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24

Permalink 07:36:47, 分类: 读书闻香

原来你们也读凡尔纳!

我最早在凡尔纳吧里看到了那张地图,西经150度30分,南纬34度57分,南太平洋上的一个荒岛,形状像只被拉扯后干枯的海星,点开,放大:联合湾、富兰克林山、慈悲河、石窟、花岗石宫……看到这些地名那种说不出的急切感受,让我立刻登录孔夫子旧书网,淘了一套1979年中青社版的《神秘岛》。

书快递上门时用透明玻璃纸包着,封面是那种泛黄的灰绿色,正是印象里我们厂(点击了解“我们厂”)图书馆的颜色。图书馆占据了工人俱乐部的一侧,进门有两排巨大的桌子,桌面是个缓坡,可以翻起,里面是杂志过刊,《海外星云》《新体育》《健美世界》什么的,柜台后面的书架是永远也走不完的回环走廊,蓝色的《海底两万里》,土黄的《气球上的五星期》,橙色的《太阳系历险记》,淡棕色的《八十天环游地球》,在这里好像都加了一层泛黄的灰绿色滤镜。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32:32, 分类: 读书闻香

金庸小说里女魔头,哪一个值得娶?

常听人说一句话:名马美人,同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女人。

......
[阅读全文]

17-03-21

Permalink 07:49:15, 分类: 朗朗日记,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黛玉已俘获宝玉之心

很多人见不得黛玉对宝玉颐指气使,但是那是人家小情侣打情骂俏,不写出来看不到,写出来又受不了,真真如何是好?呵呵呵呵。
第二十回,我们就又看到黛玉对宝玉霸气了一回。
黛玉得知宝玉从宝钗房里来,反应是: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7:47:45,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王熙凤一语点破赵姨娘

很多人指责贾探春,不待见亲生母亲和弟弟。理由其实第二十回王熙凤就给出来了。
贾环在宝钗房里和香菱莺儿掷大小赌输赢,耍赖。宝钗已然给足面子,百般维护,宝玉也并没加以指责。如此这般,还是换来了赵姨娘刻毒的抱怨。所谓:
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又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一问不答,再问时,贾环便说:“同宝姐姐顽的,莺儿欺负我,赖我的钱,宝玉哥哥撵我来了。”赵姨娘啐道:“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下流没脸的东西!那里顽不得?谁叫你跑了去讨没意思!”

......
[阅读全文]

17-03-20

Permalink 02:52:14, 分类: 读书闻香

歪批水浒:老司机宋江的东京一夜

饱暖思淫欲。宋江对女色的向往和追求,在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之后很快暴露了。就在排座次那一回的末尾,还来不及等到下一回,宋江的心思就活络了。
宋江教把这碗灯点在晁天王孝堂内。次日,对众头领说道:“我生长在山东,不曾到京师。闻知今上大张灯火,与民同乐,庆赏元宵。自冬至后,便造起灯,至今才完。我如今要和几个兄弟,私去看灯一遭便回。”……众人苦谏不住,宋江坚执要行。不争宋江要去看灯,有分教:舞榭歌台,翻为瓦砾之场;柳陌花街,变作战争之地。
前一天晚上刚纪念过晁天王,第二天就提出要看灯,可见,宋江心里想看灯不是一天两天了。《水浒》的作者,紧跟着排座次就安排看灯,实在大有深意。在宋词的语境里,看灯不是看灯,而是看男女。人不是禽兽,要有礼,看男女不能直接说看男女,而要说看灯。这种例子,在宋朝是很多的。

......
[阅读全文]

17-03-19

Permalink 02:48:46, 分类: 读书闻香

歪批水浒:宋江何以当得董事长兼CEO

《水浒》草根宋江,如何就统领了梁山?然而读者也会困惑,宋江,黑宋江及时雨宋江,文不过小吏,武艺也就能杀个阎婆惜。——梁山第一任寨主白衣秀士王伦,好歹也是个落第秀才,死于林冲刀下;宋江一个小吏,怎能驾驭天下豪杰?

