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未有战争惨剧中的心曲鸣响

15-04-28

Permalink 06:47:59, 分类: 爱乐笔记

亘古未有战争惨剧中的心曲鸣响

我听老肖的《第七交响曲》是这样的感受
老肖的乐碟和下载存了不少,一直不大听。总是觉得怪异和晦涩,无法共鸣。
不知哪根筋抽了,想听听他的“第七”。因为我是个军事迷,最近在看二战期间的影视和文字。就想听听战争背景下的交响乐。
老肖的第七,又被称做“列宁格勒交响曲”
C大调第七交响曲,作品60,是俄国作曲家季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创作于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并于同年12月27日完成。作曲家将乐曲题献给自己的出生和成长地-受德军所围困的列宁格勒,因此本曲亦加有副题“列宁格勒”(Leningrad)。乐曲于1942年3月5日在萨马拉(以前称为“古比雪夫”(Kuibyshev))作首演。3月29日在莫斯科首演,而列宁格勒首演则迟至8月9日才举行,原因是当时列宁格勒电台交响乐团(Leningrad Radio Orchestra)却只有15名乐手仍留在当地,其他乐手不是已死于战争中,就是被派往战场,所以乐团管理阶层只好在全市招募能演奏乐器的市民加入,才凑足乐手得以演奏。
这是肖斯塔科维奇所创作的15首交响曲中,演奏时间最长的一首。另外本曲亦获得1942年斯大林奖一等奖。
法西斯匪徒的军靴,重重地踏在俄罗斯的土地上,每一步,都震得人心发抖。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为了不被法西斯奴役,列宁格勒人与入侵者展开了殊死的搏斗,音乐家也用五线谱和指挥棒,投入了这场浴血苦斗中。据说,肖斯塔科维奇在枪林弹雨中亲自指挥了这场演出,而且演出持续了将近八十分钟。这是一场震惊世界的演出,也是一场划时代的演出,它对用生命抵抗侵略的列宁格勒人民的鼓舞是不言而喻的。诞生在鲜血与烈火中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也被称为“列宁格勒交响乐”,是音乐史上一曲象征人性战胜兽性的最为悲壮的战歌、凯歌。《第七交响曲》问世至今已有70年,人们在聆听这部作品时,都被它所反映的前苏联人民英勇不屈的斗争精神所感动。因此《第七交响曲》所刻画的不仅是和平与战争这单一的矛盾冲突,而是更广阔地概括了善恶、美丑、爱憎、人性和兽性、自由和奴役、光明和黑暗、人道和暴虐的对立与斗争,充分表达了前苏联人民的坚毅和抗争精神,表现了虽尚遥远但必将来临的胜利曙光。“在那严酷的日子创作出了具有不朽的美和崇高精神的作品,说明这个国家是不可战胜的。”人们这样称颂这部伟大的音乐作品。重听这首名曲,不单单为肖斯塔科维奇作为战士的情怀所感动,还有另一层意义,就是被他崇高的道德与人格魅力而折服。作为驰名世界的大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的一生,命运多舛,一波三折。特别是在五十年代斯大林文化专制主义的桎梏下,音乐家一直“戴着镣铐跳舞”,历经磨难。  
长期以来,很多人以为肖斯塔科维奇是个对当局忠顺的作曲家,他曾获得苏共给予的各种褒奖和荣誉。直到1978年美国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展现了他那复杂的内心世界,世人才对其心路历程有所了解。肖斯塔科维奇说,音乐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他的创作并不是为了歌颂谁,但为了生存,为了能从事他爱入骨髓的音乐事业,他不得不采取某些应变措施,甚至做些违心的事。例如,他自己承认备受称赞的《第五交响曲》中的“欢乐”其实是在威胁下“制造”出来的。他还说:“我曾以为自己的生活里充满忧郁,很难找到比我更不幸的人了。但每当我回忆起自己的许多亲密朋友时便会不寒而栗。他们中没有一个是生活得轻松或幸福的,有的结局悲惨,有的在极大的苦难中死去,许多人比我更为不幸。”这里指的是他的好友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梅耶荷德和左琴科等人。所以他声称自己的交响曲是墓碑,是为千千万万死难者所竖立的墓碑。肖斯塔科维奇还说:如果有一天,我的双手被砍断,我还可以用牙齿咬住笔继续作曲。音乐把一个人从头到脚彻底照亮,同时那也是“最后的避难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