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玻璃心,李云迪该学学梅兰芳

15-11-04

Permalink 12:32:32, 分类: 爱乐笔记

治疗玻璃心,李云迪该学学梅兰芳

最近,一则有关李云迪在首尔演奏失误的新闻在朋友圈传得沸沸扬扬,李云迪在演奏自己最著名的拿手曲目《肖邦第一协奏曲》时发生了失误,在台上突然断片儿,虽然“尝试着省略一些音符以便跟上乐队的节奏”,但完全无济于事。
这不是李云迪第一次发生这样的失误。2013年新年音乐会,我曾现场听他的《野蜂飞舞》实况转播,他几乎少弹了六分之一。
只要是人,就一定会失误,艺术家在表演过程中出错,并非不可原谅。但奇葩的是,这一次,李云迪和他的团队仍旧用激怒观众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失误。在首尔,演出结束之后,观众们给予了李云迪鼓励的掌声,通常情况下,演奏者应该回到舞台对观众予以感谢,但李云迪直接回到后台,甚至取消了音乐会后的CD音乐签售会。这一举动让观众们非常愤怒,第一乐章结束后,许多人就要求退票,在得知签售取消后,更多观众表示:“应该给他喝倒彩。”而针对国内媒体的质疑,李云迪团队的回应是“子虚乌有,被人陷害”(后来明明又道歉承认失误)。
为什么李云迪的团队每次都用一颗玻璃心来面对观众的批评?
也许,他们应该向京剧演员学习。
在京剧诞生之前,舞台上是不流行“喝倒彩”的。京剧诞生之后,看戏的人不再像昆曲观众那样“有文化”,戏园子里,看戏的人鱼龙混杂,演员演得好,就拼了命鼓掌,演得不好,就叫“倒好”,这是观众们最朴素的反应。
什么是“喝倒彩”?如何分辨这声彩是“正彩”还是“倒彩”?一般来说,“倒彩”的节奏发生在演员在舞台上的失误之后,而“倒彩”的那声“好”,比“正彩”声调要长很多,且是九曲十八弯的,听着只有一个感受:“阴阳怪气”。另外,叫“通”、“嗒”、“好喔”的都算“倒彩”。
“喝倒彩”简直成了京剧演员们的成人礼。马连良演《王佐断臂》,上台绑错了手臂,被叫了倒好,气得要跳河;荀慧生演《三娘教子》忘了词儿,给自己取名“荀词”,还刻了图章以明志;奚啸伯在天津演《杨家将》,因时间太晚未带“夜审潘洪”,台下不仅“通”声四起,居然还被扔了果皮、茶壶茶碗……
连“伶界大王”谭鑫培也不能幸免。1912年,已经66岁的谭鑫培应新新舞台老板黄楚九的邀请,到上海演出《盗魂灵》,这出戏谭鑫培曾经在宫中为慈禧太后专门演出。当时上海舞台上最红的《盗魂灵》,由武丑杨四立表演,他可以从四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叠成的高台上翻下来。谭鑫培贴演此出时,只拿了一个大顶,然后做了一下跃的姿势,看一看,摇摇头,便轻轻地爬了下来。其实,这样也是一种演出处理方法,无可厚非,何况谭鑫培那年已经年近七旬,若是在北京,观众定能谅解。但台下偏偏有一位李姓观众叫了倒好,这事越闹越大,叫倒好的观众被维护演员的“巡场”打了,观众们都打抱不平,严重抗议,最后,居然取消了“伶界大王”的广告语,戏院老板亲自请客赔礼道歉才算完事。
还是侯宝林先生的相声里说得好,要想一辈子不被叫倒好,只有一个办法——去电台唱。
作为演员,应该如何应对观众的“喝倒彩”?武生盖叫天曾经被地痞流氓恶意叫倒好,盖老二话不说,穿着戏装就冲下台,抓住地痞就是一顿打。五十年代,他给儿子张剑鸣把场(京剧术语:演员演某一剧目因经验不足等原因,由师长在侧幕照应把关,以稳情绪),结果儿子在演出中出了错,被观众叫了倒好。爱子心切的盖叫天从侧幕走到台前,当场叫停乐队,对着观众训话。盖叫天是武生泰斗,观众们慑于盖老名望,居然不敢说话了。后来,张剑鸣自己演出,又挨了一次倒好,他也学着老爸的样子叫停场面训斥观众,剧团领导急忙把他拖下来批评:“你爸是盖叫天!他叫停训话,你也训话?你算哪棵葱?!”
这不是最离谱的反应,1915年,武生演员俞振庭在北京广德楼演出《长坂坡》,前面是女演员金玉兰反串的《探阴山》。结果当天,金玉兰忽然有事,不得不临时取消演出。这样的事也算正常,但观众们觉得受骗上当,纷纷叫倒好,要求退票罚款。俞振庭脾气很不好,人送外号“小毛包”,他当时已经扮好戏,看到台下的混乱局面,居然穿着赵子龙的行头,提枪率众冲下台去,刺死了两个人,“喝倒彩”居然惹来杀生之祸,看来观众们也要小心。

相比之下,梅兰芳大师处理“倒彩”的方式就温和很多。他到烟台演出,有“挑剔”的观众,因为梅兰芳开门时用一只手,就叫倒好:“喝,好大的手劲儿!”面对这几乎近于胡搅蛮缠的“倒好”,梅先生不仅没有生气,还虚心接受,这才是大师的心态。
当然,如果李云迪团队还是磨不开面子,他们也可以学习谭富英先生。谭先生当年在天津唱《四郎探母》的“坐宫”一折,到“扭转身来叫小番”时,有一个嘎调(高音)没唱上去,台下立刻报以倒彩。天津观众的“倒彩”堪称全国第一,不知道是不是天津戏迷的倒彩太可怕,谭先生第二天再唱《坐宫》,戏票加了两毛钱,企图扳回面子,结果还是嘎调上不去,再次遭遇“倒彩”。这下,谭先生心理障碍了。而天津观众更搞笑,之后谭先生凡贴这出戏,必定满座。大家去看戏,看到嘎调唱不上去,喝倒彩,下次还看,乐此不疲。最后,还是几位谭先生的脑残粉策划,预先在戏园子各个部位买了几十张票,等“小”字一出来就大喊其“好”,高音的“番”在如雷彩声中唱出来,上去也好,上不去也好,都埋在彩声里,一般观众都听不出来,以为这次真上去了,也跟着叫好儿。这是“叫小番”第一次没落倒彩,谭富英先生的魔障这才解除,再也不用害怕在天津唱戏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