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我的姐妹 5

05-12-26

你们是我的姐妹 5

21:46:23, 分类: 倾情亲城, 姐妹

本来我是要按“东半球”“西半球”的床位顺序来写我大学宿舍里的姐妹的。没想到,小兰看了我前面写的,批判我染上了美国人的坏毛病,把最重要的放在前头写。估计心里着急怎么还没轮到她呢。虽然是八个女孩住在一起,难免亲疏远近,可是排序这种事情就太伤感情了。不过我也许是难以给每个人都做个全面的素描了,所以先拣着好写的、最了解的来写啰。小兰,等急了吧,本回合就你了。

小兰,本姓兰,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可是因为她四川人“l”“n”不分,居然要让她把自己那个很美的又l又n的好名字发对了音,动用了宿舍里六个北方人四年间不懈的努力。至于效果嘛,你再去考考她“老李拿牛奶”看看她舌头打不打结儿吧(暗笑;D)。

小兰在我们室画里的卡通形象通常是罕有人猜出来的。究其原因,就是她在公众场合的文静腼腆和在宿舍里的不修边幅所形成的巨大反差。小兰是个漂亮的四川妹子,眼睛很大,而且还很喜欢睁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看得你发晕,嘴巴也不小,咧开了笑着再加上个小酒窝,更是深具感染力。和生人打交道,她总是一副谨慎羞涩的样子,温言婉语的说话,很有修养的颔首浅笑。回到宿舍里,撕下她的“伪装”,你猜她会是个什么样子?蓬头散发——这个词汇用到小兰头上才真真叫恰如其分,因为她的头发非常之浓密,还带那种很细小的波浪,其结果,比爱因斯坦有过之而无不及;话说回来,她的一个“经典”的宿舍写真,应该是刚刚洗过头发,蓬得宿舍里不需要另外的植物,拿一把大梳子使劲儿在那儿刷,眼睛呢,还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武侠或者言情小说,嘴巴由于看书的投入微微的张着,很有可能的是,旁边还堆着像小山一样的瓜子壳儿。这是静态的写真,但小兰其实是个很“动态”的人,而她在宿舍里最“臭名昭著”的还应该是她那高八度的嗓门。平时说话我们都常要提醒小兰压低音量,直恐怕她在夜谈会里说得眉飞色舞、得意忘形了,那高八度的嗓门会穿过夜的寂静,震坏了学一和学二的窗玻璃。要和她打闹嬉戏起来,小兰的嗓子一扯,你就只有掩耳朵的份儿了——很有点《功夫》里头“收租婆”的原型:))

那究竟她的卡通形象是怎么样的呢?她是那个抱住个大西瓜、并且发出一声“哇”的惊叹的小娃娃,嘴里还嘀咕着:“这个大西瓜都是我的了,可千万别让她们看见了”。小兰的好吃“贪婪”在我们宿舍里的名声,由此可见。小兰是个精力很旺盛的人,我常常嫉妒她没日没夜的看小说,还一样不会在上课的时候睡倒。也许正是因为精力旺盛需要不断的能量补充,她也是宿舍里最出名的“饿狼”,不仅是经常饿,饿了还经常会嗷嗷的叫,直缠得辉这样有“囤积"的人同意给她赊借才得罢休。人们常说地域性格,我是比较相信的,比如四川人的好吃、讲究吃,是融入骨子里的享受派人生观的一部分。对此,我从来都只有赞赏的分,每个假期后返校总会禁不住小兰带来的麻辣牛肉干的诱惑,对脸上骤然密集的痘痘不管不顾。说来也有趣,四年下来,我们宿舍在仅有的两个南方人——我一个湖南人、小兰一个四川人的带领下,统统成了能吃辣的人。想来还要感谢大三时候老干妈的推广热销,不过想到小兰晚上饿急的时候,拿着勺子一勺勺干吃老干妈的豆豉辣酱,我仍然只能乍舌,自叹弗如。 

哟,一不小心兜了那么多小兰的老底儿,嘿嘿:P。实际上,我想之所以我敢那么肆无忌惮的兜她老底,实在是因为小兰性格单纯,本性率直,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跟我生气的。顶多了就是吹胡子瞪眼,大呼小叫一番(我把耳朵已经掩好了),然后我拿家里的湖南秘制萝卜干炒腊肉诱惑一下她,她立马就百依百顺的温柔起来了:P

