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3-12

Permalink 01:29:31, 分类: 爱乐笔记

梅林茂 只有一件事,就是爱情

每每梅林茂式的电影配乐旋律响起,别无其他,我们感受的只有一样东西,就是爱情。
作为一个以电影音乐为重心的电影节,2009年,第36届根特国际电影节(Film Fest Gent)首次聚焦亚洲,特设华语电影单元。主办方选择的音乐家不是谭盾、马友友、陈明章或林强,而是邀请日本作曲家梅林茂(Shigeru Umebayashi)来举办这场华语电影原声音乐会。梅林茂在华语电影音乐领域的地位可见一斑。
最开始知道梅林茂,源于王家卫的《花样年华》。当镜头跟随张曼玉侧身而过无数个拐角,与梁朝伟相遇在每一次狭窄逼仄的目光交汇中,那首摇曳生姿的《梦二主题曲》(Yumeji's Theme)适时奏响,可谓极尽风情。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24:14, 分类: 爱乐笔记

情歌的变与不变

恋爱范本

情歌总是比现实丰富,现实总是比情歌残酷。

......
[阅读全文]

18-03-06

Permalink 05:20:57, 分类: 爱乐笔记

杜普雷的秋日悲歌

20年前,一部名为《她比烟花寂寞》的电影上映。影片改编自传奇大提琴家杜普雷(Jacqueline du Pré)的哥哥与姐姐撰写的回忆录《家中的天才》,回溯这位天才音乐家短短42年的人生,并直抵其中晦暗、幽深且鲜为人知的角落。音乐厅中的鲜花、镁光灯、掌声与欢呼,从来无法填补她内心深处的空寂与孤独。
谜一样的杜普雷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44:18, 分类: 爱乐笔记

肖斯塔科维奇,勇士还是懦夫?

在那本《十又二分之一历史》(10 1/2章世界史)中,朱利安·巴恩斯插科打诨,极尽后现代的黑色幽默。按道理,这个风格用来写前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再合适不过。然而盘桓了30年之后,他却一反常态,选择贴近或忠实于作曲家面目的本来样貌。然而巴恩斯描绘出他眼中和心里的肖斯塔科维奇并非英雄,而是懦夫。这一结论,对很多中国的读者几近颠覆。

1981年伏尔科夫的《见证》风行中国以后,肖斯塔科维奇遂成了知识分子的代言。人们宁可相信这样的影像:作曲家“一生都在等待枪决”,抱定慨然赴死的气节,其壮怀激烈的悲愤让人肃然起敬。“如果有一天我的双手被砍断,我还可以用牙齿咬着笔继续作曲”。人们一厢情愿地用这种眼光来看待和读解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不过是以他人之酒杯浇自己胸中块垒。

......
[阅读全文]

18-03-03

Permalink 04:38:44, 分类: 爱乐笔记

莫扎特的女人们

《莫扎特的女人们》实在算不得很新;11年前的出版物,放在这个喜新厌旧的时代,基本可以看做是古籍。那一年是沃尔夫冈·阿马杜斯·莫扎特的250年诞辰纪念,应景的出版物不计其数,可至今还能看的就有限了。

首先,由女性视角切入经典话题,这一点至今没有过时。作者的叙事技巧加上专业成就,也保证读者能从书中获益。至少不像我们这边一些知识贩子,专拿情怀、艺术感觉这类屁话蒙事儿。最近看见北京一个素有雅誉的作家,大谈瓜涅利提琴音色如何含蓄,斯特拉迪瓦利如何浮嚣。好吧。不过就笔者听说,昔年帕格尼尼常用的随身家伙就是一把瓜涅利,单凭“大炮”(Il Cannone)的绰号,您就知道音质绝非内敛一路。真想问问这类乐评人,小提琴的四根弦是哪些音,钢琴上的哪个键是中央C。

......
[阅读全文]

18-01-02

Permalink 08:02:11, 分类: 爱乐笔记

欲说还休: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自1987年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确立了每年更换一位明星指挥家的机制,人选一般由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成员投票决定。2017年,年轻潇洒的杜达梅尔首次亮相,给这个悠久传统音乐会注入了一股春风。当人们对今年的指挥家翘首期盼时,走上指挥台的却是老面孔、老迈年高的里卡尔多·穆蒂。

之所以选择他,想来和今年的音乐会主线之一“致敬意大利”有关。果然,苏佩的《薄伽丘序曲》,老约翰·施特劳斯的《威廉·退尔加洛普》(根据罗西尼同名序曲改编),以及小约翰·施特劳斯的《假面舞会四对舞》(根据威尔第歌剧《假面舞会》中的旋律改编)分别亮相上下半场。另外一条主线是“重回1868年”,让听众有机会集中欣赏到施特劳斯兄弟150年前创作的6首代表作品。包括约瑟夫·施特劳斯《维也纳壁画圆舞曲》《投递快速波尔卡》,小约翰·施特劳斯《魔弹快速波尔卡》等4首作品。应该说,主办方和穆蒂是花了心思的,就像十多年前的指挥家杨松斯居然翻阅了800多首施特劳斯家族的作品,从中做出自己的选择。用穆蒂接受采访时的话法,本年度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曲目安排没有什么创新,而是呈现给大家更多优秀的作品,否则观众会误以为一共就是那么几十首。

......
[阅读全文]

18-01-01

Permalink 20:17:38, 分类: 爱乐笔记

穆蒂终于回来了!说说2018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早在今年年初,当维也纳爱乐乐团官方宣布2018年年度指挥人选的时候,乐迷们的反应既惊讶又惊喜。这位指挥就是——里卡尔多·穆蒂。
乐迷们为什么会对穆蒂当选年度指挥而感到惊讶呢?


......
[阅读全文]

17-10-08

Permalink 19:56:26, 分类: 爱乐笔记

莫扎特第23钢琴协奏曲 波利尼演奏

17-09-24

Permalink 02:02:11, 分类: 爱乐笔记

马尔克斯的小说和巴托克的钢琴曲

所有艺术都是相通的,区别只在形式。一个人去理解另一个人,不管他是曹雪芹还是毕加索,是贝多芬还是庾信,是波德莱尔还是瓦格纳,有什么困难呢?
杜甫在《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的诗前小序中讲了一个故事:大书法家张旭善作草书,早年在邺县观赏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从此“草书长进,豪荡感激”。他还回忆说,开元三年,自己年方六岁,也曾在郾城见过公孙大娘的剑舞,印象里“浏漓顿挫,独出冠时。”五十年后,困顿早衰的杜甫暂时栖身于四川,在夔府别驾元持的家里,再见公孙大娘弟子李十二娘的表演,抚古思今,感慨万分,写下这首歌行体名作,其中形容李十二娘的剑舞: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
[阅读全文]

17-09-03

Permalink 08:52:12, 分类: 爱乐笔记

钢琴大师古尔达(上)


1999年3月28日下午,音乐评论家拉塔利诺(P. Rattalino)正在看演出录像,电话铃响了。
一个广播电台的编辑激动地说:“幸亏您在家。刚刚得到消息,古尔达(F. Gulda)去世了。我想让您和我们谈谈您的感受,但因为再过不到半小时我们就要发布这一消息,所以请您用五分钟讲讲……只要五分钟就够了。”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