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26

Permalink 00:01:03, 分类: 流年碎影

1999,赤膊自助餐

不知是谁想出来的主意。老总和下属们,差不多赤膊相见了。
外面穿着条纹浴袍,松松的,宽袍大袖,有点和服的效果。看得见里面。而里面,男士穿了条泳裤,女士穿了件泳衣。
几乎每个人都端了个盘子,拿着叉子,盘子里装着食物,有的人还举了酒杯。坐在沙发上,沙发扶手上,椅子上,地毯上……

......
[阅读全文]

17-03-09

Permalink 07:34:45, 分类: 流年碎影

难忘棉被

现在人睡觉盖的被子五花八门,羽绒的,晴纶棉的,不知什么材料的;而过去的人盖的被子只有一种棉的,讲究一些的盖丝棉的。棉被有个朴素的标准,论斤。三至五斤的属于正常,低于高于这个重量的都不属于常态。天冷时一床被子如果不能御寒,就在被子上面再加上一床,没有的话就将大衣或者棉衣棉裤统统盖在上面。早年我在农村就是这样度过寒冷的冬季。
棉被有个缺点,时间盖久了就会变硬,板结了,盖在身上既不舒服也不暖和,简单治理的办法是趁着冬季的暖阳,拿到院子里晒晒,晚上闻着晒了一天的棉被发出的“太阳味儿”舒服得很。幼时在城市大院,少时在农村场院,冬季晾晒棉被算是生活中的一景,充满了人情的温馨。
但棉被使用时间太久,晾晒就作用不大了,那就得从根上治理,将棉被重新弹一遍,整旧如新,一般弹棉花都在春季,满大街小巷都有弹棉花师傅支起的摊,多半是家庭妇女抱着被子去讨价还价,提各种要求。弹花师傅往往都点头答应,然后将旧被拆开,棉花套铺平,用他那张神奇的棉花弓将棉花“绷绷绷”弹松,有时还根据客人的要求添加新棉,最后再将弹好的棉花套罩上一层细如蛛网的纱网,本来寸余厚的被子膨松至三寸以上,客人抱着被子挡着脸,左右探头地高兴地回了家。

......
[阅读全文]

17-02-14

Permalink 02:25:25, 分类: 流年碎影

赵雷,流浪歌手和他的情人

赵雷火之前,我已经很久不看演出了。

微薄之盐、愚公移山、麻雀瓦舍、Mao、星光现场、江湖酒吧,还有摩登天空音乐节、迷笛音乐节、草莓天空音乐节,都是属于过去的名字,离我好像已经很远了。

......
[阅读全文]

17-02-07

Permalink 06:57:31, 分类: 流年碎影

银川老城区:拆迁过后,这是杳无音信却又似曾相识的小巷!

24年前,银川的地名里还有一处叫做平安西巷,从现在南门广场西北边的小街里走进去就可以找到。记忆中我一出生就住在那儿,直到1992开始的拆迁,那个地名从此便消失了。

其实我也搞不清平安西巷涵盖的范围到底有多大,反正我们那一排平房的5户人家统一的门牌是——平安西巷4号。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5:36:18, 分类: 流年碎影

1967年文革中的江阴

1967年暑假,我被送到了江阴的外婆家。现如今的江阴经济十分发达,百强县排名,许多年来始终稳定在前五,不止一次名例第一,好像是“十二连冠”,富得流油,钱多得不知道应该怎么花。不过在1967年,真是个十足的穷地方,离县城很近,竟然还没通电,还在点煤油灯。房子是瓦房,猪养在屋里,也就是说人和猪都住在一起,家家如此。

这时候,南京的武斗还在继续,去江阴要先坐火车去常州,转长途汽车去江阴县城,再坐小轮船去一个小镇,最后步行四五十分钟到达终点。现在开车不过两小时,那时候必须花整整一天时间,天不亮出发,紧追慢赶,到目的地天又黑了。送我去外婆家的是小姨,她有个闺蜜兼同事是无锡人,正好一路同行,先去无锡住两晚。无锡也在武斗,或者说在准备武斗,我们到达已是黄昏时分,很快天黑了,经过一个路口,竟然有探照灯直射我们,然后是几个全副全副武装的造反派围过来,声音很凶悍地盘问,场面恐怖,很像电影里的场景。

......
[阅读全文]

17-02-06

Permalink 00:06:09, 分类: 流年碎影

银川新市区:一个厂区二代的记忆碎片!

如果不用百度,你很难一下子想起,新市区什么时候开始换做了西夏区的。但有一点则是非常肯定的,在新市区被更名之后,每一个生活在这里,或者曾经在这里生活的人,根本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理所应当的惆怅,也没有欢欣鼓舞张灯结彩的欢庆气氛。

新市区就像它的诞生一样,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甚至是带有那么一点点大航海时代圣徒精神的年轻人,在这里生根、发芽,枯萎……

......
[阅读全文]

17-01-04

Permalink 01:20:46, 分类: 流年碎影

中午喝大了,昏眼入梦乡

秋草何苍苍,满地是寒霜。中午喝大了,昏眼入梦乡。%B7



Permalink 01:18:00, 分类: 流年碎影

且言当下,别说曾经

有茶在案,惟馨惟清。且言当下,别说曾经。%B7



Permalink 01:13:42, 分类: 流年碎影

天下千万事,案头几枝草

天下千万事,案头几枝草。总会有枯叶,没啥大不了。1



Permalink 01:12:31, 分类: 流年碎影

我就到处晃,任人胡乱忙

木叶次第黄,秋风渐渐凉。我就到处晃,任人胡乱忙。%B7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