拉维夫,一群正统犹太人殴打一名男子的腹部,然后把枪放进他的口,扬言若继续派发基督教传单及书刊,就会杀死他。

在耶路撒冷,一名七岁孩童因为他的家庭信主,被驱逐离开公立学校。他的爸爸向教育部投诉之后,连他也被人辞退,他的家居被人刻意破坏。

在特拉维夫的近郊,一名初信主的信徒被正统犹太人数次强行入屋殴打,肆意破坏,及烧毁弥赛亚书刊。

在北部沿岸,正当安息日崇拜,数十部汽车被人刻意破坏。

犹太教与基督教的恩恩怨怨

公元70年,圣殿被毁,犹太人就分散到世界各地。自从基督教(当时没有天主教、东正教或更正教之分)成为罗马帝国国教之后,犹太人再没有社会地位,他们被看成是杀害耶稣的凶手,罗马教廷有时直接打击犹太人,有时更默许和纵容官民对他们的仇视、排斥和屠杀。

11世纪末,教皇发动十字军东征,驱使五十万信徒进行了百多年的宗教战争,这些杂乱的狂热大军,所到之处,令数以万计的犹太人无辜遭殃。

在14世纪,欧洲黑死病流行,死亡无数。因犹太人的洁净条例,很多犹太人都幸免于难,但当时社会却迁怒于犹太人,诬告他们在井里下毒,阴谋杀害基督徒。14、15世纪,西班牙更迫令犹太人脱离犹太教,受洗加入教会,不然就要驱逐出境。

最悲惨莫过于「六百万大屠杀」,当时教会没有提出谴责,只有个别的人士仗义冒险,将犹太人躲藏起来。

在这些的恩恩怨怨里,造成犹太人对基督教很深的成见。

点击(1374) - 评分(45)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