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7-11

Permalink 07:55:59, 分类: 流年碎影

拼死也要爬出底层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身处底层,是读初中的时候。投靠亲戚,在某高校食堂打工的叔叔回来了,他最终没有在城市里娶到媳妇,也没法留在城里。在城市的亲戚,嫌他不争气。好不容易给他介绍一个对象,却不珍惜,到女方家里也不懂送礼。
叔叔特别疼爱我们,每次过年回来,都会买很多城里的点心。他还从城里买一辆28式永久牌自行车,带了几百公里,回来再把它组装起来。我和弟弟,就是骑着这辆自行车去县城读的高中。那是我们的共享单车,我们还共享了梦想:一定考上大学,奔向远方。


......
[阅读全文]

17-07-07

Permalink 21:55:47, 分类: 流年碎影

人生贵在适意

小时候读过很多没意思的书。没意思的书里,也希望找出有意思的地方,不然书等于白读了。事实上,就连没意思的书,也不容易找。找到了,当然要珍惜,就像甘蔗嚼不出味来,还是舍不得吐掉。
鲁迅推荐的苏联作家绥拉菲靡维奇的《铁流》,枯燥乏味,但我咬牙读完了,还记得开头似乎是一个名叫木罗式加的士兵,不停地磨他的战刀。我觉得木罗式加这个名字够古怪,同时对他的刀非常羡慕。《智取威虎山》里的台词大家都会背:“马是什么马?卷毛青鬃马。刀是什么刀?日本指挥刀。”木罗式加磨的刀,大概就是鸠山挎在腰间的那种指挥刀吧。


......
[阅读全文]

17-07-04

Permalink 22:34:19, 分类: 流年碎影

看电影的好日子

我是一个喜欢看电影的人。细想起来,特别想看电影,还源自小时候在部队大院的生活。部队大院放电影,通常在两种地方,一是露天操场,谁都可以搬个马扎板凳去看,正面人坐不下了,还可以坐到背面去,影片中左右都是反的;二是去礼堂看,但礼堂需要票,票则不是谁都能有的。通常,军人们所在部门会发几张票,晚上家属们就能去看了,但我的父亲下部队了,在大院里没部门了,所以我家没有去礼堂的票。
所以,当第二天学校里的小伙伴兴高采烈议论电影的时候,我只能在一旁干瞪眼。这是非常让人自卑的事情。
即便在部队大院看电影,也能遇到抢劫的事情。有一次露天电影散场,我扛着小马扎兴高采烈往家走,脑子里还想着电影情节呢,忽然后脑勺一凉,头上戴的军帽被抢走了。那时候经常有大孩子骑着车抢军帽,半夜三更也追不上。

......
[阅读全文]

17-06-27

Permalink 19:07:10, 分类: 流年碎影

谁是美国的“蓝血贵族”?

曾经流行过一句话,三代出一个真正的贵族,这话据说是八十年代末从上海人中传开的,中国但凡涉及“贵族”话题的知识,基本都是从上海传出的,毫无悬念。时间单位上,一代是二十年,“三代”就是六十年多吧,一个甲子的轮回,历久弥新,酝酿出了那么一个……是不是出了真正的“贵族”呢?
三代如此,十三代、十四代如何呢?从美国这个历史短暂的国家可以看看。1620年102个英国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船到达北美州,这102个乘客每一个都有名有姓,载入史册。其中一半的乘客在抵达后的一年之内在新大陆严酷的自然条件下去世。混得最好的,是姓温斯洛(Winslow) 的一家。爱德华·温斯洛受了大英帝国的册封,成为开辟美洲殖民地的先遣官。爱德华·温斯洛家族在麻省普斯茅斯镇的旧宅,后来捐给“五月花号协会”做了博物馆和办公室。温斯洛家族的第十五代,是本小镇的温斯洛医生,主行脑外科手术,业余作儿童足球队的助理教练。我的所有关于“五月花号”后人的知识,就是从他那里来的,他女儿和我女儿都踢足球。
“五月花号”的后代,在美国现在大约有2000万人,已经到第十四、十五代了。美国人口截止2017年5月30日是326 259 779,按这个人口总基数,“五月花号”后代占人口的6.13%。“五月花号”后代中的名人包括布什家族,电影明星理查·基尔,南北战争时著名的将领尤利西斯·格兰特, 一直到最近在政坛上很活跃的茶党领袖之一塞拉·佩琳。看看这几个名人,就可以猜到这2000万人里各色人等五花八门,有布什这种老钱蓝血,也有塞拉·佩琳这种阿拉斯加州蓝领阶层的代表。“五月花号协会”可以说是一个群众组织,没有私人俱乐部的低调奢华了。

