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24

Permalink 07:41:44, 分类: 史海回眸

假设德国没有进攻苏联二战结局会变吗?

苏德战争友人变死敌

苏德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一部分。这场战争给双方都带来了无比巨大的灾难,苏联人在这场战争中损失了2700万以青壮年为主的人口,而德军(含仆从)则在东线损失了1000万人。结果让很多观众有了,德国和苏联一直仇深似海的错觉。但是,事实上稍微了解点历史的都知道,在战争爆发前,双方一直是“好基友”的关系。德国帮助苏联和日本在远东调停,苏联则无视英国的警告在海狮计划的时候向德国出口石油和粮食等战略物资。双方更是在波兰会了师,可以说在事实上就是同盟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7:17:31, 分类: 史海回眸

那些合法干掉所有兄弟姊妹的古代帝王

1
公元1595年7月,伊斯坦布尔,帝国皇宫色调淡雅平和。气温如往年一般略显闷热,但接下来发生的事,纵有数百年时光遮蔽,凄寒血光仍似要破纸而出。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2:28:12, 分类: 史海回眸

红颜不薄命,一代影后的传奇人生

李丽华去世了,享年93岁。
这位生于梨园世家,成名于上海,辉煌于香港,还曾打入好莱坞的女星,一生中经历过抗战与国共内战,见证过大陆和港台数十年来的变迁,自然堪得起“传奇”二字。
所有传奇的人生,在当下的快餐式阅读中都难免被鸡汤化,因为鸡汤文更简单直接,无需经过大脑。李丽华同样被标签化,因为“活得漂亮”而成为极佳的鸡汤素材。这些标签包括“美艳”、“幸运,但不是坐等的幸运,而是努力得来的幸运”。因为一生进退有据,她还成为高情商的代表。

......
[阅读全文]

17-03-23

Permalink 08:00:03, 分类: 史海回眸

水煮三国:何来“忠义千秋”的关公?

我们对于三国人物的印象,主要都是来自于《演义》的描绘,虽然错了途辙,但同时也证明了一个事实,就是《演义》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的影响力和感染力,确实早已超过了作为正史的《志》。《演义》之深入人心和影响社会的程度,也早已不是《志》所能比拟的了。这是《演义》作者的不朽贡献。

倒挂在情义悬崖上的关羽形象——忠义千秋的关公,何以不知忠义为何物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03:42:26, 分类: 史海回眸

鲁迅回家也有“归乡抑郁症”

鲁迅与母亲通信,对自己两位妻子的称呼很有意思。他管朱安叫“太太”(给许广平写信则称“某太太”),把北京阜成门居所称为“朱寓”,提到许广平,有时是“广平”,有时是“害马”——这是害群之马的简称,是风起云涌的女师大事件中,出自杨荫榆开除许广平等六名学生的布告“即令出校,以免害群”,鲁迅由此给许广平起的昵称。据说当时许广平到阜成门周家来,鲁迅与母亲都是叫她“害马”而不名,连朱安有时都会叫她“害马姑娘”。老太太后来或许多次在心里叹着气想:原来他喜欢这款姑娘……
1929年5月鲁迅北上探母。离京三年,为什么在这个时点回去?自然是有道理的。鲁迅给许广平的信里说“久说必须回家一趟,现在是回来了,了却一件事,总是好的”。这是了结一些记忆与过往的态度。因为鲁迅回京之后,发现快两年前与许广平结婚的消息,还在北平“盛传”。


......
[阅读全文]

17-03-21

Permalink 07:31:21, 分类: 史海回眸

赵匡胤,如何才算合格的开国之君?

