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25

Permalink 06:20:44, 分类: 爱乐笔记

辨音斫琴

某种程度上,斫琴,就是从声音出发,去寻找器物的过程。

并非圈中人

......
[阅读全文]

17-03-18

Permalink 00:25:28, 分类: 爱乐笔记

被静音的音乐

音乐爱好者从未面临过今天这般多样的选择:面对数千个音乐平台、上亿首音乐单曲以及上万种收听设备……
罗森(Larry D. Rosen)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他在麻省理工(MIT)出版的《一心多用的大脑》(The Distracted Mind)中写道,智能手机正在杀死我们,至少是我们的生活,人们以一种膜拜的方式使用手机,在几寸大的屏幕上完成工作、娱乐以及社交,它甚至没有放过人们发呆的空闲时间,几乎完美地入侵了这个世界。在手机掌控的世界里,家庭空间变得格外安静,只有耳朵里的耳机发出微弱的响声。


......
[阅读全文]

17-02-25

Permalink 22:08:08, 分类: 爱乐笔记

Beyonce和美国的黑人抗议音乐新浪潮

黑人歌手开始一个个站出来,批判与控诉体制中的种族主义,更形成六零年代之后最重要的黑人抗议歌曲浪潮。

“我在这张专辑和这部影片中的企图是要让我们的痛苦,我们的挣扎,我们的黑暗和我们的历史能够发出声音。我想要去对抗那些让我们不舒服的议题……向我们的孩子去展现他们的美是重要的。

......
[阅读全文]

17-01-31

Permalink 07:46:45, 分类: 爱乐笔记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十之最”

2016年年初,Sony公司以二十三张CD发售了《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七十五周年纪念特辑》。如果以一个人的岁数来说,七十五岁的维也纳音乐会已经进入“古稀之年”。回想起来,时间总以不经意的速度在慢慢流逝,即便从1987年开始的“年度指挥”制度算起,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也走过了四分之一多的世纪。回想这二十七场音乐会,给人们留下的东西太多太多,这里,我想向读者朋友们介绍我自己心目中的十次最有特点的音乐会。
最开创性的一年——1987年
1987年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历史上的重要转折,因为从这一年往后,每年要由不同的指挥家来执棒,开始了音乐会的“年度指挥”时期,结束了之前克劳斯(1941至1954年)、威廉·鲍勃考夫斯基(1955至1979年)以及洛林·马泽尔(1980至1986年)的“连期指挥”时期。改革后第一位亮相的就是指挥帝王卡拉扬,这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年近八旬的他少了些年轻时的霸气,而多了些晚年的慈祥,在指挥过程中也不再闭眼挥拳,而是在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微笑与幽默。这一年还有女高音凯瑟琳·巴特尔的友情客串,献上一曲《春之声》,这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场有独唱演员******的新年音乐会。为了迎接卡拉扬的到来,乐团方面进行了精心的准备,还升级为“三管制”规模(到目前为止,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新年音乐会均是双管制),这也是唯一的一次。

......
[阅读全文]

16-11-28

Permalink 07:41:20, 分类: 爱乐笔记

三十年过去,打开崔健和中国摇滚乐需要换一些方式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随着“一无所有”的诞生,中国摇滚乐身负重任,既要自觉与主流官方意识形态、商业化运作保持距离,又要向西方展示本土文化的原创性,以证明所谓的真实。

踏入了新千年,中国摇滚乐在全球化的裹挟中不断分化成各种流派,一部分的愤怒与反叛在地下朋克、重金说唱、音乐节中得到延续,一部分音乐人告别乐队,与跨国资本联手,成为了明星。

......
[阅读全文]

16-11-07

Permalink 01:25:22, 分类: 爱乐笔记

音乐是生命轨迹的记认

龙应台近日在香港大学做了一场演讲,题目叫作:“一首歌,一个时代”,演讲的知性和感性都很丰富,感染了全场观众,也勾起我很多有关音乐的记忆。
龙应台问在场观众各自记得的第一首歌是什么,我想了想,我仍然记得住的最早的歌,可能是《少年先锋队队歌》:“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现在想来,这首歌词和旋律都平平的儿歌,陪伴了我几乎整个童年。
后来另一首类似儿歌的是“小燕子”,那其实是王丹凤主演的一部影片《护士日记》的插曲,但因为由童声演唱,而且歌词如画,旋律清浅,风格上像儿歌,所以也是当时的孩子喜欢唱的。

