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的攀登

08-08-03

Permalink 07:15:04, 分类: 且读我书

梦里的攀登

yun

我经常做到同一个梦。

但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回忆起那个梦境。

醒来的时候,这些思维和想象奇迹犹如海面上曾经掀起过的滔天巨浪,风平浪静的日子,人们永远无法想象,他们曾经如此力量澎湃,汹涌狂骇。

那个梦境是和西藏有关。

我所乘坐的白色高头大马(或者白马非马,只是灵魂的清风飘荡),从溪流潺潺的村庄经过,高高的杨树,叶子一片金黄,天上的云舒卷如画。马蹄声和马脖子上的铜铃,一个像击鼓,一个似鸣金,一个沉闷,一个清脆,在旷野里异常明亮。

村庄静得吓人。不见一个人影走动,只是偶然看见一只羊子在朝你咩嘿嘿一叫。有些神秘。
那些土坯垒成的房屋低矮,灰白。经过喇嘛庙的时候,午后的阵风把经幡翻卷得扑扑作响。从庙里隐约传来钟磬悦耳的声音。

我的梦境不止于此。如果仅仅这样,这个梦过于安详。

我做的那个梦,是独自攀登陡峭冰山的梦。

也许它和前面这个梦不甚连贯。但是这两个梦之间,却有着隐秘而深切的联系。

我是在一个午后,独自穿过村庄,翻到一座山的后面,附近兵营里的战士正在无眠。只有哨兵歪坐在岗楼里,一只脚蹬在面前的木板上,嘴里叼着一支烟,也在迷迷糊糊当中。枪上的刺刀闪着幽幽青光。



我走在山后面,那里有一座高耸如云的雪山。我看见陡峭的岩壁上有无数小树,乱石嵯峨,形成错落的台阶。

我在梦里告诉自己,我是可以爬到那雪山之巅的。

我知道,即使到不了雪山之巅,我也会抵达最接近巅峰的地方。我想看看站在那样的高处可以看到的风景,村庄和河流,兵营和森林,还有身边飞卷的云和风。

我一次又一次在梦境中攀爬这座高岸无比的雪山。他那银闪闪的的金字塔型巅峰,让我心神摇荡,心跳加速。

有时候,这座山好像是在西藏哪个村庄边上;有时候,这座山似乎又在高原深处某个隐秘的部落;有时候,我甚至梦见这座山的基部长满家乡的植物。

但那座山的巅峰却始终没有变化过。

梦里的雪山无声无息。我没有任何专业的装备,仅有的一次,在梦里我有一把砍刀,那种野战部队使用的砍刀,背部带有锯齿,刀背非常厚沉,刀锋很锐利。

我用这把刀在冰上凿出一个一个供自己抓手的小坑。

每一次我爬到半山的时候,梦境会像蒙太奇一样,突然转换场景。

每次我醒来的时候,心里会充满深深的忧伤。感觉自己努力不够,才没有爬上巅峰。

我不知道,下一次做到这个梦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攀爬那样一座奇怪的雪山。

点击(2594) - 评分(288)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水流云在之居

魏晋风度,诗酒风流,曲水流觞,梦里花落

友情链接:
陌上采薇
萧十一
彭荔卡
温城
释天龙
涉江采芙蓉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