......
[阅读全文]

17-06-24

Permalink 01:25:57, 分类: 流年碎影

“单身狗”在城市哼歌,“单身汉”在乡村挣扎

同是形容单身,“单身汉”与“单身狗”只差一字,但相隔的却是万水千山。那些被称作“城会玩”的人们,常常用“单身狗”形容单身青年,指男性,也指女性。婚恋文化越来越包容,有人选择结婚,有人选择单身,单身主义在城市的兴起标识着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活姿态已到来。

即便是那些走在偶遇、搭讪或相亲路上的单身青年说自己是“单身狗”,哼着怀旧金曲《单身情歌》,也往往只是一种自嘲。

......
[阅读全文]

17-06-23

Permalink 01:04:43, 分类: 流年碎影

高考结束,真正的选择刚开始

一、一个放弃读书的年轻人
2011年秋天,在学校里遇到一个来旁听的年轻人,他考上了大学,却一天都没有去读。
那天是诗歌课,下课后,和几个同学一起闲聊着离开教学楼。有个陌生年轻人自我介绍说是来旁听的,他语速快,声音响亮,说起话来不文绉绉,明显比普通的大学生更从容。

......
[阅读全文]

17-06-19

Permalink 19:10:04, 分类: 流年碎影

鲁迅与母亲

鲁迅与母亲通信,对自己两位妻子的称呼很有意思。他管朱安叫“太太”(给许广平写信则称“某太太”),把北京阜成门居所称为“朱寓”,提到许广平,有时是“广平”,有时是“害马”——这是害群之马的简称,是风起云涌的女师大事件中,出自杨荫榆开除许广平等六名学生的布告“即令出校,以免害群”,鲁迅由此给许广平起的昵称。据说当时许广平到阜成门周家来,鲁迅与母亲都是叫她“害马”而不名,连朱安有时都会叫她“害马姑娘”。老太太后来或许多次在心里叹着气想:原来他喜欢这款姑娘……
1929年5月鲁迅北上探母。离京三年,为什么在这个时点回去?自然是有道理的。鲁迅给许广平的信里说“久说必须回家一趟,现在是回来了,了却一件事,总是好的”。这是了结一些记忆与过往的态度。因为鲁迅回京之后,发现快两年前与许广平结婚的消息,还在北平“盛传”。


......
[阅读全文]

17-06-13

Permalink 21:25:06, 分类: 流年碎影

千辛万苦来打拼,您竟是个“假城市”

密集的新建住宅,已经成为中国城市的一大景观。

生活中最大的暴击,并非来自于用尽力气依然追不上的高房价,而是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现实落差:我拼死拼活播种扎根的地方,竟然是个假城市!

......
[阅读全文]

17-06-11

Permalink 05:52:07, 分类: 流年碎影

穷人为什么穷?

不知你是不是也一样,工作日期待着假期,而真到了假期时光,却又没法好好享受闲暇、心无旁骛地陪伴家人,不是担心有未回复邮件,就是拿着手机不停刷。

忙碌——让我们欲罢不能的春药

......
[阅读全文]

17-05-19

Permalink 02:54:32, 分类: 流年碎影

童年记忆里的我的国

小时候,我的国度里有山有林,细水长流,四季是四幅格调分明的画。

春天,树林子里野鸟筑巢,青蛙产卵,北方归来的燕子衔草拌泥,在屋檐下整修旧居,与村民一起忙碌新一年的生活。除了有时要独自去小土丘放羊,小伙伴们结队,在田间、河边和林中游荡,吊田鸡、摘野菜、爬树、掏鸟窝,玩得不亦乐乎。夏天,在大鱼池、水坝口游水,西瓜、西葫芦、黄瓜、冬瓜、哈密瓜、番茄、玉米,一年里最丰美的蔬果,庄稼地里转个身就能随手摘到。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