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14

Permalink 03:20:27, 分类: 饕餮自语

吃蛋黄月饼的你,知道咸蛋白到哪里去了吗?

中秋前后,必然有两件事,一件是订月饼,一件是讲月饼的笑话。
我自然会想起1996年的学生食堂。十月,食堂连续卖好多天的一个暗黑料理。当然那时,还没有暗黑料理这个词。
这个菜是以咸蛋白为原料做的。

......
[阅读全文]

17-10-07

Permalink 04:33:10, 分类: 饕餮自语

香料的诱惑

烹调过程从不品尝,依赖的是专注想象,嗅觉几乎是唯一用到的感官,每次被询问如何做菜,我都会发愣而不知如何答覆。
香料专卖铺,大超市里约5公尺长数十种香料柜子,以及香料专柜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密密麻麻书写着熟悉与不熟悉的植物名称。一走进去,便忍不住用尽鼻子每个细胞,去制造属于自己的画面。翻阅食谱,我只看里面用了哪些香料,快速浏览存取记忆。
逡巡在丁香、荳蔻、茴香、迷迭香、百里香、鼠尾草、莳萝、肉桂、罗勒、奥勒冈、薄荷、芥末子、芫荽子、多香果、接骨木花等常用调味料间,兴奋得细胞都在跳舞。同样的芫荽子,在不同铺子甚至不同时期,气味不同,因为季节与土壤变化,让这些植物无法维持一模一样的气味,因此,食谱里的分量是骗人的,仅供参考。但也因为这些变化,才能带给厨房里的你许多期待的乐趣。

......
[阅读全文]

17-10-05

Permalink 23:13:45, 分类: 饕餮自语

狗日的粮食

夜宿良渚文化村。晚餐浙江大米,饭香四溢。当晚就住在春漫里。春漫里,一个多好的名字。一时让我想到的不是田野里的葱绿鹅黄,也不是溪水和鸟鸣,而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我们这些有过知识青年经历的人,每逢春风春雨,想到的一定是北大荒那漫无边际的黑土地,顶着风尘跟着播种机来来回回,巴望着秋日里有个好收成。
在村民食堂吃午饭时,桌对面坐过来一个人。五十开外,黝黑的脸,个子不高却结实的身板有点驼背,穿着园艺工人的服装,一看就是在社区做工的当地村民。比起我盘子里的素餐,他那里简单的可以说寒酸:一碟拌黄瓜,一碗白米饭。吃完,又去盛了一碗,满满的。饭快吃光了,黄瓜还剩一半。


......
[阅读全文]

17-10-04

Permalink 03:15:08, 分类: 饕餮自语, 幸福时光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

导航在大路上指示明确,却在门牌号上犯了迷糊,好在路旁有路标指示,在导航犯迷糊的三岔路口,三个箭头分别指向八户人家,其中一条小路,指向25-27号。
在犹疑中,我们靠近了一栋位于斯洛文尼亚索查山谷间的民宅。三层小楼,倚着高耸的树木,面对山坡上的葡萄园,没有围墙和栅栏,院子里零零散散种着各种花木,不刻意却趣致。两个三四岁的男孩仅仅穿着小内裤,在拱廊嬉闹。
一阵狗吠声让我们驻足,好小的狗狗,看起来就像那俩小男孩的玩伴,却尽职得很,对着我等陌生人狂吠。至于两个小男孩,估计连母语都说不清楚,更别说英语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05:06, 分类: 饕餮自语

每逢佳节倍思吃

街巿的菱角、花生,真是抱歉,我吃不出那时美好的味道。更别说现在家中没有小朋友,再不会特别准备灯笼荧光棒小蜡烛。
各大城市地铁站地铁站,铺天盖地的大型广告都是月饼。超巿卖的是月饼。电视上打的也是月饼。早在两个月前,已经在杂志上看到有推销月饼的宣传了。我们过节,符合现代人“行船先解缆”,千万别跑输的心态。
你看,你不急,觉得离中秋还早,但那高价位全香港最难买的半岛酒店嘉麟阁月饼一开售就卖清,那就中价的美心吧,到处都有分店平民亲切,对不起,奶黄流心一早就卖光,不会再出,明年请早。

......
[阅读全文]

17-10-03

Permalink 01:11:07, 分类: 饕餮自语

有些城市,值得献上膝盖、眼泪和口水

几年前,想带朋友去四川玩,就问一个那里的姑娘,说你们那里有啥风景名胜可以玩的吗?
她回答:“你问我这个一概不知。你应该问我哪里有好吃的,我可以带你们吃个遍。”
有一阵子,我老咳嗽,还嗓子疼,吃药也不太管用。后来出差,要坐飞机,心想别让外地人民以为我得了猫流感。没想到啊,飞机一起飞,我就不再咳嗽了,嗓子里也没了异物感。等到下了飞机,走出出港大厅,来一个深呼吸,闻到了空气中浮动的火锅气味,简直通体舒畅,我知道我活过来了。

