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8-11

Permalink 08:26:57, 分类: 饕餮自语

酒评家不一定比你懂酒!

“黑醋栗”、“黄烟丝”是啥味?为什么一款酒是“慷慨的”或“严肃的”?别被煞有介事的品酒词忽悠。

刚刚入门的葡萄酒爱好者,面对葡萄酒专家精心撰写的品酒词往往心情复杂,幸运的时候,他从中抓到几个形容词“黑樱桃”、“香草”、“酒体饱满”,为自己也有同感而兴奋不已,更多的时候没那么走运,他被那些他不熟悉的词语困扰——“黑醋栗”、“黄烟丝”、“爱马仕皮革”是什么气息,什么是“立体”或“透彻”的酸度,为什么一款酒是“慷慨的”,而另一款酒是“严肃的”?他简直怀疑自己喝的和专家形容的是同一款酒吗?

......
[阅读全文]

17-08-05

Permalink 22:27:12, 分类: 饕餮自语

关于泡面,5事实击破偏见

偏见1:吃泡面就等同吃一堆防腐剂?
正解--NO!因为没必要添加
泡面里的调料包有没有防腐剂我们另当别论。但若只谈面饼,添加防腐剂的结论是不成立的。为什么?因为没必要。我们知道,微生物喜湿怕干,而市面上绝大多数的方便面饼都是油炸脱水的。如此一来,在缺乏水分的环境下,微生物还没来得及让面饼腐坏就已大批大批倒下。那么还需要多此一举添加防腐剂吗?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2:02:38, 分类: 饕餮自语

如果你没有坐在桌上,那你就会在菜单上

1.
骗子的天赋很高,在骗子的老家,这是举村公认的真理。如果大学里面有骗子专业,骗子的父母是不会让他在读初中的时候就退学的。
同一个谎言最多可以说两次,再多说一次,就会被狼吃掉。同一个人却可以说无数次谎,只要你学会变换花样,或者撒一个谎换一个地方。不然即使不被狼吃掉,也会被赶走。

......
[阅读全文]

17-08-03

Permalink 23:52:00, 分类: 饕餮自语, 朗朗日记

只有办公室美食,没有办公室政治

你以为她在上班,其实她在玩;你以为她在玩,其实她在上班。“办公室小野”用办公用品就能擀出一碗好面。

把饮水机上的桶装水拿走、拆掉顶盖、倒进火锅底料、加热,随着饮水机中的汤沸腾,倒进肥牛、金针菇和娃娃菜,到办公室楼下7-11借一点辣椒酱……成都的一位白领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在办公室张罗出一顿川味火锅。

......
[阅读全文]

17-07-31

Permalink 23:29:06, 分类: 饕餮自语

那些高大上的西餐菜名,骗你好多年

马苏里拉芝士、佛卡恰、帕马森、莎乐美、玛奇朵、拿铁、卡普奇诺……
听到这一系列名称,你是否会想起费里尼电影《甜蜜生活》,想起《罗马假日》,想起文艺复兴,脑海里尽是小资情调?
然而,这些象征着亚平宁浪漫生活的中文外来词,在意大利语里只是平淡无奇的平民语汇。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6:46:18, 分类: 饕餮自语

奢侈食俗的追溯

前些年,冒出过所谓“周恩来一吨顶级鲍鱼款待尼克松”的报道。针对此说,施爱东曾有论文《谣言的逆袭:周总理“鲍鱼外交”谣言史》(《民族艺术2013年第4期》),将之作为谣言/故事的个案,从传播学角度作了分析,而似未直接断定其真伪;近期余汝信又发表了《尼克松访华的宴会菜单——驳“周总理用一吨鲍鱼款待尼克松”的不实之词》(《南方周末》2016年9月8日),罗列了来历可靠的宴会菜单及若干报道、回忆等实证,澄清尼克松在华时的多次盛宴中并未吃过鲍鱼。余文的辨证,自有价值,只是义正词严地斥之为“不实之词”,似可不必;盖一吨鲍鱼的说法,属于没有技术含量的民间传说,贾语村言,一望可知,本不必当作历史看待的。
断言这个传说没有技术含量,是因为,即使作为传说,它也没有呈现出传说的“内在逻辑”——它完全没有说明,吃个鲍鱼,为啥要一千多公斤呢?
重要的不是批驳这一说法的荒谬,而是解释这一荒谬说法的由来。

......
[阅读全文]

17-07-28

Permalink 02:30:18, 分类: 饕餮自语

拉面、野馄饨,温暖疲惫的胃

城市的夜宵属于食客、酒客、游客,也该属于那些为夜晚服务的人。
在青岛那几天,我问过出租车司机、晨报记者、酒吧老板,想知道下了班之后,他们都去哪里犒劳自己的胃。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26:08, 分类: 饕餮自语

江湖夜饭店:天天旺30年

在湖滨路上的凯悦酒店等号称是杭城食评界一哥的何晨,刚一落座,一壶剔透的琥珀色花茶上几,他的电话急急如律令般响起:“你这样,酒店出来右拐,走进学士路,再左拐一点点……”
晚6时的湖滨,西湖泛粼,远山在蒸烟里,蒙了层面纱般疏疏淡淡,这真是一锅沸汤般的湖山。幸好两三分钟就拐进白傅路,青砖的三层楼洋房,衬着“天天旺”醒目的红字招牌,“西湖醋鱼”“叫化鸡”等菜名在墙上挤作一堆,这般招摇倒是有种游客餐厅的暗示。外人谁知这是土著开的江湖小店?屹立了整30年,见证过多少杯盏狼藉的霓虹夜……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23:53, 分类: 饕餮自语

老青岛人的仲夏夜:“哈啤酒,吃蛤蜊”

“哈啤酒,吃蛤蜊”里有老青岛人的饮食态度。谁能留住原味,谁就真正抓住了青岛美食的精髓。
“能喝点?”
“喝点吧,我们这儿的酒好。”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22:14, 分类: 饕餮自语

食在广州:宵夜的派系与风情

在这个亚热带的城市,当夜幕降临,空气凉爽,对于美食的欲望才萌动起来。以“会吃”著称的广州人,自然在宵夜上也不会含糊。
不夜城的选择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