其实,从进校开始,我就觉得会和小兰合得来,而实际上,大学期间我们也一直是很好的玩伴。我们的家境差不多,成长环境差不多,而且对音乐和其他文艺活动似乎也是整个宿舍里兴趣最多的。周末的时候,北京的孩子回了家,其他北方来的通常老乡也比我们多,所以我们俩就经常搭伴儿玩。另一个原因是,我很爱出去玩、喜欢多结识朋友,可是其他室友都不太爱出去参加活动,精力充沛、热情开朗的小兰总是最容易被我说动的一个。所以什么五四游园会呀、新年舞会呀、英语角呀,凡是我不愿一个人独闯的,拉小兰总是一拉一个准。

小兰是一个很外露的人,秉性、喜好在朝夕相处的室友眼里暴露得直直白白,所以大家就会都爱拿她取笑,其实心里头呢,也是对她小孩子般的天真性格的容忍和喜爱。虽然也会被大家批判说她像小孩子一样经常只以自我为中心,可是谁叫她是个“小孩子”呢,你只会无奈的摇摇头,偶尔严肃警告一下,教训一下,转过头又和她嬉笑打闹到一起了。回头一想,其实有她这样一个不藏不掖,心无城府的爽直性子,在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大学时代里,还真是不容易呢;可是也因此,又觉得她在一些时候缺乏自我保护的能力。

小兰其实对自己很了解,所以自己也常常要怀疑:为什么我的情商就是不跟着年龄往上走呢?不过,上帝对她还是公平的,比如小兰的智商就很高。这不仅表现在她跟我一起去猜谜语的时候连连答中,更表现在她那不用发狠学习也优异的成绩上。有很多头脑非常聪明的人,在日常自理能力上却很缺乏,这样的故事我们听得很多了。小兰远没这样极端,却也有这样的倾向。也许正是心无城府吧,小兰一旦发现感兴趣的东西,总是会很专注,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看书。我们都知道,小兰一看起书来就忘乎所以,雷打不动,一个人坐在桌旁、床上跟傻了、痴了一样,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就不要想和她搭话她会听见;就算听见了,也反应迟钝,答非所问。另一方面,就是她活跃的脑细胞也导致了她兴趣的广泛和精力的分散,所以我总觉得如果大学里小兰得到更多的指引和恰当的培养,一定会干出点什么成就的——什么成就我不知道,只是我总觉得小兰的聪明才智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在我们那样一所大学里,尤其人际关系当道,以致于成绩优异的小兰最终不敌大学里只顾吃喝玩乐的学生会干部,没有排上保送本系研究生的名单。

也许是小兰自愧不擅人际之道,也许是现实中的种种挫败,小兰内心里一直自信心匮乏。虽不多表露,我却清清楚楚看在眼里。对此,我一直不能理解。论相貌,她是个漂亮的川妹子,身后也不乏追求者;论才智,她也绝对是先天的多才多艺;论性格,她的率真单纯大家其实都很喜欢。也许是我们期求的常常是我们所不具备的吧,也许我们在追求更多完美的时候总要经受很多苛责自我的历练吧。

我一直想要告诉小兰,她最大的亮点就是她的真实,她单纯得没有一点伪装,真诚得不用朋友丝毫的设防,直率得让人可以从她的眼睛直看到她心底里的纯净,也反照出对方内心也是否有同样的纯净。

小兰,不知你还记得我们最深的一次交谈吗?那天你从外面回来,手里拎着出门时带着的那挂香蕉。你谎称是去看一个熟人阿姨,然后终于禁不住伤心的落起泪来。我自然猜到你是去给看那个你喜欢又受了伤的男生。我们到花园的喷水池边聊天,夏夜里吹着清凉的晚风,我看你脆弱的掉下很多眼泪,听你诉说你的期许、你的忐忑、你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和你不得不接受的失落。你对那个男孩子的迷恋一度成为我们的谈资,因为单纯的你不懂得掩饰,也从不去刻意掩饰。我们都不能理解你的痴迷,我们也没有一个真真正正了解你其间曲折的心路。现在回想起来,是多么青涩的爱啊,是不是?也许它很少再成为其他室友对你调侃的话题,也许它已经快遗忘到往事的故纸篓里去了,一如我们很多遗落在时光里的旧事。可是容我今天拾起来,并且告诉你,单纯一如你,才有可能那么单纯的去爱,那么单纯的去只管付出不苛求回报。在那一场爱情里,结果从一开始好像就不是那么重要的,因为你不过是在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感情,诚实的表达你萌动的爱。而我们也许谁都不曾有过你那么多勇气来面对真实的自己。

