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14

Permalink 06:36:52, 分类: 流年碎影

中国第一个“穿Prada的恶魔”原来是张爱玲

张爱玲实在有些生不逢时,以她的时尚敏感与触觉,再加之一贯的特立独行与不居人后,中国要出一个“穿Prada的恶魔”式的人物,大致也非她莫属。
前段时间,看一档叫做“鉴宝”的节目。有这么一集,展示了旗袍上百年的演变,真是开了眼界。不同于在《花样年华》中看张曼玉霓裳迭转的眼花缭乱,那毕竟是浮光掠影的轮廓,禁不起推敲。这回的眼界开在了实在的细节上。说起一个例子,及至晚清,传统的中国服饰,最大的特色仍然是在镶边的装饰上。所谓“镶沿”,风气原起于咸丰,盛于同治,沿领口、襟边,脚位的侧衩,由“三镶”发展至不厌其烦的“十八镶”,花边面积占上了衣衫面积的近一半。也有刺绣织成的“片金缘”,富丽更只有皇室可享。即便是原料,传统的丝绸工序之繁复,亦叹为观止。云锦的织造速度,两个工人一天可织出几十公分;若是缂丝,一天只能一两寸。
张爱玲便在〈更衣记〉中感叹“在不相干的事物上浪费了精力,正是中国闲阶级一贯的态度。惟有世上最清闲的国家里最闲的人,方才能够领略到这些细节的妙处。制造一百种相仿而不犯重的图案,固然需要艺术与时间;欣赏它,也同样地烦难。”因此,她便很是赞成时装“化繁为简”的作风。认为“点缀品的逐渐减去”是去芜存菁。甚至拿了“欧洲的文艺复兴时代”的“紧匝在身上”的时髦来励志。

......
[阅读全文]

17-04-13

Permalink 22:53:17, 分类: 流年碎影

我的邻居,一个诚信鸡贩的戏剧人生

这个故事没有多长,但是是我的邻居的故事,我从小就看得非常之真实,最后也使我很感伤。
我这个邻居叫廖鸿兴,他有两个儿,一个叫廖明扬,一个叫廖明高。他的故事是和一种东西分不开——白蜡。现在看不到了,现在你们看到卖的是工业白蜡,以前不是。
从前这个白蜡贵得不得了。白蜡又叫虫蜡,做这个的全国大概就只有眉山到乐山这一带,而且行销全国。只是做白蜡麻烦得很,现在全部用工业白蜡,一下就取代了,这一门技术也就完全断了,没有传人了。

......
[阅读全文]

17-04-01

Permalink 22:42:16, 分类: 流年碎影

我所经历的同学会,总发生着微妙的难堪

从北上广等中心城市到内地乡镇县城,同学聚会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大陆社会的一种普遍社交方式。
如果把同学聚会理解为是已经离开学校了的同学之间的交往活动,则可以认为当代中国的同学聚会开端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那时候有了“文革”后出现的科班大中专学生。1984年前后,大中专毕业学生同学聚会特别热闹起来,这是因为前几年中学应届生升学后已经开始大量毕业,比较之前年龄较大的历届生参加高考就读后毕业的同学更加青春焕发,踏上工作岗位后更加热衷于涌来涌去聚会。总体来说,当代中国社会的同学聚会热是从大中专毕业生的聚会活动开端的。
不过,尽管是开端,但那时候还谈不上热,毕竟,大中专毕业生在中国人口中所占比例不大。同学聚会真正热起来,已经是形成普遍的手机社会、网络社会了的事,大致是在十年前发生转折。这个转折的关键,就是聚会已经从大中专毕业生蔓延到了中小学毕业生,成为越来越多人口的活动,具有了社会普遍性特征。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2:27:41, 分类: 流年碎影

在民国打麻将,你猜谁的技术最好?

