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薄荷成长记录

08-09-07

2008年3月薄荷成长记录

21:53:49, 分类: 倾情

March 09
In your mouth, in your eyes & in your mind

I can easily tell what's in your mouth, baby! Wow, your first teeth!

 

Well, I can see the reflections in your eyes, but I don't really know what you see in the fresh new world to you. I can only tell what you see when you react to things new and moving and when you show the sweetest smile at the sight of mommy!

 
I completely have no idea of what's in your mind, baby. And I know for sure that one day, you'll say to me: you don't know what I'm thinking, and you can't understand me! But my dear Julienne, mommy promises you: I will always be there for you when you need. I'll always be your listener when you need someone to talk to...




March 05
你的未来我不猜

一些天以前,一个朋友给我听她给女儿写的歌,结尾的两句是:“你的未来我不猜,你的未来我猜不来”。顿觉得心有戚戚焉。也许我和老公都多多少少是从父母的严格管制、控制和高期望中挣脱出来的,不过我是一个比较“良性”的结果,而他是一个激烈反抗的结果,所以我们一直有一个共同的认知,就是将来要给我们的孩子更多自由发展的空间,而少一些传统中国父母的功利性以及互相攀比所带给孩子的高压,或者是以“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提供最好的条件”来要求孩子的服从和“回报” 。

其实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说——不管是不是只是嘴上说说——成不成功不重要,孩子快乐最重要。我也希望我的孩子快乐的成长,可我并不希望只是那种所有需求都被满足的快乐,甚至说是事事顺遂或事业成功所带来的快乐,因为往往那些快乐还是短暂的,肤浅的,不牢靠的。我希望我的孩子将来是一个能够自立、有责任心、有能力自己寻找生命的意义和真实、深厚的快乐的人。

这也是我转贴龙应台和她儿子的通讯序言的原因。再加上另一段于丹书上的摘抄,都是我很多天前看了还印象深刻的。想我的孩子还在襁褓之中,想这些实在是太遥远的事情。可是就留在这里,算是给很久以后的自己的提醒吧。再说呢,这些道理在其他关系中不也通用吗?

龙应台:
(1)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藉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彷彿可以不必了。
(2)父母子女都有限額的緣份,一旦緣盡限額也就用完,所以應該好好珍惜大家同一屋檐下一起生活的機緣,該說抱歉或該是擁抱,都要及時去表白,不要等待下次,因為可能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很多父母看著孩子長大成人了,心情既矛盾又複雜,既欣喜又失落,想放手又不捨。要了解子女,做父母的必須從頭學起,要放空自己。

于丹论语心得:
现代人交往中有一种“非爱行为”,就是以爱名义对自己最亲近的人进行非爱性的掠夺,这行为往往发生在夫妻之间,恋人之间,母子之间,父女之间,也就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之间,以爱的名义进行一种强制性的控制,让他人按自己的意愿去做。英国有一个心理学女博士说:“世上的所有的爱是以聚合为最终为目的,只有一种爱是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所以父母真正成功的爱,就是越早让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从你的生命中分离出去,你的教育就越成功。”明白距离和独立是一种人格的尊重,这种尊重在最亲近的人中间也该保有。

 

(转) 龍應台與她的兒子
我還奢求甚麼呢?