历数宋江的种种权谋前,我们可以换个思维。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42:43, 分类: 读书闻香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部疯狂又脑洞大开的书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一部疯狂又脑洞大开的书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被某些学者认为是哲学的终极问题,对于一本历史书来说,通常只回答了前两个问题。作者会讲述远自宇宙大爆炸近至早期人类遗迹开始的故事,试图从各种各样的资料当中证明物种存在的痕迹。而另一些作者则更愿意在回答第一个和第二个问题的基础上,去试图找寻第三个问题的答案,他们在书中选择向今天的人们发问:“人类将要去往何处?”


......
[阅读全文]

17-03-18

Permalink 00:53:34, 分类: 读书闻香

知识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人生?

埃利奥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他出生在一个贫民区,那里除了随处可见的垃圾场,就只有锈迹斑斑的储油罐和肮脏的二手服装店。三岁那年他家搬到里维尔(Revere),还是落脚穷人聚集的地区。家里实在是穷,穷到没钱修补鞋底的破洞。大冷的冬天,为了御寒,他和哥哥不得不饿着肚子早早地上床,用毯子和衣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还记得有一次因为拖欠房租,他们还曾半夜搬家,一路上父母都在为钱的事儿声嘶力竭地争吵。
那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美国,埃利奥特经历的,无非是一个穷人家庭的普遍命运。他的父母都是犹太人,父亲8岁时跟随家人从俄罗斯移居美国,13岁辍学,在波士顿沿街叫卖袜子和内衣,后来攒钱开了一个小服装店。母亲也是俄罗斯移民的子女,父母经营着一家礼服出租店。婚后他们过了一段富足的日子,然而埃利奥特对此没什么记忆,因为他记事时正是经济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父亲的商店倒闭了,银行没收了抵押的房产,一家人跌入赤贫的困境。他最初的记忆就是坐在婴儿车里,被母亲推着前往四公里以外的救济站。回来的时候他得走路,车子用来堆放救济食品。
父亲把穷归咎于萧条,母亲则把穷归咎于父亲的好赌与无能,两人经常在餐桌前当着孩子的面吵闹,家中充塞着屈辱和怨愤。埃利奥特记得,一天深夜他起床上洗手间,看见父亲独自坐在餐桌边,双手抱着头,泪流满面。

......
[阅读全文]

17-03-17

Permalink 08:59:09, 分类: 读书闻香

马克思低估了自己的拖延症

从《资本论》第一卷于1867年初次发表,至今已是150周年。这150年来围绕着马克思思想充斥着无数的讨论,无数条入路却揭示了一个基本现状,若试图绕开马克思则很难有好的哲学。

“马克思过时了吗?”如果寻找的是文本具体细节与现实间的切合关系,那么这并非哲学的提问方式,否则大抵阅读所有经典都是没有意义的——亚里士多德关于物理学的看法、康德关于人类认识先天条件的论述无一幸免,但只是因为意识形态而强加的批判,必定少了“同情的理解”。问题在于,今日之人要想真正理解自己生活,就会发现它是由无数思想史中的概念构成的。“资本主义”、“生产力”、“经济-政治-文化”失去了它们,我们无法表述这个现代世界。

......
[阅读全文]

17-03-15

Permalink 08:13:51, 分类: 读书闻香

梦痴笔谈:婉转伶俐数莺儿

第二十回,宝钗、香菱和莺儿“赶围棋作耍”,贾环见了,也要参加。所谓:
宝钗素习看他亦如宝玉,并没他意,今儿听他要顽,让他上来坐了一处。一磊十个钱,头一回自己赢了,心中十分欢喜。后来接连输了几盘,便有些着急。赶着这盘正该自己掷骰子,若掷个七点便赢,若掷个六点,下该莺儿掷三点就赢了。因拿起骰子来,狠命一掷,一个作定了五,那一个乱转。莺儿拍着手只叫“幺”,【庚辰侧批:好看煞。】【庚辰双行夹批:娇憨如此。】贾环便瞪着眼,“六——七——八”混叫。那骰子偏生转出幺来。贾环急了,伸手便抓起骰子来,然后就拿钱,说是个六点。莺儿便说:“分明是个幺!”宝钗见贾环急了,便瞅莺儿说道:“越大越没规矩,难道爷们还赖你?还不放下钱来呢!”莺儿满心委屈,见宝钗说,不敢则声,只得放下钱来,口内嘟囔说:“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宝钗不等说完,连忙断喝。
这里的围棋,可不是咱们说的围棋,就是掷骰子论大小赌输赢的意思。贾环耍赖就不说了。今天只说说小莺儿。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