2017-03-21我要分享 9
导读
当年,赵匡胤在陈桥“黄袍加身”,从周恭帝手里接过政权之时,也许谁也想不到他建立的赵宋王朝能够享国三百余年,是汉朝之后国运最长的一个朝代。

......
[阅读全文]

17-03-16

Permalink 23:47:56, 分类: 史海回眸

水煮三国:三国最软弱的武将—秦谊

秦谊,宜禄是当时宰相仆人的称呼,或一种丞相仆从官职的叫法,因为秦谊投降曹操之后,担任过曹丞相身边的仆人,所以被叫秦宜禄。此人,本是吕布的手下,公元193年,吕布和王允等朝中文武密谋诛董卓时,秦宜禄曾和吕布的其他几个亲信被吕布安排,冒充汉献帝的宫门侍卫,手执武器等董卓撞上门来上钩,然后除掉董卓。

《九州春秋》记载:(吕)布素使秦谊、陈卫、李黑等伪作宫门卫士,持长戟。卓到宫门,黑等以长戟挟叉卓车,或叉其马。卓惊呼布,布素施铠于衣中,持矛,即应声刺卓,坠于车。 后来,秦宜禄跟着吕布几经辗转,投靠了刘备,在此期间,认识了刘备的兄弟关羽,秦宜禄之妻杜氏,有美艳名,也为关羽熟知。后来,吕布逼走了刘备,导致公元198年秋冬,曹操、刘备两股势力合作,与吕布大军在徐州一带决战,战争持续数月,吕布孤军困守,只能好派人向当时的盟友袁术救援。吕布想来想去,觉得自己的手下秦谊最合适,先让其与爱妻杜夫人离婚,然后娶汉朝宗室女,出使袁术救援。软弱的秦谊,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

......
[阅读全文]
Permalink 23:43:03, 分类: 史海回眸

水煮三国:曹植为何当不上太子

曹操选太子,最终曹丕胜出,但和这事沾点儿边的还有这样几个人:曹昂、曹彰、曹植和曹冲。曹冲这个人非常聪明,“曹冲称象”就是说的他的故事。曹冲死于建安十三年,死时十三岁,为此曹操非常哀痛。曹丕安慰父亲,曹操对曹丕说:“这是我的不幸,却是你们的幸运啊!”为此可以得知曹操曾经有意让他做继位人。曹昂虽然是曹操的长子,但早在建安五年就已经死了,当时曹操还没有称王,立嗣之事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不过,曹丕曾经说过,如果他活着,理所当然应该成为曹操的继承人。曹彰在曹操死后有些异常举动,可能是他自己有想法,也算是沾点儿边吧。这样一来,真正的太子争立,只有曹丕和曹植两人。
按照史书所说,曹植这个人非常有才,特别受到曹操的宠爱,好几次几乎就要立他为太子了。由于曹丕善于玩弄手段,掩饰真情以粉饰自己,这样更多的大臣以及曹操身边的宫人和内官都替他说好话,所以曹操最终立了曹丕。这好像是说,曹植不能成为太子,都是怪曹丕玩弄手段使阴招,否则这太子就是曹植无疑了。可曹植没有当上太子,究竟该怪罪谁呢?
为曹丕说好话的人多,反衬的就是为曹植说好话的人少。纵观支持曹植的人,无非是丁仪兄弟和杨修等人,而丁仪兄弟支持曹植,却是因为个人恩怨。曹操因为丁仪父亲丁冲的关系,又听说丁仪名声好,就想把女儿(后来封为清河公主)嫁给他,为此事询问曹丕。曹丕说:“女人看人看的是相貌,而丁仪有一只眼睛不好,怕是她未必喜欢。我以为不如嫁给伏波将军(夏侯惇)的儿子夏侯楙好。”曹操同意了。等到丁仪成为曹操的掾属,曹操觉得丁仪非常有才,说这样的人即便是两只眼睛都瞎了,也应该把女儿嫁给他,何况只瞎了一只眼睛呢?还说是曹丕误导了他。因为丁仪没能娶到清河公主,所以怨恨曹丕。排除丁氏兄弟,曹植真正交往的是杨修等人,因为杨修和曹植都以文章见长,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曹植交往的面很窄。再看看曹丕,他除了和曹植一道交往那些以文章见长的人,如建安七子之外,还和贾诩、钟繇、荀攸这些人有交往。支持曹丕的人,当然有很多因为曹丕是长子,如桓阶等,但也有一些人是因为曹丕在交往中能得到尊重。曹操两个侄子,曹休和曹真,因为父亲死得早,曹操拿他们当儿子一样养着,就是把他们放在曹丕身边。这当中除了曹丕年长,是不是与曹丕善于与人相处有关?