龍應台《親愛的安德烈》─龍應台序言
我離開歐洲的時候,安德烈十四歲。當我結束台北市政府的工作,重新有時間過日子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個十八歲的青年,一百八十四公分高,有了駕照,可以進出酒吧,是高校學生了。臉上早沒有了可愛的「嬰兒肥」,線條稜角分明,眼神寧靜深沈,透著一種獨立的距離,手裡拿著紅酒杯,坐在桌子的那一端,有一點「冷」地看著你。我極不適應──我可愛的安安,哪裡去了?那個讓我擁抱、讓我親吻、讓我牽手、讓我牽腸掛肚、頭髮有點汗味的小男孩,哪裡去了?我走近他,他退後;我要跟他談天,他說,談甚麼?我企求地追問,他說,我不是你可愛的安安了,我是我。我想和他說話,但是一開口,發現,即使他願意,我也不知說甚麼好,因為,十八歲的兒子,已經是一個我不認識的人。他在想甚麼?他怎麼看事情?他在乎甚麼,不在乎甚麼?他喜歡甚麼討厭甚麼,他為甚麼這樣做那樣做,甚麼使他尷尬甚麼使他狂熱,我的價值觀和他的價值觀距離有多遠…我一無所知。他在德國,我在香港。電話上的對話,只能這樣:你好嗎?好啊。學校如何?沒問題……
假期中會面時,他願意將所有的時間給他的朋友,和我對坐於晚餐桌時,卻默默無語,眼睛,盯著手機,手指,忙著傳訊。我知道他愛我 ,但是,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是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藉口。因為有愛,所以正常的溝通彷彿可以不必了。不,我不要掉進這個陷阱。我失去了小男孩安安沒有關係,但是我可以認識成熟的安德烈。我要認識這個人。我要認識這個十八歲的人。於是我問他,願不願意和我以通信的方式共同寫一個專欄。條件是,一旦答應,就絕不能半途而廢。他答應了。我還不敢相信,多次追問,真的嗎?你知道不是鬧著玩的,截稿期到了,天打雷劈都得寫的。我沒想到出書,也沒想到有沒有讀者,我只有一個念頭:透過這個方式,我或許可以進入一個十八歲的人的世界。
因此,當讀者的信從世界各地湧入的時候,我確實嚇了一跳。有一天,在台北一家書店排隊付帳的時候,一個中年男人走過來跟我握手,用低沈的聲音說,「如果不是你的文章,我和我兒子會形同陌路,因為我們不知道怎麼和對方說話。」他的神情嚴肅,眼中有忍住的淚光。很多父母和他一樣,把文章影印給兒女讀,然後在晚餐桌上一家人打開話題。美國和加拿大的父母甚至希望取得我們通信的英文版,以便他們在英語環境中長大的孩子們能與他們分享。
那作兒女的,往往自己已是三四十歲的人了,跟父母無法溝通;雖然心中有愛,但是愛,凍結在經年累月的沈默裡,好像藏著一個疼痛的傷口,沒有紗布可綁。這麼多的信件,來自不同的年齡層,我才知道,多少父母和兒女同處一室卻無話可談,他們深愛彼此卻互不相識,他們嚮往接觸卻找不到橋樑,渴望表達卻沒有語言。我們的通信,彷彿黑夜海上的旗語,被其他漂流不安、尋找港灣的船隻看見了。寫作的過程,非常辛苦。安德烈和我說漢語,但是他不識中文。所以我們每一篇文章都要經過這幾道程序:
一,安德烈以英文寫信給我。他最好的文字是德文,我最好的文字是中文,於是我們往前各跨一步,半途相會──用英文。二,我將之譯成中文。
在翻譯的過程中,必須和他透過越洋電話討論:這個詞是甚麼意思?為何用這個詞而不用那個詞?這個詞的德文是哪個?如果第二段放在最後,是不是主題更清楚?我有沒有誤會你的意思?中文的讀者可能無法理解你這一個論點,可否更詳細地解釋?三,我用英文寫回信,傳給安德烈看,以便他作答。四,我將我的英文信重新用中文寫一遍──只能重寫,不能翻譯,翻譯便壞。四道程序裡,我們有很多的討論和辯論。我常批評他文風草率,「不夠具體」,他常不耐我吹毛求疵,太重細節。在寫作的過程裡,我們人生哲學的差異被凸顯了:他把寫作當「玩」,我把寫作當「事」。
我們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也出現對比:他有三分玩世不恭,二分黑色幽默,五分的認真;我有八分的認真,二分的知性懷疑。他對我嘲笑有加,我對他認真研究。認識一個十八歲的人,你得從頭學起。你得放空自己。專欄寫了足足三年,中間有多次的拖稿,但總算堅持到有始有終。寫信給他的年輕讀者有時會問他:「你怎麼可能跟自己的母親這樣溝通?怎麼可能?」安德烈就四兩撥千斤地回信,「老兄,因為要賺稿費。」我至今不知他當初為何會答應,心中也著實覺得不可思議他竟然真的寫了三年。我們是兩代人,中間隔個三十年。我們也是兩國人,中間隔個東西文化。我們原來也可能在他十八歲那年,就像水上浮萍一樣各自蕩開,從此天涯淡泊,但是我們做了不同的嘗試──我努力了,他也回報以同等的努力。我認識了人生裡第一個十八歲的人,他也第一次認識了自己的母親。日後的人生旅程,當然還是要漂萍離散──人生哪有恆長的廝守?但是三年的海上旗語,如星辰凝望,如月色滿懷,我還奢求甚麼呢。


