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资格有后台才能革命

15-12-22

Permalink 13:42:42, 分类: 佳作转载

有资格有后台才能革命

几乎所有佛教寺院的设计,都尽可能把香客们的视线向上引导,而这座颠覆三观的寺院居然建在了地下!
所有的宗教都有一个超越凡人的“神”的概念,这个神可能叫基督,也可能叫安拉或者佛祖。神的教诲规范着人们的道德和行动,神主宰着人类的命运,人们则通过对神的服从、敬畏和赞美来得到神的保护和庇佑。
可能是因为那是人们最难去往的方向的原因吧,对于人类来说,神总是在天上,所以无论是基督教还是佛教都喜欢修建很高大的神像,中国、日本、韩国和东南亚都能看到巨大的佛像,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可可瓦多山顶的救世基督圣像不但是里约热内卢的地标,甚至都成为了巴西的代表性符号,即使是禁止偶像崇拜的伊斯兰教也在清真寺建筑的外表面和内部空间做足了功夫以把信者的视线引向天空,同样禁止偶像崇拜的日本神道教的神社入口处都有高大的“鸟居”,目的也和其他宗教一样。总之,“天空”就是神所在的方位,这似乎是一个宗教共识。
同样,人们脚踩的大地,也就是死亡之后所归去的方向,这大概是因为伴随着“死亡”的肯定是“倒下”这个动作的原因,“黄泉”也好,“地狱”也罢,“地下”总代表“死亡”,地下的神要有也就只能是管理死亡的“阎王”或者“冥王”,这也是共识。
即便是凡人的塑像,只要是英雄或者伟人,也要尽可能地想法子做得高大点。
所以几乎所有的佛教寺院都在建筑技术和建筑材料所能容许的程度内向外部挑出大屋檐,内部的佛像则尽可能的高,在正殿的“大雄宝殿”前面还设有高高的台阶,把香客们的视线尽可能地向上引导。
之所以说“几乎所有的佛教寺院”是因为起码有一处寺院不是这样的,那就是位于日本兵库县淡路岛上的本福寺水御堂。
那座颠覆了三观的寺院居然建在了地下!
淡路岛上为人所知的是“梦舞台”,那是2000年淡路岛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主会场,主持建筑设计的是国际有名的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现在以其依山傍海的优美景色以及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成为了一处文化休闲的好去处。
出自对于安藤忠雄大师的尊敬,来京都大阪神户也就是所谓“关西”一带访问的建筑界朋友一般都要去参观一下梦舞台,而且还要在半路上再顺便去拜访一下本福寺的水御堂,因为那也是安藤忠雄的有名作品。
这座本福寺距离梦舞台很近,开车也就不到十分钟的距离,从神户方面经过那座世界最长的海峡大桥,明石海峡大桥上了淡路岛之后,在到梦舞台之前先经过的是本福寺。
到底是安藤忠雄的作品,一进山门面对的就是两面清水混凝土的照壁,一面是直线,另一面是弧线,这种“直线对弧线”就是安藤的特色。
和是不是懂建筑关系不大,甚至和是否喜欢此人或者此人的作品都没有关系,真正的建筑名家的作品很好辨认,就像扎哈的作品看上去就是一团没有骨头的软体腔肠动物一样,安藤忠雄的作品就是一团混凝土,一团清水混凝土。
安藤忠雄的这种对于混凝土的近似于狂热似的热爱特别引人注目,安藤忠雄的成名作“住吉长屋”就是一团清水混凝土。
绕过这两块特别能呈现安藤忠雄特色的一直一弧的清水混凝土照壁之后,展现在眼前的并不是想象中或者香烟缭绕,或者清净安宁的一般被称为“大雄宝殿”的寺院正殿。而是一个莲池,相当于一般寺院正殿的部分在莲池的下面,香客要往下走才能进入在地底下的寺院正殿。
建筑界的朋友们喜欢用功能性作用来解释安藤忠雄这种对混凝土的执着的喜爱,说这是日本列岛频繁发生的地震灾害使得安藤在本能中就存在一种防灾的意识,混凝土能加强建筑物的抗震能力,而略知一点日本近现代史的笔者则毫不犹豫地把安藤这种习惯的由来归结于是日本人从上次大战后期开始的到现在那种已经渗入进遗传因子水平了的对B-29超级空中堡垒的地毯式轰炸的恐惧。
看着这个莲池,不由自主地想问一句:这个本福寺到底是寺庙啊,还是防空掩体啊?
“防灾”可以解释安藤忠雄对混凝土的喜爱,但是无法解释这种把寺庙也要做成防空掩体的举动。
