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07-08-26

Permalink 14:00:11, 分类: 暇想

不做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今天我们家与邻居家院子的木栅栏隔断更换工程终于完工了,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一周来时差紊乱的状态也顿时好转,真希望这样沉重的心理负担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不要再降临。

为什么换个木栅栏会让我这么难受,一周来如坐针粘呢?这得归“罪”于勤劳如蜜蜂的邻居Chuck。 Chuck是加航飞行员,主要飞北京航线。他今年约摸五十七八的模样,已经是当了祖父的人。儿孙除较大的节假日来看望他们二老之外,诺大的家中只有他和太太Geogina。 Chuck一年四季都在忙,他的工作周期基本上是出空勤四天,休息六天。在家的六天,他一点都不肯闲着,总是屋里屋外忙个不停。我们搬来的头一天就看他在仔细地修补driveway上的小裂纹。以后的日子里,他家的工程总是此起彼伏,一会儿换大门,一会儿砌花坛,一会儿清屋顶、洗窗户。今年初夏,他又在大兴土木,原来是要在他家后院重修一个漂亮的石材阳台(Patio)。所有的活都是Chuck一个人做,石工、水泥工、电工、管道工一身数任。

每次看他穿上笔挺的飞行员制服,在大门口与妻子话别时,我怎么也不能把这样一位年薪不菲、仪表伟岸的“中年帅哥”与平日在家里忙得一头汗一身泥的“大老粗”联系起来。他就是这样四天“白领”、六天“蓝领”地既挣钱养家,又乐当家中苦力。不过,他再勤劳也只是他们家的事,与我们没有太大关系。羡慕也好,敬佩也好,不理解也好,总还不至于碍及我们一家的身心。

接下来就遇到了和两家有关的木隔断更换问题。由于我家紫籐树长势凶猛,虽时加修剪,也难阻其曼延之势,早在前任屋主时,就已经将两家相隔的木栅栏缠得东倒西歪。加上去年冬天风暴很大,一些板块已经力不能支,摇摇欲坠了。我在春天时就按惯例向Chuck夫妇商量,由两家合资修补或干脆更换。回国休假前,我的斐济花工为我们介绍他的同乡,报价十分合理。我因很快要走,就把电话给了Chuck,要他把具体要求向工人讲明,工程完毕后等我回来再付我们家的那一半费用。

没料到一个多月过去了,回来一看,原来的旧围栏是拔掉了,但一地的废墟,显然工程才刚开始。还未等我到隔壁问个究竟,Chuck先上门了。他解释说:我们家花工的老乡资质不够,他不放心;他又找了另外一家工程队,但要价太高,他决定自己来做,肯定又好又省钱。我们呢,只需要分担材料钱就可以了。我马上申明我们没有技术和劳力,可能帮不上忙,光是他一个人来做,就会太辛苦,也对他不公平。但Chuck不以为然,让我们不必介意,他已经买来材料,这些天趁天气晴好,就把工程做完了。

他这么说,我也就这么由他去了。可是回来的这一周,我真是倒时差倒得很辛苦,白天精神不好,别说帮忙打下手,就是家里的杂务,我都懒得去做。每天看着Chuck夫妇在烈日下从早忙到晚,和水泥、搬重物、一个个打桩子,而我和女儿,因为天快亮了才睡着,所以日上三竿还关着门蒙头大睡。在不知情的其他邻居眼中,无疑是我们太过份了。而且,由于睡得不好,我想在白天时,到后院坐一坐,或到附近林子里散散步,或者去游一会儿泳,帮助调整一下睡眠。但这些平日看来合理的行为,在Chuck的辛苦劳作面前,都显得十分的不象话。我自然不敢跑到后院的躺椅上去纳凉休息,因为Chuck就在眼皮子下忙着呢。就连出去游泳或与朋友相约,我都得瞅着Chuck没在前院筛沙子时才溜出去,否则打招呼就太难堪了。

最要命的是,每天家里的窗帘一打开,Chuck忙碌的身影就在面前,而我们却在喝饮料吃早餐。最后,我硬着头皮上前,对Chuck夫妇说些“刚回来,正倒时差(try to get used to Vancouver's time),早晨起得晚(快十点了),又没有力气帮他们干活,很过意不去之类的话。Chuck夫妇反过来劝我不要有顾虑,说是Geogina其实也帮不了多少忙,而Chuck自己就是很乐意做这些体力活的,不以为苦。

交流之后,心理上略微好一些,但毕竟还是有愧的,所以仍然天天有负担。谢天谢地,今天,围栏的工程终于全部完成了。Chuck 很骄傲地请我出来看。哗,技术真的太棒了,比专搞工程的人们做的活还要精致漂亮!我由衷地赞叹,这方面的成就感我可能终身也难企及啊!但我同时又想,如果要是一开始就由工程人员做,我也许就不会有这一周“不劳而获”的心理压力了吧?或者,如果Chuck让我们负担全部材料用费,而他负责出劳力的话,也会让我心安得多。

过去常看到比较东西方教育,认为中式教育苦其心志有之,劳其筋骨却不够,而且也过于强调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区别与分工了。所以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少有能够象Chuck 这样的能工巧匠。不过,在我看来,这里面未必都是文化所致,其实也是兴趣使然。对我来说,如果用一周的时间去修复一个围栏,不如用它去看一本书。看书于我,正如修围栏于Chuck,都是在做自己喜爱的事。他的动手能力固然让我敬佩,但我在可以选择时,仍会采取雇佣专业人士的方式,因为我的时间更愿意用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Chuck,相信他对于静坐家中、读书写字的兴趣,远远比不上户外的劳作更有吸引力。我们的区别,不过是打发时间的方式不同而已,谈不上优劣高低。即使与文化教育背景相关,我也不相信不同文化发生冲突时,最终决定输赢的因素是打发时间不同的方式。

 

点击(7056) - 评分(607) - 7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胡笳十八拍

长城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