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民族主义者对中国前途的忧虑

07-08-13

Permalink 16:57:47, 分类: 观潮

一个民族主义者对中国前途的忧虑

当海外的右派们仍然按照旧思维攻击ZG极左专制时,国内的左派却早在耽忧着已悄悄改变了颜色的中国政权。后者认为,在对外对内政策上,目前的中国,实际上右倾力量已逐渐占据了主导地位,而毛时代所担心的和平演变,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之后,正在中国大地上实际发生着。他们对左派的称呼不以为然,而更乐于被看作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我的师兄正是其中之一。

师兄在政界担任要职。从大学时代起,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虽然已届中年,但谈论起时政来,仍热血沸腾,不减当年。这在向来奉行谨言慎行的中国政界,算得上是异数。他认为今日中国若干问题,诸如环境、农业、教育、社保、贫富分化、道德沦丧等等,其根源是民族本位主义的缺失。开放成了利欲熏心者出卖国家利益的最好理由,浪费、挥霍国有资产成了比贪腐更大的弊端。

在海内外为“中国崛起”的经济繁荣而惊呼的一片热浪之中,他却冷眼观潮,认为多年以来,正是外资与买办的结合,掠走从中国土地上产生的绝大部分利润。外国资本低价收买从而控制了中国大部分经济命脉,留下一个极度破坏甚至不可逆的污染环境。他的原话是这样的:“他们(指外国资本)拿走了百分之九十七的利润;他们的国民享有了低价商品的实际优惠;他们让中国背负着贸易顺差的包袱,并以此为借口压迫人民币升值及制造对中国产品的恐慌;他们给中国留下了严重污染的环境和极度耗尽的资源。”

在他看来,这些年由亲美派主导下的对外政策,一昧妥协让步,承认并帮助确立美国的霸主地位,使得中国自身在国际上的战略空间日益萎缩。决策层的某些海归人士以“普世价值”为由否定甚至出卖民族利益;某种意义上,中国已沦为美国的殖民地,外交上也是唯美国之命而服从。同时,国内经济大受美日控制,成为其廉价高效的生产基地,而世界工厂实际上正是世界奶牛的同义词,榨干了中国健康的躯体。使得中国社会在表面繁荣的下面,潜伏着极大的经济和政治危机。

他还引证史实,说秦与六国交战时,大国齐本有一定实力与之周旋,但却放弃与其余五国的合纵,转而与秦交好连横,结果秦灭各国后,齐已无力抗衡,只好并入秦的一统天下。北宋南宋的教训亦然。所以毛时代奉行的外交方针是:美强,则联俄抗美,俄强,则联美抗俄,始终不与世界老大站在同一阵线。今天的情形却正好相反,亲美派主导了对外政经关系,中国在若干重大问题上,选择跟在美国后面,限于眼前利益,而未从长远考虑,牺牲民族利益所换取的支持得不偿失。中国资产近年来以各种方式大量流失,正是其中必然的后果。

谈到世风,他亦认为,资本的腐蚀力量,使唯利是图、金元至上的价值观成为社会主流意识;以各种手段致富暴富的阶层并未倡导引领良好世风,反而为富不仁,致使弱势群体不公的怨气日益增长,增加了社会的不稳定。无论是治污打假、还是加强矿区安全,因涉及经营成本与资产利益,总是在表面的走过场应付检查中草草从事,得不到根本性的改进。政府满足于财税的增加(仅去年一年,增额高达七千亿),对中小企业的整改(环境与安全)措施不力,带来多种隐患。

他认为,内忧固然可虑,外患亦不可轻视。朝核、台海、中日、疆独、南海领土之争都是中国绕不开的难题,每一样的背后,都有以美日为首的列强遏制中国的因素。中国如果一如既往在对外政策上“说硬话,办软事”,对美日妥协,后果将难以预测。

他承认这些年中国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了国际上举足轻重的最强经济力量。“特别是近几年,从2002年到现在,尽管天天目及,仍令人不敢相信。上海、北京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早已在硬件的建设上超越了发达国家大都市的水平”。但他还是认为,这些变化都是付出了极大代价的。目前楼市股市的大幅变动,物价的通胀,都与国际资本的进入有直接关系,“一旦热钱撤离,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毁坏的环境与耗尽的资源多数是不可逆的,中国的发展前景十分可忧。

他为政府开出的药方是:减缓经济发展,大力整治环境与生产安全;肃清亲美势力,树立本位主义;收拾人心,扶助弱势群体,恢复民族价值体系。以他所处的位置,相信上述这些言论应该能够上达天听,只是不知当局会作何选择了。正如他无奈于女儿迷恋日本动漫一样,从政府到民众的亲美倾向也是他无力改变的现状吧?我是局外人,自是难以辩清其中的是与非,好在今天要见的另一位朋友,正是师兄所痛斥的亲美派智囊人物,或许这位朋友的另一番言论,能够让我“兼听则明”?
点击(6115) - 评分(622) - 1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胡笳十八拍

长城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