......
[阅读全文]

16-04-23

Permalink 15:37:55, 分类: 爱乐笔记

老狼与校园民谣一代

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城市的墙壁上,还看不到那个“拆”字;那时候饭馆里的鱼香肉丝才三块九一盘;CD还不太普及;地上还没有讨厌的小广告;电影院里基本上没人,但有一种奇怪的味道,地上有厚厚的一层瓜子皮;王朔把文学颠覆了之后,投奔影视,从此中国观众可以看到自己拍的磨磨唧唧的电视剧了;作家和诗人依然受欢迎;丢失钱包的人还用不着将包内现金拿出来致谢;广播里终于可以播放流行歌曲了;即使触犯刑法的公共人物也不会在电视上认罪;街头地面上没有小广告;“粉丝”还没有变成红卫兵;报纸的周末版办得有声有色……内地开始有了商业意义的唱片公司,包装歌手成了一种时髦,没有商业意识的官方媒体还不忘在春晚上讽刺一下尚不专业的商业包装歌手现象。

古老的商业从贝壳成为货币那天开始就出现了,但工业社会的商业,尤其是工业社会的文化商业,对中国内地来说,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摸着石头过河”似乎成了一句真理,但总有不小心掉河里淹死的人。

......
[阅读全文]

16-03-11

Permalink 13:13:08, 分类: 爱乐笔记

周小燕,“中国夜莺”之歌

桃李不言
周小燕的一生是真正配得上杨绛的那句诗:“我的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她是一个单纯到仅有音乐和学生的人,以至于没有学生便焦虑不安,在她既病痛又想念教学的最后的一段日子,上海瑞金医院甚至设想过给她在医院里开一个钢琴教室。


......
[阅读全文]

15-11-12

Permalink 10:35:06, 分类: 爱乐笔记

李云迪忘谱之后

近日,有“钢琴王子”之称的中国钢琴家李云迪一时间又被大众传媒联手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李云迪随悉尼交响乐团在韩国巡演的首尔站音乐会现场钢琴演奏时突然“断片”,中止演出并从头再来的消息被国内外的各大社交平台传得沸沸扬扬。实际上,艺术家光环早已褪去的李云迪,现如今倒更像是一名红得发紫的娱乐圈大明星。无论是接拍商业广告,还是录制真人秀节目,游走在娱乐圈中的他正在渐渐偏离古典音乐的主流圈子。早前作为“肖赛”评委的李云迪,不惜向大赛组委会请假,从华沙飞回上海参加娱乐圈好友婚礼并充当伴郎,这件事在当时其实就已经质疑声四起。而这次发生在首尔的“忘谱”事件,则恰恰是他荒于练琴、不务正业的集中凸显。

作为当时事发演出时为李云迪协奏的悉尼交响乐团的乐队首席通过个人Facebook还原了事情的真相。事实显然与外界所大加揣测出的李云迪本人将演奏失误的责任怪罪于指挥和乐队之说法大相径庭。按照这位首席的说法,其实在李云迪忘谱的第一时间,乐队还试图跳过被他漏弹的段落并跟上他的演奏。但事与愿违,李云迪断片后的脑海一片空白,根本再也接不上后续的演奏。在指挥和乐队都相继停下来没多久,他终于也主动中止了演奏并请求指挥家大卫 罗伯森(David Robertson)从头再来一遍。所幸的是,重新开始的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没有再出任何差池,只不过弹完全曲的李云迪随指挥一同谢幕后,便躲进后台化妆间并不再返场加演,与此同时还取消了原定演出后进行的签售会。

......
[阅读全文]

15-11-06

Permalink 13:01:19, 分类: 爱乐笔记, 野狐禅

李云迪不成钢琴大师,又有何不可

有的人觉得他出现失误是在损害自己的艺术生涯,觉得他太分心捞过界,我却觉得包容他的个人选择是社会进步。说不定,他玩着钢琴和娱乐圈,成为超级文化符号,远远超过他的钢琴成就呢?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