牌桌上的牌搭子经常换,像极了《色·戒》里的牌桌——虽是日常,却时有看不见的暗流涌动。我在那牌桌上见过不少名伶名媛,当然是过去的,白了头的佳人,不知道为什么,在牌桌上,还是有少女的光辉。
春暖花开,面朝大海,万物复苏,万象更新。
把窗户打开,闻着花香,听着鸟语,

......
[阅读全文]

17-03-31

Permalink 21:09:41, 分类: 流年碎影

真值得相信的,不是遥不可及的未来

去年夏天,因为《上课记》的再版,我约了已经毕业的十几个学生写写离开大学这几年的感受,十天要交稿,催得有点紧。
起初我有担心,他们都刚工作不久,早出晚归,恐怕很难挤出时间写点什么。没想到他们应承得很痛快,随后就有文字发过来,比想象快多了。
我想,他们正是有话要说呀。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1:08:23, 分类: 流年碎影

那个总是独自一人吃饭的姑娘

“只有心虚的人才急于证明别人不在意的事情。”

听很多人说过一件有意思的事,如果是一个人去吃海底捞,服务生会在孤独食客的对面放一只小熊娃娃。

......
[阅读全文]

17-03-26

Permalink 00:01:03, 分类: 流年碎影

1999,赤膊自助餐

不知是谁想出来的主意。老总和下属们,差不多赤膊相见了。
外面穿着条纹浴袍,松松的,宽袍大袖,有点和服的效果。看得见里面。而里面,男士穿了条泳裤,女士穿了件泳衣。
几乎每个人都端了个盘子,拿着叉子,盘子里装着食物,有的人还举了酒杯。坐在沙发上,沙发扶手上,椅子上,地毯上……

......
[阅读全文]

17-03-09

Permalink 07:34:45, 分类: 流年碎影

难忘棉被

现在人睡觉盖的被子五花八门,羽绒的,晴纶棉的,不知什么材料的;而过去的人盖的被子只有一种棉的,讲究一些的盖丝棉的。棉被有个朴素的标准,论斤。三至五斤的属于正常,低于高于这个重量的都不属于常态。天冷时一床被子如果不能御寒,就在被子上面再加上一床,没有的话就将大衣或者棉衣棉裤统统盖在上面。早年我在农村就是这样度过寒冷的冬季。
棉被有个缺点,时间盖久了就会变硬,板结了,盖在身上既不舒服也不暖和,简单治理的办法是趁着冬季的暖阳,拿到院子里晒晒,晚上闻着晒了一天的棉被发出的“太阳味儿”舒服得很。幼时在城市大院,少时在农村场院,冬季晾晒棉被算是生活中的一景,充满了人情的温馨。
但棉被使用时间太久,晾晒就作用不大了,那就得从根上治理,将棉被重新弹一遍,整旧如新,一般弹棉花都在春季,满大街小巷都有弹棉花师傅支起的摊,多半是家庭妇女抱着被子去讨价还价,提各种要求。弹花师傅往往都点头答应,然后将旧被拆开,棉花套铺平,用他那张神奇的棉花弓将棉花“绷绷绷”弹松,有时还根据客人的要求添加新棉,最后再将弹好的棉花套罩上一层细如蛛网的纱网,本来寸余厚的被子膨松至三寸以上,客人抱着被子挡着脸,左右探头地高兴地回了家。

......
[阅读全文]

17-02-14

Permalink 02:25:25, 分类: 流年碎影

赵雷,流浪歌手和他的情人

赵雷火之前,我已经很久不看演出了。

微薄之盐、愚公移山、麻雀瓦舍、Mao、星光现场、江湖酒吧,还有摩登天空音乐节、迷笛音乐节、草莓天空音乐节,都是属于过去的名字,离我好像已经很远了。

......
[阅读全文]

17-02-07

Permalink 06:57:31, 分类: 流年碎影

银川老城区:拆迁过后,这是杳无音信却又似曾相识的小巷!

24年前,银川的地名里还有一处叫做平安西巷,从现在南门广场西北边的小街里走进去就可以找到。记忆中我一出生就住在那儿,直到1992开始的拆迁,那个地名从此便消失了。

其实我也搞不清平安西巷涵盖的范围到底有多大,反正我们那一排平房的5户人家统一的门牌是——平安西巷4号。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