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与灵感< 二>

10-10-08

Permalink 03:07:21, 分类: 生命,智慧与和谐, 141 单词

智慧与灵感< 二>

  (续)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是的,正是这样。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如果像你所说,解放和幸福是我们个体生命的目标,那么什么是所有生命最终的共同目标呢?或者换言之——像你说的,真理如何回答我们在这个地球上应该往什么方向前进?
  克里希那穆提:你的问题是,如果个体目标是自由和幸福,共同目标是什么?我认为它们完全一样。是什么区分了个体?是形式。你的形式与我的形式有所不同,但你我背后的生命是相同的。生命是和谐一致的,所以你我的生命必然同在永恒的自由和幸福中达到高潮。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                                                                 克里希那穆提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就生命的总体规划而言,你没找到比自由和幸福更深一步的目标吗?有没有对所有生命而言更深一步的规划或职责?
  克里希那穆提:先生,这个问题就好比一个孩子说“教给我高等数学”。我的回答是:如果你不先学代数,那教给你高等数学也没用。如果我们懂得了这件事,懂得摆在我们面前的生活的神圣性,那么也就没必要讨论更深奥的东西了;因为我们的头脑是有限的,而我们讨论的这样事物是无限的。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完美的回答,清晰而简明。简明的东西更容易记。我一直觉得艺术作品应该是匿名的。我的问题是:一首诗,一部戏剧,一张画,或者一首交响曲,到底是创作者自己的表达,还是创作者仅仅是某种创作力借以表达的媒介呢?
  克里希那穆提:先生,这个问题我倒是很感兴趣。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你是一位诗人,而我是一名音乐家,我有兴趣比较我们在各自领域进行创造时的感觉。你是否曾经对自己写的东西完全感到陌生?
  克里希那穆提:噢,当然。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我也是……而且第二天醒来会想:我写了什么?一点都不像我的风格。
  克里希那穆提:我说这就是灵感,是你的直觉、你智慧的最高点忽然发作。这就是我的观点。保持头脑、感情和身体的和谐、纯净和坚强,那就是智慧的顶点,你的直觉随之显现。那是唯一的指导。举例来说,如果将诗人,剧作家,音乐家,所有的艺术家——与他们的作品剥离开的话,他们就应该是无名的。我觉得这就是最伟大的真理——存在,付出,并且与你付出的东西相分离。毕竟,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最伟大的导师们说:“看这里,我有一些东西。如果你真的能够理解的话,它们能够永久地开启你的智慧,像你的直觉一样发挥作用。但不要把我当做个体崇拜——毕竟,我不在乎。”但是大多数艺术家想把他们的名字放在作品下方,他们希望得到欣赏,希望得到学位和头衔。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有个很古老的问题。真理是相对的,还是绝对的?对我们所有人一样,还是对每个人都不同?
  克里希那穆提:都不是,先生。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那是什么呢?
  克里希那穆提:无法形容。就像你无法描述赋予你灵感创造音乐的东西,不是吗?如果有人问你:“那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你会回答:“你在说什么?都不是。”你看,你不能说这是绝对的还是相对的,那远远超越了物质、时间和空间。好比你看着河中的水,可能会说:“水总是受限的。”因为你看到窄窄的河岸限制着它。但如果你在海洋中央,除了水什么都看不到,你可能就会说:“水总是无限的。”

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完美的回答……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这就是全部。
  艺术中有美的标准或准则吗?还是每个人面对事物要自己寻找美?这是个关于品位的问题。人们经常说,这是不错的品位,那是差劲的品位。他们根据什么标准说这种话?
  克里希那穆提:我会说是根据他们自身的经验。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那是一种个人反应。那么权威可以评判艺术的好坏吗?
  克里希那穆提:不能。我认为美存在于它本身,超越所有的形式和鉴赏。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啊,那它是一种永恒存在的事物了?
  克里希那穆提:正如玫瑰永恒的芳香。先生,你听音乐,我也听音乐,你听到其中的全部元素,而我没有听到那么多——但我们听到的是一样的。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是的,这是个人吸收和经验的问题。这个答案同样适合于真理:在其本身既是相对的也是绝对的,对我们而言它是相对的。
  克里希那穆提:必然是的!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我们在生活、艺术、我们的身体、机器,以及所有事物当中看到构造,而构造与功能是相对应的。比如一辆汽车的构造一定是为了实现特定的功能。那么生命的功能是什么?
  克里希那穆提:为了表达自己。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从你的自由学说中如何产生秩序?
  克里希那穆提:你得承认,自由是针对所有人而言的普遍目标。只有每个人都认识到自由是一个普遍目标,他们才会按照这个普遍目标塑造和适应自己,也只有这样,才能产生秩序。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你是说在寻求理想的自由和美的过程中,我们最终必须达成共同目标?
  克里希那穆提:当然。难道不是这样吗?
  列奥波尔德·斯托科夫斯基:……所以秩序产生了?
  克里希那穆提:目前你、我和很多其他人对什么是最终目标有着不同想法,但如果我们坐下来,问:“对我们每个人而言,最终的目标是什么?”我们会说,是自由和幸福。即使用以实现最终目标的工作方式不同,我们依然在沿着各自的轨道向同一个目标前进。如此秩序必将建立。

——《克里希那穆提画传》

点击(1563) - 评分(117)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维也纳森林

Erato

在无常的尘世,我是一名过客。

Echo  新摄影


free counters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