......
[阅读全文]

17-10-02

Permalink 00:22:14, 分类: 饕餮自语

一个伪酒鬼的自述

我父亲是酒鬼,喝了酒在内蒙的冰天雪地把脚冻坏,动手术截掉几根脚趾。回到家乡养伤,他酒性不改,常常醉卧街头或彻夜胡闹。有天喝了酒,他被建筑工地的大货车撞倒,又动一回手术,走路更不利索。等到家破人散,他进了省城远郊的残旧养老院,还是照喝不误,最后孤零零病死在那里。
有了这个前车之鉴,我很讨厌喝酒没节制的人。但从小看到家里人喝(祖母,伯父,还有祖母这边几个亲戚,只是他们好酒不酗酒),我慢慢也喝;高中毕业挣钱了,自己更买来喝:白酒,啤酒,国产的通化葡萄酒,国产的味美思和白兰地。这些酒,只有白酒我不大买,因为觉得,不管哪种白酒,不管哪种香型,不管五粮液还是茅台(那时不贵,偶尔也能喝到),喝了都会满嘴或浑身酒臭,不合我的口味,而且,白酒劲大,很容易醉。
当时没各类进口洋酒,即有,一般人也喝不起。国产的味美思和白兰地算是“洋酒”。现在想来,我喝过的国产“洋酒”,很像那些年的“反特故事片”,偶有西方人角色,找不到真正洋人,于是请几个长相接近的少数民族客串。“反特故事片”中的“洋人”不说外国话,都讲配音腔的中国话。国产“洋酒”,就像这个怪腔怪调。但是配音腔也洋气啊。这类“洋酒”多数人喝不来,嫌它后劲大,但我觉得没有白酒那么臭,打出的酒嗝儿,似乎也香些。

......
[阅读全文]

17-09-30

Permalink 02:59:14, 分类: 饕餮自语

当个好厨子

中学同学小赵儿时的梦想是当个厨子。那时候,他的周记本简直就是菜谱,永远不厌其烦地把这周他家每天的菜唠叨一番。老师一翻开他的周记本就头大,因为每张纸都浸满油渍,令老师怀疑他是刚吃完饭来不及擦手就直接写的周记。但是,每次他的分数还不低,老师当着同学们的面说可以照着准备下周的菜了,还可以预估家人吃后的反应。
不过,小赵家里扼杀了他考烹饪职高的梦想,让他考大学。高考报志愿时,为了拉近与餐饮行业的距离,他预填酒店管理专业。复习中,他读到《西厢记》,忽觉辞藻晶润,满口余香,惭愧自己不能仅满足于口腹之欲,遂把第一志愿改成了中文专业。结果他还真中了。
大学里,他发现并不是所有的文章都是口有余香的,有些只觉寡淡。文学史里的很多盛宴让他不忍下咽,于是他便久不赴宴,整日用酒精炉在宿舍里操练厨艺。毕业前夕,他在一本美食杂志实习。一次品餐会上,他被邀请与众美食家一起对一家新开的饭店的头盘菜进行品鉴。就在众人皆说好时,他本着对自己胃与口水负责的态度,做出了些不留情的指摘,让老板无地自容,更让主编大皱眉头。结果他就被迫离开了美食行业,认为这个行业充满了吃人嘴短的尴尬,也领悟到要想美食先要美心,于是决定教书育人,做个中学语文老师。

......
[阅读全文]

17-09-17

Permalink 19:30:33, 分类: 佳作转载, 饕餮自语

饕餮中国:江南菜是何时变甜的

外人初到江南,往往认为当地菜太过甜腻,尤其以苏州、无锡为最,《舌尖上的中国》中所提及的无锡排骨就是典型的例子。传统相声《报菜名》里所说的“南甜北咸,东辣西酸”更是强化了国人心中江南嗜甜的印象。但是实际上,江南菜的变甜只是一段并不久远的历史。

南人嗜甜始于靖康之难?

......
[阅读全文]

17-09-15

Permalink 19:08:54, 分类: 佳作转载, 饕餮自语

乾隆:史上最假美食代言人

乾隆在现代人眼中是一个神奇的存在,除了正职当当皇帝,他还兼职段子手,走到哪儿写哪儿,尤其对餐饮业研究颇深,称得上是清朝吃货界的“活招牌”。

关于吃,乾隆写下了不少诗句,如《菜花》: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