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19

Permalink 21:34:39, 分类: 杂七杂八

路在脚下梦在远方

前段时间休假,今天第一天来上班,总公司的一位领导打电话给我,说是由于一些原因我无法调任总公司的风险管理部了,并且她再三的表达了自己的遗憾跟无奈,其实对于这事情我有自己的想法,在哪里在哪个部门公司有自己的考虑,对于我来说虽然有想法但对结果没什么意见,更何况对于自己亲手搭建起来的团队跟招聘的员工总有着特殊的感情,这次去外地休假我也想了很多,个人的目标在哪里?是不是离梦想更加的遥远了?

说实话,每当看到公司的新人入司尤其是非上海户籍的大学生,我总是想起刚到上海混迹的那几年,其实我是非常能够理解他们,新人工资不高上海生活成本又高昂,每月收入的一半要用来租房,我们公司的股东对人力成本的核算又极为严格,但对于这些我又无能为力,只是尽量去提供一个舒适宽松的工作氛围,让他们感觉到做些事情能够被认可让他们感觉到有意义.我也知道这并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 虽然现在毕业的大学生大多字写的不好,经验比较欠缺,想法会比较另类,但现在的学生能力比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强多了,一些工具运用起来非常自如,英文也很好,又持有这个证书那个证书的,他们是幸运的么?

......
[阅读全文]
点击(2744) - 评分(562) - 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6-06-22

Permalink 00:57:27, 分类: 杂七杂八

跟足球无关的记事

 
小朋友(也叫小明安安了了睡觉吃饭打豆豆红泥小火炉澄江静如练等等)是属于长久不见会想想了也是瞎操心惦记多了想见见多了会烦的那种,因此想了就去看看她比较合适,正好猪头也回来了.而他俩是居然没见过面,但见了面居然彼此一点儿也不害羞的那种.


......
[阅读全文]
点击(2714) - 评分(634) - 1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6-05-27

Permalink 05:03:09, 分类: 杂七杂八

晃晃的故事新编


5月25日


......
[阅读全文]
点击(2912) - 评分(620) - 1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6-04-07

Permalink 23:42:43, 分类: 杂七杂八

晃头晃脑

点击(2016) - 评分(632) - 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6-03-07

Permalink 08:15:11, 分类: 杂七杂八

街口花园的阳光午后

街口花园,还有另外两位老爷,我们一起坐在一长椅上,阳光如此的慵懒又如此的沁人心脾。看着眼前人来人往,心思不由自住的活跃起来。。。。。。

看见那个拎着包匆匆赶路的中年男人么?我敢说他是一名律师,并且刚刚会见完被告人,耐着饥肠碌碌的肚子正在路口等车,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又隐隐地透露出些许得意的喜色。这是怎么了?没几天快要开庭了么?你通过各种手段博得了被告人的信任,他告诉了你一些你并不知道的事情。反正不是什么好人吧?

......
[阅读全文]
点击(2969) - 评分(800) - 1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6-02-18

Permalink 04:45:48, 分类: 杂七杂八

摘自晃晃的blog

1月17日



......
[阅读全文]
点击(2904) - 评分(680) - 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6-02-08

Permalink 21:16:16, 分类: 政经

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全文实录

清华大学建馆报告厅2005年12月21日
 
主持人:

......
[阅读全文]
点击(2824) - 评分(594)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5-12-11

Permalink 21:22:17, 分类: 杂七杂八

观礼台

在这里,我站在这里,在等一个人

成群的乌鸦耸立,

......
[阅读全文]
点击(3424) - 评分(802) - 1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5-11-24

Permalink 00:01:28, 分类: 杂七杂八

《中文是我惟一的行李——北岛访谈》——转贴

2002年11月的波士顿少雨,北岛来的那两天,却一直下雨。第一天,他带把黑色折叠伞,提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了要送我的两本诗集。第二天正式采访,他提个黑色帆布包。
我们的谈话从上午11:30到下午4:30,过程如下:哈佛广场,先在一家印度餐厅,北岛喝了两杯咖啡,我抽烟、喝白开水,直到两盘磁带用完、烟抽光;再到中国饭馆吃午餐,那里的麻婆豆腐半温不热,我想给退了,至少得热热,被北岛拦住;再胡乱选一间酒吧,开始喝红酒,他点了Merlot,很好。5点,北岛和他的诗歌编辑去看电影,我觉得筋疲力尽,坐地铁回家的路上睡着了。
然后是艰苦地整理录音。好多次,我关掉录音机,躲得远远的,不想再碰那些郁闷的谈话,不想再听北岛缓慢、平静、柔和的声音,不想再听他回忆和女儿的分离、北欧的长夜寒冬,以及随之而来的沉默和沉默背后酒吧里错乱的英语和音乐。快进快进,我使劲按住录音机。可是,除了问这些伤感而不切实际的问题以外,我找不到恰如其分的话题。一个热爱诗歌的中国记者,一个中国最有名的诗人,在远离汉语的某个地方没完没了地生活着,然后遇见,并相信诗是不能谈的,那么,除了彼此厌倦,还能怎样?

......
[阅读全文]
点击(2654) - 评分(613)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5-11-17

Permalink 18:06:59, 分类: 杂七杂八

最近比较烦

袁幼鸣又开始胡说八道大放厥词了(http://finance.sina.com.cn/review/20051117/09282126535.shtml),啥时候咱们能摆脱这种互相谩骂彼此攻讦的无聊境地呢?真的到了要“准备后事”的地步我想对谁都没好处,股权分置改革表面上是流通股股东跟非流通股股东的一次利益再分配,实质上仍然是一场国资委跟大流通股股东的博弈,因为众多的中小流通股股东仍然是话语权旁落,真正缺乏耐心的应该是那些既得利益集团,否则不可能出现所谓的“投票门”之类的丑闻,拍拍屁股走人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最后买单的还不准是谁呢?不少人应该对当年苏交所红小豆事件记忆犹新,经过了十多年的沉寂,期货市场不又死而复生嘛,股市也是如此,死猪不怕开水烫,谁怕谁啊?

NND,烦心事儿还挺多,大洋彼岸的米国,民主党人估计是再也忍受不了共和党一党独大的局面,整出了一个“特工门”丑闻。米国政坛是从来不缺丑闻的,从“拉链门”到“特工门”,都是共和、民主两党给闹的。政治从来都跟恐吓流言、阴谋诡计联系在一起,那个叫卡尔罗夫的鸟人,民主党人早就对他恨的牙痒痒的,不把他大卸八块不解恨的那种。

......
[阅读全文]
点击(3120) - 评分(636) - 1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 下一页 >>

子非鱼



友情链接:
I LOVE YOU
文盲鱼顺顺
闲闲
禹锡
澄江静如练
悠之美
无风也浪萧十一
涉江芙蓉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