毕业一别,我和小兰少有联系,只间或听到一些她的近况。心底里面对小兰总有一份格外的牵挂。可是同时又隐约有一种预感,单纯可爱的小兰一定会遇到一个能懂得欣赏她、爱护她的好男孩。现在看来,我的预感是对了。在她最近开始的文字里,我看到,工作了、走入社会、嫁人了、又回到能让她更本色的家乡的小兰,终于可以坦然的接受自己,拿自己打趣,一如我们曾经对她的种种调侃;又在踏踏实实的平实生活中,坚持她单纯的真我;在爱人温暖的呵护中,快乐的品尝生活的种种滋味。

我打心眼里为我们亲爱的小兰高兴啊 B)

点击(2604) - 评分(574) - 1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beimeicn.com/htsrv/trackback.php/5161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 http://blog.bmzw.com/blog_u1571.php
请哪位高人指教一下,怎么加“More”指令。文章太长,不想全放在首页。
非常感谢!
05-12-26 @ 22:17
评论源自: 栀草 · http://blog.bmzw.com/blog_u1571.php
我的天呀!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呢!?
人家现在可是名花有主的了,闹不好她家那口子一个激动,抄起杆38大盖或M4什么的闯到北京找那小男生找公道...........这这这。不明白的还以为中国要闹政变了什么的,让海外的同胞们看的皮惊肉跳的。
05-12-26 @ 22:38
评论源自: Hong
不管怎么调侃、批评,小兰永远是我们的最爱~
说实在,因为小兰的真实单纯不设防,我曾一度担心她进入社会会吃亏。不过经常安慰自己道:如果有人欺负小兰,只要她拿出致命武器大嗓门& Chou Wa 吓唬一下对方就可以了:P
恩,现在好了,我们为幸福的小兰感到由衷的高兴,有真正的卫士保护,小兰的致命武器永远都派不上用场咯~

BTW,什么时候轮上写我啊,好像一提意见就能往前排咯:)
05-12-27 @ 16:40
评论源自: 咴咴
呵呵,咱们宿舍最让俺崇拜的,非小兰莫属,有空我也在你的基础上续续貂,讲讲毕业后酒仙桥的故事:)

另,你的文笔也越发炉火纯青咯,还真实以真实的文字,可不是简单的事。
05-12-27 @ 17:10
评论源自: 愚公
朴实真切的情思。。。。。。
05-12-27 @ 18:57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1571.php
Hong啊
她的另一个致命武器我都没敢提,还是被你揭发了,等着她跟你算账吧,嘿嘿。
压力好大呀。我把好写的都给写完了 :P
05-12-27 @ 20:01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1571.php
咴咴
好啊,等着你的续篇!你们俩真是欢喜冤家,闹得最凶,又那么要好。
05-12-27 @ 20:06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1571.php
评论源自: 愚公
朴实真切的情思。。。。。。

谢谢表扬!新年快乐!
05-12-27 @ 20:06
真是生动形象,呼之欲出啊,估计小兰要扛着菜刀,喷着粗气来掀厂子了,吼吼。大声给小兰正名,诸位不了解内情的看官注意了:率真可爱的小兰,当年绝对是我们班的班花一朵兼才女一名,西西。

另:俺不是高人,俺是菜鸟,不过俺刚发现只要在源代码里要分开的地方加 , 就可以了。 :)
05-12-29 @ 21:16
糟,没显示,我是指加下面的指令


05-12-29 @ 21:19
评论源自: 语冰
前不久我刚参加了次同学聚会,这会看这篇文字,更是感概万千。

你先把你想放在外面的两三段复制过来,然后你再按一下文字框上面那两排按钮里的那个MORE。这个命令会自动出现在你的文字下面。然后你接着复制下面的文字就好了。

这是在旧的编辑器里,新的我就不知道了。在个人资料里可以选新旧编辑器。我喜欢旧的。
05-12-29 @ 21:33
评论源自: 过过
没错,就是那个小兰,我们最爱的小兰!