......
[阅读全文]

17-03-14

Permalink 00:11:56, 分类: 史海回眸

大宋的幽云十六州

一说到宋代,人们的反应经常是“积贫积弱”。“积弱”最简单的证据就是大宋始终未能收复幽云十六州,这构成了大宋的一块心病,为了这块土地,与大辽进行的几次战争都失败了;其他方向的对外扩张也始终不成,乃至最终因为北方无险可守而亡国。
如果说这个“积弱”似乎还说得过去的话,“积贫”则全非如此。不仅不贫,大宋在经济、文化、技术等各领域几乎都达到了中国古代王朝的巅峰。陈寅恪先生曾赞道:“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大宋确实配得上这种赞誉。
大宋废除了唐代的坊制,市场自由度大为提高,民间贸易高度发达;宋代是古代中国唯一不长期实行“抑商”政策的朝代,儒生也不以经商为耻;帝国还积极鼓励海外贸易,工商业税收和关税收入成为政府财源中极为重要的部分,形成了从东南沿海到日本再到南洋群岛环中国海庞大的货币共同体,这在古代王朝中是独一份。宋代发达的经济催生了繁荣的第三产业,社会中工匠甚多,并逐渐形成了工匠行会制度,这意味着民间社会自生秩序的深度发展。

......
[阅读全文]

17-03-13

Permalink 07:59:02, 分类: 史海回眸

迷楼的联扇镜屏

现代人往往有种误解,以为古人没有映像清楚的镜子可用。实际上,随着冶金技术的发展,早在四千年前新石器时代的齐家文化中就已出现成熟、完整的青铜镜。
海昏侯墓的发掘是轰动性的重大考古成果,出土了诸多精彩的西汉文物,其中包括一面构件完整、带有珍贵主题图案装饰的大铜镜。
今天的人们大概往往不知道,古代也有尺寸相对硕大的“穿衣镜”,只不过是以青铜铸成镜面。实际上,在山东临淄西汉齐王墓中已经出土有一件长方形铜镜实物,高115.1厘米,宽57.5厘米。相较之下,海昏侯墓出土的“孔子事迹图背屏铜镜”高约80-90厘米,宽约50厘米上下,倒还比临淄齐王墓铜镜稍小。不过,海昏侯墓出土的“孔子事迹图背屏铜镜”的要紧之处在于,这是目前所知唯一一面构件齐全的西汉大尺寸立镜,包括铜镜面、镜架(长方漆木框,把铜镜与镜背嵌合其中)、漆画木镜背、带有镜铭的漆画木镜掩。(参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的公众号“器晤”所发表文章:《围观海昏侯:屏之惑》、《围观海昏侯:刘贺< 衣镜铭>里说的啥》)。其中,镜背——即衬在铜镜背面的木板上,以漆绘的形式,描绘出孔子及其弟子的形象与事迹,并题有说明文字。当初,为了防止镜面因氧化而乌暗,配备了镜掩,其形式为一面与镜面大小相同的木板,当无人照镜时,用它来遮盖住铜镜。这镜掩的外面一侧漆书有“衣镜”字样,并以一篇完整的《衣镜铭》分布整个板面。“衣镜”之称无疑指明这面方镜为“穿衣镜”,由此,我们得以见识到汉代皇家级别的穿衣镜的豪华风貌。

......
[阅读全文]

:: 下一页 >>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