其实,不管是对地震灾害的恐惧还是对地毯轰炸的恐惧,都是一种对现实的恐惧,恐惧会带来一种想逃脱现实的冲动,实际上安藤忠雄的作品中反映的就是这种对现实的恐惧和逃避。特别是在本福寺水御堂的设计中,安藤忠雄把这种恐惧和逃避表现得淋漓尽致。
正殿的构成是一个在方框中的圆框,还是安藤特色的“直线和弧线”,但两个框都漆成了朱红,采自天井的自然光也就成为了红光,和色彩黯淡的一般寺院截然不同,这里也没有什么让人抬起头仰望的佛像,香客圆框中看到的是一尊佛像沐浴在在一片红光之中。
一尊佛像沐浴在在一片红光之中
一尊佛像沐浴在在一片红光之中
佛教是没有颜色的,如果说有的话,只是大寺院的“金碧辉煌”,但金色不是佛教的颜色,那只是富有的信徒们把自己对以黄金为代表的财富的追求强加给了佛祖而已,真正的佛教是黯淡无色的。
而现在的本福寺却笼罩在一片红光之中。
红光是因为正殿以及周围的采光窗栅所采用了朱红色的涂装,而这种朱红色是日本神道教在鸟居上使用的独特的红色!佛教的寺院也有采用红色涂装的,但那是更深一点的红,没有这么明亮。
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寺院,从来也没有一座寺院能给人以如此革命性的震撼,如果只是要简单地赞美这座寺院的话,只需要将建筑构思中的安藤忠雄元素提炼出来再辅以各种美丽动听的词汇就行了。
但远非如此简单。
如果说清水混凝土还只是一种用来表示质感的技术手段的话,那么这座寺院整个就是安藤离经叛道的哲学思想的完全体现了,其实安藤忠雄在这里的表现已经不是离经叛道了,干脆就是大逆不道。
安藤在这里的构思不仅不拘泥于宗教中的上下方位,他甚至都没有拘泥于佛教。除了使用了神道教的朱红之外,从莲池上面取道阶梯进入寺院,不由得让人想起基督教中摩西劈开红海带人走出埃及的场面。
如果还要挖掘安藤内心的“恐惧和逃避”的话,能不能这么认为:光是佛祖之力已不能满足需求,只有同时向其他宗教的神寻求力量,联合起来才能满足需求呢?
就民族性来说,英国人和日本人大概是世界上最保守的,但同时也就是这两个地方经常会出现最前卫最革命的艺术人物和表现形式,像英国有披头士一样,日本有小泽莞尔和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不单单是一位建筑技术专家,甚至不仅仅是一位建筑艺术大家,安藤忠雄在各种传媒的曝光率很高,安藤喜欢说话,安藤甚至都不屑于隐藏自己的政治观点。安藤是一个哲学家,安藤能很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和哲学,不管是设计哲学和社会哲学。
安藤忠雄在政治上比较保守,他将神道教特有的颜色引入佛教建筑并不使人感到吃惊。因为本身就并不存在什么寺院建筑所必需遵守的标准,寺院建筑随着地域和时间会不断地变化。但在宗教问题上牵涉到政治正确性,有时候连想象都是亵渎,更不要说尝试了,肯定是违禁的。虽然佛教在三大宗教中属于最兼收并蓄的,但使用其他宗教的表现形式,尤其是特有的表现形式也还是犯忌的。
并不是只有安藤忠雄才会这么离经叛道地想象,而是别的任何人的想象都是毫无意义的,不会有实现的可能。
但是“政治正确”在本福寺出现了让路,仅仅因为安藤忠雄是建筑大家吗?
不是,答案能在照壁之前的那块碑上找出来。
实际上一进寺院就能看到一块刻有“井植岁男翁显彰碑”字样的石碑,井植岁男是被尊为“经营之神”的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的的小舅子,松下电器就是他姐夫和他一手创建起来的。战后为了帮助姐夫逃脱麦克阿瑟的财阀解体,井植岁男从松下公司独立出来成立了三洋公司,前些年因为三洋公司经营情况一直不佳又被松下公司收了回去,现在这个也曾名列世界500强的公司只是松下的一个子公司。
1969年去世的井植岁男是淡路岛人,去世之后就葬在了这里。“有钱真好”,凭三洋老板的实力,居然可以在墓地上建一座寺庙,还能请到安藤忠雄这样的大家来设计。
也就是说这座寺院实际上是井植家族的菩提寺,是井植家的。日本的寺院与其说是宗教设施不如说是产业,日本的寺院主要功能是向社会提供葬礼葬仪,追缅仪式以及墓地的服务。
安藤忠雄在离经叛道或者大逆不道的设计革命之所以没有受到任何攻击反而还有那么多人顶礼膜拜,除了安藤忠雄自己的大家光环之外,更应该归功于支持革命的井上家族,只要井植家族能接受安藤的叛逆别人就没有话说。
佛祖从来就不是财神的对手。
革命不仅需要资格,革命还需要后台老板。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