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2-06

Permalink 15:31:03, 分类: default

小集(3)

《贺中华诗词学会成立三十周年》
嘤鸣祖上风,解语满河东。今唱河西外,亦裁榴火红。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5:30:25, 分类: default

小集(2)

《怀旧杂句一组》

幻想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15:29:26, 分类: default

小集(1)

《题蓝莓秋林》
罗裙舞野田,欲火水云天。喜见蓝莓色,秋来亦忘年。
(温哥华南岸列支文植有大片蓝莓,夏日结果,秋后红遍,平观北望,山海凭空。以毛笔图之,不足形质一二,虽遗貌取神为翰墨要旨,终失之浓密壮烈。故以小绝补白,老态亦存峥嵘否?)

......
[阅读全文]

17-05-29

Permalink 19:10:05, 分类: default

端午

端午(刘永翔)
佳节何人解溯源,能娱口腹自千年。离骚今日谁知诵,重五犹凭角黍传!
和永翔兄(大凡)  
汨罗江上说同源,榴火三千五百年。叶叶心心舒又卷,是蒲风把国风传。
(从小就特喜欢棕叶烧香之味,以此恭贺诗人节。)

15-10-11

Permalink 03:30:08, 分类: default

过南通

乙未中秋与中亚、王伟、龙云四家夫妇偕行,登狼山酒后沿河踏月,宿有斐大酒店得小绝有二,记南通先贤李方膺李漁。

一架过江东,凭高说项中。梅花楼记否?再拜汝当红。

秋月最清通,沿河水色空。梨园从此去,独有李家风。

15-09-17

Permalink 12:13:21, 分类: default

回沪小集

这年头著书的人也不算少,问题是你准备给谁看,送了人能带回家的就算不错了,因为半道上垃圾箱总会有,因为少有人会反馈书中所见。有一次与一位酒桌上领导重逢,他能说出“你的作品有颠覆思维倾向,显然他看了起码是大多;还有是一位大作家在饭局结束后完整背诵我的二首“过沈园”。前者我以自拉一杯为谢,后者我几乎夺眶而出了。

“大凡书画”驻足北美中文网已经七年,有三十多万文字千余幅摄影,网站忽然关闭近半年,我十天前蚂蚁搬家,把这一百六十多篇文章移到新浪博客的“大凡书画”,为什么这样做呢?一方面想继续写下去,再方面暂时不敢出书去打扰人。没想到搬到一半,温哥华的这个网死灰复燃了,也好,双份摇唇鼓舌吧!。

......
[阅读全文]

15-09-08

Permalink 13:40:44, 分类: default

诉讼

走在道上的人一辈子也不需要惹上诉讼看来并不容易,生存与利益相关,当时与现实转化,既然法院大门敞开着,律师忙碌着,绕不过去的人儿就一脸茫然的卷入漩涡了,甚至很多原来的理直气壮经不住牛年马月的消磨,只是希望尽快罢了,好像什么结果都能接受。

显然我是属于不得已而又太幸运的一族。十多年前的一单投资,长期稳定,几乎不管,虽然收益少一点,但是省了许多精力,问题暗藏到渐渐来了动迁的消息时,合伙人悄悄地另行组建董事会,索性一致同意把我这个原始投资法人开除了,每年的分红也从拖拖拉拉到了王顾左右的境地。此时再做君子就显得不伦不类了,人家拿枪瞄准,你还能子曰诗云吗?2014年4月下旬,一纸诉状到一审判决结束已经正好经年,然后进入二审,一路摇摇晃晃,今天终于收到二审判决书。屈指算来一个不满20万的官司,心血一路要熬16个多月,事实在锅里炒来炒去,还是那么几句话,而且无独有偶,因为耗时拖后,新的债权又积累到了六十多万,另案起诉法院以同案未结为由不予受理。法院是讲理的终点,可是每一次讲理都让人走到终点,真的有点绝望。

......
[阅读全文]

15-03-22

Permalink 01:22:38, 分类: default

拜会周士心顾小坤二老

每当准备离开温哥华回国的时候,总是例行似的要去周士心老的家拜谒看茶,电话一通,才知道老人家刚刚云游半个月归来,明明约好不日相见,还是在电话里忙不迭地打开了话匣子近一个小时,我说期待与老上海顾小坤能得一会。第二天大早,周老电话来了,一口吴侬软语,说已经约好了顾老,我是以手加额,如回江南。

今年花事早,春寒里千树万树抖擞起精神一发而不可收,大街小巷风行一过,细雨如油,花瓣雨粉色点点。这是一个容易怀旧的季节,陪老人看从前的风景,愿意回味的全是美好。差不多与八七翁顾老前后脚登周府灯火通明的楼上中厅,顾老从UBC自驾而来,一袭轻灵,白眉慈颜,开口含笑,颇有仙风道骨之相,回视九三翁周老,似稍比前瘦,气色转正,音调平缓而能娓娓不断。今日为乙未二月初一,见证二老德寿,乃我之愿。

