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 自难忘

10-12-13

Permalink 05:56:31, 分类: default

不思量 自难忘

大学时代的恋情对我来说苍白而单调,乏善可陈。那些樱花树下坐在某人的单车后架飘逸而过,一起上自习一起奔饭堂,宿舍楼下每个黄昏时侯一遍遍的传呼,永远是别人生活的内容。许是有些清高有点自恋,整个的4度春秋, 我仿佛都是形单影只, 包括,唯一的那次动心,或者说单恋。

大三那年我进了系里学生会学习部,在男生宿舍楼上那间简洁明亮的会议室里第一次见到了他。其貌不扬,沉默而内敛。我没留下多深印象。再次偶遇在校门外打长话的小买部,人多,我正不耐烦的时侯,转头碰巧他排在我后头。于是寒暄式的聊起来。无非是家在哪,为何选本专业,平时有些啥爱好。他语速不快,张弛间却很有节奏的韵律美感,听他谈到书法,美术(他当时是宣传部的),淡淡的不张扬的才气一点点的居然吸引住了我!从那以后我每日千篇一律的生活里多了一份牵挂,一份关注。还是那么客气的,云淡风轻的, 每次偶然遇到或需要工作联系的时侯。整整一个秋天,我每个黄昏都趴在窗台上等着他对面屋里的灯光亮起来,等着他什么时侯经过我的窗口去打饭,等着他什么时侯会在宣传画栏前工作,他的生活似乎不那么规律,除了每天放学后的踢球。那是我一天中最美的时侯,不用等不用想不用猜,他总是如约定似的出现在球场上。那年的秋天,那样的蓝,那样的绿,那样的澄明,那样的丝丝缕缕荡漾在心底的期待,惊喜和惆怅。。。我的秘密心约在每个黄昏继续着,直到有一天他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出现。

我是在两天以后的会议上,知道他出了点意外的,在一场比赛上弄伤了眼睛,而且住院了。于是那个周六的下午,在提前一天实地勘察过他所在病房后,我怀抱着鲜花,踏着满地的落叶,去探望了他。他有些许惊讶,许是我一个人来的缘故。但很快的恢复了他一贯的低调却极其让人舒服的交际模式。于是我们就那么随意的闲聊起来,因无人打搅,我们都很放松,仿佛是多年的挚友一般,从儿时趣事到生活的感悟,未来的方向,几个小时的光阴就在这轻谈浅笑间一晃而过。我在一次无意低头间,瞥见了自己的一段皓腕,在微蓝的衣服和洁白的裙裾间,悉如凝脂-那个画面,多年以来一直是我对青春最深的印记。豆蔻年华啊,我在无数个静夜里热泪盈眶的忆起的岁月!

从医院探病后,我有一段时间没再打听他的消息,许是觉着那次的确有些唐突,许是莫名多了一份期盼: 我迈出了第一步了,是该你有所行动了吧?

可是我美丽的猜测在一日日的流逝中被逐渐判断是错误的,我的惆怅和犹疑在一日日的加深,但毕竟没有宣判,对吧?

可是宣判还是不可避免不可推迟的来临了,那同样是个有着美丽阳光的下午,我跟密友到校园东区的餐厅购物,就在那么无意一个转身间,我遭遇了最彻底的幻灭:他就坐在餐厅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背对着我,他的对面是跟他一个年级的一个女生。”那不是谁谁谁吗? 你看!“
朋友指给我看。是的我看见了, 明了了, 我的宣判终于来临了。那女孩,漂亮,却,俗气。许是这后者,使得我决心给我的初恋,确切的说。我的单恋,画一个句号。

于是我不动声色的,安安静静的,用了许多个夜晚,在灯下,在手电筒光里,在如水的月色里,把我的思念,我的倾慕,我的委屈,我的梦碎。。。化成了淡蓝色信笺上的一首长诗,等我觉得字里行间已经再没什么能够修改的时侯,天空中早已飘起了冬日的冰雨。 在寒假前的最后一天,当我确认了他所有的科目都考完试的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约了他见面,在校园里一个球馆前面。

他如期而来,背对着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可以感觉他步伐的迟疑,和若有所思。他也看不清我的表情,因为略微昏暗的灯光帮我做了最好的掩饰。我平静的(努力的) 走近。”这封信,你看了吧,看完了,就当我的面, 撕掉它“

他缓缓的打开了信,再用了很长的时间去读那其实仅一页纸长的一首诗。然后我们就那样沉默在昏暗的寂静中。”好了“ 我终于先开腔 ” 现在你可以撕掉它了“”我做不到! 很抱歉,的确是如你所看到的。。
“没抱歉的必要。就在这,把它撕了吧 -既然是它的宿命“

他不动。

“借你火机用一下吧”

我伸手夺过他手里拽着的打火机,点燃了他手里的信!

就这样干脆利落的了断了我大学时代唯一的一段所谓的恋情! 那以后的一年多里,我避开了所有能碰面的场合,推走了所有需要有联系的学生会的工作。要实在躲无可躲的某天在校道上冤家路窄, 也是最得体最平淡的一声问候!连哪怕一刹那的眼神交流也不允许它发生。

就那样的维系着,直到我终于离开了那城市,而且离开了那一片故土。那些年一星半点的消息我都不允许去记去打听。

直到将近10年后的那天,我回国探亲,老同学的聚会上,竟然听到的是他的死讯。。。车祸, 酒后,就在我生孩子那年的圣诞节。。。

我眼中无泪,心里却酸楚的发痛发软。在席上当时, 我说:不太记得了 - 当有故人问我时。

回家以后却巧的碰到了一位跟我颇熟的小弟弟,得知他刚好跟他是一单位, 省级偌大的一个局里,他刚好碰巧还认识他,而且就在他出事当天的早上还见过一面打过招呼。。。

生命啊,脆弱的叫人如此无奈??单向6车道的空间啊,他居然能一头撞上护栏的水泥墩!

逝者如斯,美丽的生命, 和美丽的情愫!

又一个7年过去,“十年生死两茫茫” 又到了这样暖意融融的季节:星火,麋鹿,壁炉前的松柏香。。。天空里的飘雪总带给我一抹苍凉,为了消逝的一切美好:记忆中的青葱岁月,情感,和生命;总给我一些慰籍,把慈悲与爱,用来惜取眼前人,用来努力眼前事;总给我一些感悟,当时的那个女孩,不知后来有否成为他的妻子,如果可以,我愿意在她最难受的时侯,拥她入怀, 让她在我的肩膀上肆意的哭个痛快!


点击(683) - 评分(184)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花满溪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