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薄荷成长记录 续

08-08-09

2007年11月薄荷成长记录 续

15:36:42, 分类: 倾情

November 22
Thankgiving: 感谢生命

在我的提议下,这个感恩节我们到我们的老房东家一起吃晚饭。
一个是两个月多大的小宝宝,一个是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100岁的老太太,我告诉老房东和她的儿子,这是Celebration of two wonders of lives!

November 18
可爱的大头娃娃

星期五(11月16日)是小薄荷两个月的检查。
体重10磅12盎司,身长22英寸。她的身长只比出生时的18.25多了不到4英寸,体重多了4磅多。据医生讲,她的体重是所有同年龄婴儿 45%左右,身长为下面的25%,可是头围却是上面的35%。原来这些天她都在往横里长,而不往长里长,尽顾着长脑袋和肉肉了。难怪她看着可爱,原来是个 典型的大头娃娃 。
她现在经常盯着人看了。我从她的小躺椅的左边走到右边,她的眼珠子就从左边转到右边;我从右边走到左边,她的眼珠子就从右边转到左边。
越来越喜欢说话了,今天早晨起来咿咿啊啊的跟我说了好一会,边说还边笑。
老公的感冒还是没好,这些天真把我折腾坏了。可是看到小薄荷的脸又恢复了粉嫩,那幅可爱的样子也着实让我开心呢。


November 15
牢骚一肚

小薄荷一个月左右脸上长了很多红包包,惨不忍睹。一两个礼拜才退下去。没想到现在又回来了。昨天更是痒得她两个手不停的搓脸(当然带着手套的 ),晚上父母去散步的三个小时一直在不停的哭闹,把我没有一分钟做别的事,连打个盹都超不过5分钟。加上前些天我感冒,老公好像被我传染了,而且更严重, 不要说帮我,连碰也不敢碰孩子了,我就更加手忙脚乱了。所以说,有了孩子,时间总是要变得越来越有限吧。
心情烦闷,首先因为宝宝不舒服,原来以为小宝宝是不感冒的,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传染,她又打喷嚏,又流鼻涕。Who to blame呢?又是我啰。反正,宝宝有任何不舒服,首先是要怀疑我的,虽然奶水不够,可是她还是吃我的奶的。为此我不能有任何“可疑”的东西。偏偏妈妈是个好猜忌的人,而且是乱猜测,她可以敏感到某天吃了一片什么东西,就怀疑自己的失眠、头痛或者身上那里疼是与之相关的。所以宝宝的任何一种症状,她都要想 出N多种解释来,并且总是一副及其确信的样子,然后禁止我这样那样。她甚至要怀疑,宝宝爱皱眉头是因为我怀孕的时候不够开心的原因——而实际上我并没有不 开心,只不过我不是姐姐那种嘻嘻哈哈的性格。

爸爸妈妈在这里是很大的帮助,我知道我实在不应该有什么抱怨。可是像多数有过这种经验的人告诉我的,让父母来帮忙带孩子总会有各种不同的看法、 做法而起争执的。而我思虑很多时候我的Frustration都是因为父母的不信任,妈妈的猜忌和爸爸的“偏执己见”——他会看到我喂奶宝宝呛了两口,急得跳脚,然后抢过去他来喂;而今天换尿布时宝宝的便便弄到了床上,他怪没有按他的方法做,并且说“我给他换就从来没有弄脏过”;晚些宝宝吐奶,他又怀疑是我给她换尿布时没有盖住肚脐眼。每次看到他们的小心翼翼,我总觉得未免太过Protective了。再说妈妈,每次别人(包括我和爸爸)抱宝宝她都要来 “纠正”姿势,或者责怪给宝宝盖得太少或者太多;以前嫌我们给宝宝穿得太少,前些天晚上太凉,我们开了个小暖气,她又怪我们把孩子惯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她多疑到连我们使用的加湿器都不放心。而宝宝脸上长包包,她提不出什么有意义的建议,只是不断发愁的绕着宝宝转来转去干着急,好像我就不在意了。如此种种,不可胜数。
如此种种,常常让我怀疑自己是一个非常笨拙、也不够Caring的新妈妈,而实际上,我心里根本不甘心承认。而假设我的确是有种种的笨拙,我希望听到的不是指责和埋怨,而是理解、鼓励和支持。同样的,回想月子中间一家人对我产奶的高压期望,当时我是多么希望,妈妈没有那么多从食物到心情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猜忌,爸爸没有在看到我泵出的奶时总是那么失望的一句“还是只有那么一点”,老公没有给我施加各种各样越来越严苛的饮食管制;我多么希望,哪怕有一次他们会有一个人跟我说:奶水不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天也不会因此塌下来!

我痛恨写这种抱怨的帖子,可是生活总不免种种不如意。我知道比如我现在所面临的,其实都是些很小的问题。我更不断提醒自己,Above all, 我应该感激父母的帮助;至于享受这种生活,我还没有办法去强迫自己去做到。我始终认为,我们不应该迫于无奈的去接受一些生活的安排。比如迫于无奈,长期依赖父母带孩子,如果这是要以丧失很多自由和原本习惯的生活方式为代价,我宁愿经济上困难些,而选择不让父母来背这个负担。

 

点击(2810) - 评分(231)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