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我的姐妹 2

05-10-17

你们是我的姐妹 2

16:36:49, 分类: 姐妹

我们住的是学一楼609号,八个人的宿舍,上下铺,一边四个床。中间紧挨着窗台是两排小桌子,一人一个。我不记得以前我们有没有发现过,不过,今年的时候,有一次看电影里,一个镜头是一个门牌号被拧反了过来。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我们的609拧过来还是609。一个有趣的巧合。

我们八个人三个社会学,五个经济学,来自四面八方,以北方人居多,山东的就占了三个。虽然不同系不同班,可是彼此相处融洽,亲密远胜过同系的同学。大学里要碰到和谐相处的室友,真是一件讲运气的事情。我知道宿舍里有人性格乖戾、举止乖张的例子不可胜数,只要有一个怪异、不易相处的人,就可以将一个宿舍的氛围完全搅乱。再加上如果有两个或两个以上争强好胜、个性很强的女生,通常这个宿舍里也不会有和谐的气氛。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应该算得上运气,因为我们八个人性格都很随和,待人诚恳热忱,没有一点勾心斗角,几乎没有翻脸争执。我们的随和真诚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的宿舍成了很多人的聊天室、谈心室和“避难所”。我们宿舍的门常常是敞开着的,不管是谁的朋友、同学过来,在的都会打招呼,然后一起随便的聊天,需要的时候也爱帮着别人出出主意、帮帮忙。我们这一屋的人又好像心无城府的居多,功利心也似乎比较淡泊。宿舍里常常有人,而不是像其他屋的倾巢出去读书或各自出去玩耍。午饭的时候也常常会打饭回来一起吃。北京明晃晃的阳光从窗口铺泻进来,天气好的时候我们顶楼的也能享受一点难得的好处——凉风。我喜欢打开国际广播电台听听歌,大家闲聊着吃完午饭。现在想来原来也是一种幸福的享受,虽然伙食是差了点儿。

所以我们的宿舍常有一些常客,特别是自己宿舍室友处得不好的,就喜欢跑到我们宿舍来放松一下,也会常常羡慕的说,你们宿舍怎么处得这么好?不过斗室一间,住着八个人,少不了拥挤,也自然要丧失很多自己的个人空间。入学不久,各个宿舍都开始拉帘子,通常都是一个一个拉起来的,像相继的宣布“我需要更多的隐私”。帘子拉着的时候就是说“别烦我”,睡觉讲究的把帘子拉上了就是提醒你“安静点,别闹了”。因为各自为营,所以一个宿舍不同的布料帘子,花花绿绿,让人眼花缭乱。我也考察过一些人的帘子,厚实得隔音隔气,更不要说隔开的亲稔和熟络。

我们八个虽然相处融洽,仍然不免忍受不了互相“监视”的开放。不过为了表现我们的不同,我们决定统一制定帘子,这样花色一致,看起来也比较好看。后来我们挑选的帘子布也是天蓝色彩的,看着也很轻快。我们的帘子也不像别的宿舍将自己的床团团围住,而是分隔的几块儿,这样透风,感觉上也不那么自我封闭。帘子拉上以后,我们很美了一番。实际上,后来也有不便的地方,不过我们的帘子很容易被拉开,也常常是拉开的,透露着我们屋的人的随性好客,开放不拘。

我们虽然和睦相处,互相也算得上亲密无间,可是也并非无话不说。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大学四年是一个很大的跨越,我们要经历很多思想、观念的撞击,要远离家人,尝试独立。这中间的挣扎,有时候是必须要自己独自面对的。你可以选择分享,但也许你更愿意和某一两个最好的朋友分享而已,而不是拿它来做夜谈会的谈资。虽然你们或许关爱、支持,可是你也许会有一部份东西只想藏在自己心里某个秘密的角落。而我亲爱的姐妹,你们是不是和我一样的理解:最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形影不离,无话不谈,而是在我需要你、你需要我的时候,你/我会在那里,给对方需要的鼓励、安慰,或者仅只是安静的陪伴……

我们始终在生活的激流中一同渐渐的成长、成熟。有一程我们曾经并肩同行,而不管我们现在的轨迹怎样指向不同的方向,你知道,因为那曾经朝夕相处的一千多个日子,我们其实还在、也会继续的同行下去。

惊喜——“从学2看学1”,我在5460上找来的,是不是很让人怀旧啊?还记得我们是哪个窗子吗?

点击(3030) - 评分(448) - 2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