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辩

10-11-12

Permalink 07:19:07, 分类: 生命,智慧与和谐, 0 单词

生死之辩

你可以抛弃理论和哲学,但你无法抛弃友情。哲学从来不是天真的,它一直是狡猾的,它是头脑的诡计。

在庄子的眼里,这样的笑是神圣的祈祷,因为你接受了生命,而不是渴望生命的解释。一个真理的追求者不会携带任何理论,他一直保持敞开,具有接受性,他懂得倾听。 正如诗不可能是一个解释,但是它对真理有一个瞥见,它比任何科学都来得更真实。

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成为朋友,不要有解释,也不要有结论,不要相信任何事情,那么你就不是分裂的,那么人类就是一体的,你就没有任何障碍。
生命没有结论,也没有什么愚蠢的思想可以来解释生命。

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相与友,曰:「孰能相与于旡相与,相为于旡相为?孰能登天游雾,挠挑无极,相忘以生,旡所终穷?」三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莫然有闲,而子桑户死。未葬。孔子闻之,使子贡往侍事焉。或编曲,或鼓琴,相和而歌曰:「嗟来桑户乎!嗟来桑户乎!而已反其真,而我犹为人猗!」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临尸而歌,礼乎?」二人相视而笑曰:「是恶知礼意!」

--《庄子.内篇.大宗师第六》

点击(2701) - 评分(205) - 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维也纳森林

Erato

在无常的尘世,我是一名过客。

Echo  新摄影


free counters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