......
[阅读全文]

15-03-17

Permalink 19:26:03, 分类: default

病史观(三年前的旧稿)

“人有病,天知否?”这是毛泽东在早年时期的一句诗,情到深处,语出痴迷,令人动容,不可多得。但妙语常常不能付之现实,有了病最好自己和医生能知道大概所以,防范对付在前,免得小患大作。

我出世九斤,三岁气管炎,五岁登高倒栽葱隔天而醒,近七岁腮腺炎流行被断奶。家贫难养,虚弱不堪,然而攀车附墙,顽皮不置。十二岁的夏日嬉水苏州河边,被稍大恶少牵至激流而放手,大呼救命,污水满腹,竟然从此学会游泳。与人拳脚相对,耐力不支,败而剩勇多顺手持器伤及比我大过若干年龄之人。至十六岁被群小暗算,一拥而上,践踏留有内伤,气血一时逆反。父亲遣拜师习武,寒暑竭力,两年以后身手焕然,曾因师兄弟之间手痒,瞒着师父交手切磋,被吃了亏的告状,不能为继。父亲又让我与两个三四十岁的木匠对练“排打”功夫,刚开始我被那大汉轻轻一脚即腾空坐地,手臂相撞痛彻肌骨,在这种苦不堪言的常态下熬过来了,几个月以后,挥汗对攻,精神倍增。也是奇怪,从此至今,有过剑拔弩张之时,反而不再发生与人揎衣捋袖之事。 十八岁真真生病住进了医院,大出血浑然不知,血色素降到了五,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胃镜很粗,证明了是“球部溃疡”。温饱混乱,大概是得病主因。毫无感觉的二十岁,染上了肺结核,起初给药“雷米封”三个月,复查见好,而后淡忘服药,半年后“病来如山倒”,以“利福平”领衔的三联药都几乎挡不住,肺部“空洞”还是形成了,“病去如抽丝”,用了一年时间住在“叶家花园”,日日两个小时气功太极,不仅去了病,底气反而来了。结核是菌,但是不必人人感染,我自觉此病与精神内在大有干系,青春时节,钟情或多,日思则夜梦,常有翩然而入之境,久而虚盈排空,不能醒悟。身强体健而阴阳相持者,虽一般情感,诡异难以近前。至今留在肺部右上角的些微钙化痕迹,既可证明医学的发展文明,也可感叹自身修炼的重要。 胃病常伴了二十年,大约两年一次大出血,出了十次,每次都是“强阳性”,三次以后医生告诫应该“施行切除手术”,我坚决不从。在常规检查中,发现“携带乙型肝炎抗原”,比值也较高,医生打比方说“好像身上被绑了定时zd”,无药可以缓解,也就不再去想它了,在二十四岁起甚至好上了抽烟喝酒,似乎没有走上“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正道。

......
[阅读全文]

15-03-16

Permalink 20:24:42, 分类: default

“悠悠户外行”周年记

乙未元春正月廿五合公历三月十五日周末,“悠悠户外行”云集百多人众在温哥华北岸,北温有大小吊桥,此为小吊桥,其位置森林山口,今以菲菲细雨迎客,尘嚣尽息,一派绿意。下午一时,有凭高唿哨者,乃主事发起人,红衣吴某也,放言“悠悠户外行”周岁,其人踊跃支持坚持,是谓健身愉快人之所愿,故有今日之盛。有置“铁腿”一奖,获者男女均占,得胜券者轮番登台挥手,检阅方阵,而一地红男绿女,虽是半老居多,而恬淡雅致者亦多,仰视颁奖台之佼佼者,果然有青春回转之联想,满脸笑意荡漾云山。其间大狗小犬,好似过节,奔窜私语,有一言不合者,咆哮而起,终是口下留情,可见平日主人言传身教,训诫有方,不致皮破血出。欢呼一过,有不吝预购裱装蛋糕者,奉献美味,尝鲜者赏眼者皆在留照为证,风卷残云,大快朵颐也。

旋即,红衣吴生揭竿指向山中,大队浩浩过吊桥,桥道两头耸起中间堕下,桥身狭窄只容侧身交会,桥下两边为万丈绝壁,一边悬瀑倾盆,跌水轰鸣,白浪滔天,奔涌流出,水色始见碧绿,悠悠荡荡,排山倒海而去。因吊桥中间无跟无柱,故而两端晃动,摇曳观景,犹之空中看戏,戏亦在过桥人之中矣。惊险不在形而在心,喜悦在神而不在眼,由是形神俱得,心眼渐明。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大凡书画

诗书画印是中华固有一体的娱目会心的文化传统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