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13

Permalink 05:48:55, 分类: 茶人说茶

无非吃茶

喝茶这个行为,比较复杂,不光是补充水份,不只是解渴,它还是一种鉴赏和享乐,不仅关乎口舌,还有涉心灵,基本可以与听琴、焚香、插花、挂画一样归入精神活动。
喝茶不讲究的人总是会说,只要茶叶好,拿啥喝都无所谓,管它搪瓷缸、玻璃杯,甚至大碗,都没问题。是啊,如果只是解渴,确实如此。但是,喝茶这个行为,比较复杂,不光是补充水份,不只是解渴,它还是一种鉴赏和享乐,不仅关乎口舌,还有涉心灵,基本可以与听琴、焚香、插花、挂画一样归入精神活动。要是从这个角度看,使用什么茶具,就不是无足轻重了。
宋代无疑是一个喝茶的鼎盛时期。这个时期产生了许多伟大的茶具,建盏自然可以说是杰出的代表,其工艺上的成就,评价多高也不成问题。以深色釉为主,是因为当时斗茶成风,无论风雅文士,还是贩夫走卒,皆好这口。茶之优劣,据说除了口感,重要的还须观茶色。而其色,竟是茶汤上浮着的那一层泡沫。估计对于泡沫的判断,应该类似于啤酒。泡沫是否丰富细腻,当是评茶的首要标准。在这样的形状之下,茶具自然是极其重要的,敞口,笠形,黑褐釉,这些显然都是有利于衬托茶色,或者说是茶水上的泡沫的。

......
[阅读全文]

17-01-27

Permalink 23:06:51, 分类: 茶人说茶

明前、雨前

作者:郑培凯
每年春天,新茶上市,就有朋友送来龙井新茶。有的包装简易轻便,清爽之中透露几分质朴,装在纸盒里,像梳着两条辫子的村姑;有的盛在精美的铁皮罐里,外面再套上装潢华美的锦盒,那层锦缎却总是一不小心就剥离了盒身,像村姑罹陷在城市繁华的渊薮,难逃失身的命运;有的盛在特制的青花瓷罐里,罐口还制备了锃亮的不锈钢铁箍,有如荷兰啤酒罐上防止漏气的装置,好像罐内的新茶是思春的少女,防范不周就会私奔似的。
朋友来自天南海北,有的来自上海,有的来自北京,还有从成都或昆明来的,在清明前后,总会携带明前龙井作为手信,作为节气的时令问候,让我感动不已。不过,我同时又为朋友担心,破费在机场免税店置备的这些贵重礼品,究竟是贵州龙井、湖北龙井、江西龙井,还是真正产自杭州龙井村的龙井,真是难说。

......
[阅读全文]

15-12-21

Permalink 10:25:34, 分类: 茶人说茶

茶人的和果子,一种不以美味为标准的美食

日本茶道师木村宗慎定义和果子,是“深植于日本人生活中的甜点”。

每种和果子都有自己的故事,乃至承载着一个地方的历史。不论是表示问候、感谢还是道歉,和果子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是日本人际关系中必不可少之物。

......
[阅读全文]

15-12-19

Permalink 13:50:28, 分类: 茶人说茶

日本茶庭的美学境界

日本茶庭的美学境界
福冈市博多区,区内有座庭园叫乐水园,是被高楼大厦围拢的恬静之地。乐水园的墙垣很特别,叫做博多墙(博多屛,土字旁加屛),是丰臣秀吉平定九州后重兴博多时,瓦工们利用被战火毁坏的瓦片、石块筑起的土围墙,它有博多独特的美感和历史感。乐水园的墙垣内是一个被枫树遮天蔽日、被竹林环绕围拢的日本庭园。弯弯的一池水卧于庭园中心,池水源自一道一米多高的人工瀑布,水池上架着木桥、石桥,池旁布置着石灯笼等景饰。
乐水园,本是明治时期博多豪商下泽善右卫门于1905年修筑的私人别邸,1995年由福冈市整修成了日式庭院。依修筑样式看,它是一处池泉回逰式庭园。但是,你看乐水园北部一角,可通过石板路,穿过一道竹篱笆门,走到一座被“露地”围拢的一座茶室,那小小一区庭园是个园中园,它被单独称为茶庭,是茶庭式庭园。

......
[阅读全文]

15-08-29

Permalink 02:17:52, 分类: 茶人说茶

有关“英式茶”

维持一种生活方式比维持一种社会阶级成员的身份更加困难,它要求持续的活跃性。

英国人那么爱喝茶,他们得有多少个茶园啊?这个“狡猾”的问题容易把人绕进去。毕竟,英国,一个人口不到世界百分之一的国家,每年却喝掉了世界四分之一的茶。英国小说家乔治·吉辛曾写道:对英国精英来说,家庭事务中再没有什么比下午茶更值得在意的,从茶杯放在杯托上那刻起,心灵就变得愉悦平和。

......
[阅读全文]

15-05-11

Permalink 07:14:33, 分类: 茶人说茶

武夷茶岩中的岩骨花香

岩茶因其历史以及所在地域土壤的多样性,自产生以来就伴着神秘复杂性以及优越感,让想靠近岩茶的茶客,即使品饮许久仍旧会被笼罩在神秘主义的想当然中无法辨清其真面目。作为挚爱岩茶又一根筋的我来说,和许多人一样刚开始被岩茶口感的复杂难辨吸引而进入岩茶领域,又被繁多凌乱的花名绕晕了脑袋。于是,从仅仅去茶城买茶喝的消费者很快进阶到了自己去产地、一寻究竟的发烧友。

因为迫切地想了解岩茶味道的成因,第一次来武夷山就被当时卖给我茶叶的茶农带着走了所谓岩茶“山场”,精疲力竭地踏尽所有的山场后,只是清晰了岩茶确实产自风景优美且自然环境优越的地方。当时并未深入了解土壤构成以及生态关系,更没有形成客观系统的思维习惯,甚至还挑了一些后来喝起来压根儿不是岩茶却叫作“岩茶”的茶,这几款岩茶的味道,当然跟所去过的自然环境根本无法产生感官上的关联。因此曾经严重质疑过自己的味觉,这样又购买了叫各种名字的各种岩茶,学费交了不少,仍旧喝不懂什么是商家口口相传的“岩骨花香”。就像“Terroir”,这个词并没有精准的译名,“土壤”是最接近的译法但少了其中抽象感性的意思,以至于英国人无法理解这个词,以神秘主义的方式来判断法国葡萄酒之优越性是不可知的,并认为正是这样的不可知让法国葡萄酒品质优越。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茶上,以至于荷兰植物猎人当初来武夷山盗取茶种却难以做出武夷茶的原因之一,就是单纯地认为“红茶”产在红茶树上,绿茶则产在“绿茶”树上。直到英国植物猎人福琼来到武夷山才明白原来红茶、绿茶是制作工艺,并非茶种。

......
[阅读全文]

15-05-10

Permalink 04:00:39, 分类: 幸福时光, 茶人说茶

平淡的味道

Permalink 03:32:30, 分类: 茶人说茶

源头活水:好水与好茶的配合

Permalink 02:28:22, 分类: 茶人说茶

是心之安放,还物之追逐?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