《親愛的安德烈》─安德烈序言
謝謝你親愛的MM:我們的書要出版了──不可思議吧?那個老是往你床上爬的小孩,愛聽鬼故事又怕鬼、怕閃電又不肯睡覺的小孩,一轉眼變成一個可以理性思考、可以和你溝通對話的成人,儘管我們寫的東西也不算有意思,也不算沒有意思。你記得是怎麼開始的嗎?三年前,我是那個自我感覺特別好的十八歲青年,自以為很有見解,自以為這個世界可以被我的見解改變。三年前,你是那個跟孩子分開了幾年而愈來愈焦慮的母親。
孩子一直長大,年齡、文化和兩地分隔的距離,使你強烈地感覺到「不認識」自己進入成年的兒子。我們共同找出來的解決問題方法,就是透過寫信,而這些信,雖說是為了要處理你的焦慮的,一旦開始,也就好像「猛獸出閘」,我們之間的異議和情緒,也都被釋放出來,浮上了表面。這三年對話,過程真的好辛苦:一次又一次的越洋電話、一封又一封的電子郵件、很多個深夜凌晨的線上對談、無數次的討論和爭辯──整個結果,現在呈現在讀者眼前。你老是囉唆我的文字風格不夠講究,老是念念念「截稿期到了」,老是要求我一次又一次地「能不能再補充一點細節」。
其實,有時候我覺得我寫得比你好!現在三年回頭,我有一個發現。寫了三年以後,你的目的還是和開始時完全一樣─為了瞭解你的成人兒子,但是我,隨著時間,卻變了。我是逐漸、逐漸才明白你為甚麼要和我寫這些信的,而且,寫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發現自己其實還蠻樂在其中的,雖然我絕對不動聲色。開始的時候,只是覺得自己有很多想法,既然你給我一個「麥克風」,我就把想法大聲說出來罷了。到後期,我才忽然察覺到,這件事有一個更重大的意義:我跟我的母親,有了連結,而我同時意識到,這是大部分的人一生都不會得到的「份」,我卻有了。
我在想:假使我們三年前沒開始做這件事,我們大概就會和絕大多數的人一樣只是繼續過日子,繼續重複那每天不痛不癢的問候:吃了嗎──嗯,功課做了嗎──嗯,沒和弟弟吵架吧──沒,不缺錢用吧──嗯……三年,真的不短。回頭看,我還真的同意你說的,這些通信,雖然是給讀者的,但是它其實是我們最私己、最親密、最真實的手印,記下了刻下了我們的三年生活歲月──我們此生永遠不會忘記的生活歲月。在這裡,因此我最想說的是,謝謝你,謝謝你給了我這個「份」──不是出書,而是,和你有了連結的「份」。


March 04
两首歌

庾澄庆有一首歌叫《戒不掉》,可以用来形容我对小薄荷的心情。有一篇大的Paper下个礼拜要交底稿,又是炼狱一般的熬夜折磨,于是我下决心“戒”薄荷一个礼拜。可是小家伙冲我咧嘴一笑我就忍不住想要去抱抱亲亲,看她玩得开心也总想守在她身边玩耍。时间哗哗的流走,却也不腻烦。只是想起Paper,又急得要跳脚。

杨乃文的一首老歌是《你就是吃定我》,是奶奶和小薄荷关系的反映。小家伙的个性本来就比较急、“霸蛮”,不顺心就会大哭或者扯着嗓子练高音。奶奶也是急性子,听到宝宝哭或者叫唤就会连奔带跑的去哄她、准备奶以及做任何满足她的事情。我笑薄荷就是吃定了奶奶,所以变得对奶奶越来越依赖,也越来越娇惯。虽然孩子太小,要给她足够的关爱,可是完全被她吃住也不好。老公为此和婆婆起了争执,就是觉得小家伙像现在这样要哄半天睡觉、半夜哭一声婆婆跳起来就去抱她哄她是不行的。凡是老人家来帮忙带孩子的,好像没哪一个不觉得孩子的父母太狠心(比如婆婆就怪老公“怎么老是整她”“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忍心”之类),又常会因为自己全身心的付出还被责怪而感到委屈。

怎么爱、多少爱,那个度真的不好把握。我们新作父母的,也只能在实践中去摸索了。

点击(3511) - 评分(452) - 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137478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博客管理员 · http://www.mmmca.com/blog_admin/index.html
看到乳牙了哈,还有那清澈的眼睛
08-09-07 @ 23:06
好细腻的妈妈。
08-09-08 @ 04:55
好可爱的孩子,恭喜:)好久没来,栀子都当妈了,为什么是薄菏不是小栀子?

可爱啊:)
08-09-08 @ 08:50
评论源自: 专业回帖员栀草 · http:///htsrv/comment_post.php
re;博客管理员

薄荷现在都10颗牙了。比一般宝宝长得早很多。
08-09-09 @ 10:49
评论源自: 专业回帖员栀草 · http:///htsrv/comment_post.php
re:zsm

孩子我带,文章她写.
你说谁比较细腻?
08-09-09 @ 10:51
评论源自: 专业回帖员栀草 · http:///htsrv/comment_post.php
re:caomei

谢谢!薄荷是我取得.意在"清凉可口,清肝解郁"
08-09-09 @ 10:55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