虽然傻了点:)
05-12-30 @ 00:18
评论源自: meng
再举一例赞小兰的智商,这是兰给我印象最深的案例之一:

《百年孤独》这本书大家知道伐?以我孤陋寡闻才疏学浅的见识来看:如果听说过这本书的人数为N,那么真看过的人至多是N/50;在看过的人当中,能坚持全看完的可能至多有一半;在坚持看完的人当中,能全看懂的,可能还得减一半;看懂了能记住的,再减一半;不但记住还能绘声绘色地讲出来,并且把里面那些关系复杂、名字重复的人物择(zhai)得一清二楚,让我听得兴致勃勃——我数学不好,脑子好的闲着没事的同学帮我算算,最后一个分号前那个数再乘以1/100,是多少分之N了?

当年在609那个惯常的普通的息灯后不睡觉集体扯淡的夜晚,小兰让我生平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世界文学名著的魅力——名著就是名著,原来我没看下去是因为脑子不够好使。
注:以上均为真情实感,主题是小兰聪明过人。本人不甚好读书,若有同胞对《百年孤独》的可读性及以上文字的逻辑性有异议,请节省时间,跳过本条留言,并在三秒钟内忽略不计。
由以上无聊之“注”又想起与yamin的讨论——blog是写给别人看的,别人都有谁是知不道的。因此,像偶这样话痨笔瘫之人轻易不敢留字,留字马上心虚。唉,今晚羊肉汤喝高了,臊的。
05-12-31 @ 10:14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1571.php
评论源自: michelle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3255/skin/bluesky.html
真是生动形象,呼之欲出啊,估计小兰要扛着菜刀,喷着粗气来掀厂子了,吼吼。大声给小兰正名,诸位不了解内情的看官注意了:率真可爱的小兰,当年绝对是我们班的班花一朵兼才女一名,西西。

我巴不得她来找我呢,又想着什么时候才会有机会去成都看她呢?
06-01-01 @ 07:55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评论源自: 语冰
前不久我刚参加了次同学聚会,这会看这篇文字,更是感概万千。

谢谢你,语冰。
新年快乐!
06-01-01 @ 07:56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评论源自: 过过
没错,就是那个小兰,我们最爱的小兰!
虽然傻了点:)

不要说我把她写傻了,小兰智商可是超高哦!
06-01-01 @ 07:58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评论源自: meng
再举一例赞小兰的智商,这是兰给我印象最深的案例之一:

经典啊经典!
06-01-01 @ 08:22
评论源自: 兰
掀场子的来啦……大家快捂上耳朵啊……
看到这篇,才知道609时期的自己是最真实、最快乐的。谢谢你们的包容和友爱,虽然老把我当傻丫头——谁再跳出来说“实际上就是”我跟谁急哦。
栀子,我只记得我们在喷水池边谈心的事,却不记得内容了,我还一直以为我们是在谈人生谈理想涅,原来不是?而且我一直以为是你说我听涅,原来搞反了?不过你说的那件事可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哦,它对我的意义也许就像你说的,在于终于真实地面对自己了。
红,我是吃了很多亏呀,不过别人也吃我的亏,因为我老不顾规则横冲直撞嘛。我是想学乖一点的,目前还在努力中。
咴咴,那我就等着你的大作了,你要把我写能干点啊,别像这个一样傻乎乎的。
Michelle小样,你等着,我要顺道去你的老巢搅个天翻地覆。
过过貌似讲了一句公道话,其实不够厚道。不过既然大家印象都这样,我严重怀疑是否是老妈的遗传,郁闷啊。
蒙,我记的只是故事情节,而且很快就忘光了。你能把所有人的语言都记住并活生生地模仿出来,那才了不起呢。
06-01-02 @ 17:55
评论源自: 野地栀子 · http://blog.westca.com/blog_u1571.php
小兰,多谢你来给我捧场子啦啊!
看大家爱你爱得,你就和你老公俩人对着成都的美食使劲儿一边乐吧 :>>
06-01-02 @ 20:47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