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指责遇难驴友,我们更应该做些什么

16-10-07

Permalink 21:55:42, 分类: 驴游天下

除了指责遇难驴友,我们更应该做些什么

广州女生任安儿与其他3人结伴徒步喀纳斯迷路失联,10月4日被搜救人员发现,已不幸遇难。
这至少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但在一些新闻平台上看了网友的评论和跟帖,发现对于这位遇难的驴友,明确表达同情和哀悼的比例不高,更多的声音,是嘲讽甚至不满。嘲讽的理由,是“no zuo no die”,生存能力不足还要去冒着生命能力“探险”;不满的理由,是当地政府出动了大量人力搜救,算下来,自是一大笔钱。随手摘来一句有代表性的:一直不理解,都穷得养老金都快发不出来了,还花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去救“驴”?“驴”不就是去冒险去亲近自然去寻求刺激的吗?回归自然不是很好的归宿?

我想起了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事件,网络评议,情与貌,略相似。
有意思的是,这次事件中,包括此前数年间多次驴友遇险政府组织搜救的事件中,当地政府官员的态度,是非常中正克制的,大体是,第一,说钱的事情,大部分表态“无法可据”,也就不会向被救者伸手(也有象征罚款的);第二,有没有钱都得救;第三,驴友可能有不对甚至违规的事情,但也得救。
少有的“政治正确”,而且与一些网络声音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些年,类似的事件年年都有几起,对于那些“既蠢又作”的驴友,网民忍无可忍的表情越来越生动了。假如网络声音能左右政府行为,很多遇险驴友怕真是会失去被救助的机会。
具体说说任安儿遇难这件事。
首先,即使只看新闻,也能判断出,任安儿及与她结伴同行的其他三位驴友,表现出的户外经验的匮乏,野外生存技能的欠缺,是比较明显的。更不巧的,刚好这样四个户外“小白”级的驴友,凑到了一起,连一个经验更丰富的“老驴”也没有。我的意思是,假如他们或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能有更多一点的风险意识,有更丰富一点的户外经验,更充分一点点的准备,他们使自己置于极大风险境地的概率会低到微乎其微。
但我又觉得,在户外经验和技能上要求任安儿太多,似乎有些苛刻了。
我没去过喀纳斯,在网上搜了一下相关资料。可以确定,任安儿和她结伴驴友选择的这条徒步路线,即“贾登峪-禾木-小黑湖-喀纳斯”线路,是一条相当成熟的路线,也是一条景观丰富的线路。“成熟”,也就表明风险没那么高。在百度和知乎上,对这条野外徒步路线的危险性评价,多数是低危险甚至无危险,强度也就是一般强度。

我找来这条徒步路线的图看了一下,这是一条半环形的线路,全长约80公里,分4天走完,其中前半段40多公里,也就是“贾登峪-禾木”,是可以选择驾车到达的,只是任安儿他们选择了徒步完成。这一段从图上看,人烟稠密,又有公路,谈不上有什么风险。真正比较难的,是“禾木-小黑湖-喀纳斯”这35公里。“禾木-小黑湖”上坡15公里,过了“达坂”(山口),就是小黑湖,是一个小高山湖。禾木乡海拔1300米,达坂海拔2000米,不算高。小黑湖是一个中途住宿的点,有当地常年开蒙古包等住宿供游客租用的,任安儿他们就租住了这种蒙古包。这一点也证明了该条线路的成熟度确实很高。小黑湖到喀纳斯21公里,但是下坡,强度也不大。但任安儿就是在这段路上迷路最终遇难。

迷路是户外事故的主要原因,占户外事故的51.6%以上,主因是“对户外知识缺乏,自身能力不足,准备不充分”。(《2010年度中国户外安全事故调研报告》)这样一条成熟的线路,会出现迷路,一个原因是环境的变化。从相关景观图片来看,禾木乡还有明显的针叶林,到小黑湖前后这一段路程,大部分应该已是高山草甸草原,植被不算丰茂,在很多照片中看起来,就有点“荒原”的气息了。
与峡谷区不同,这种草原景观,由于缺少明显标志物,确实容易导致迷路,特别是在雨雪天气。很不幸,任安儿恰好赶上了这样一次突然的降雪。新雪,持续下,既刚好足以掩盖马道,又没有厚到有人在雪地上踩出可以辨认的路径。任安儿他们在判断迷路后又失策地连夜走路,彻底失去方向,连回到小黑湖都无法做到。

在知乎上,有一个帖子,题为“徒步穿行喀纳斯有可能遇到哪些困难和危险”。题主以及后面好几位说走了任安儿同一线路的跟帖人,都和任安儿类似,经验不丰富,慕名而来,“说走就走的妹子”。特别有位跟帖的,2014年10月走过这个线路,三男一女,只有一位有野外经验,和任安儿他们非常相近。更近似的是,也是遇到小雪,他们在还是在禾木到小黑湖这一段迷路了,走到半夜十二点才侥幸遇到一个亮灯的人家。另外一位则宣布驴友说在这条线路上遇到过狼。还有一位跟帖人充满预见性地指出,9月后走这条线,一定要非常警惕新疆高山随时出现的降雪,很可能导致迷路。
这几个知乎的帖子大都发在一年前,也就是说,假如任安儿事先稍微多了解一些,原本可以充分注意到迷路的风险,做出预防措施。比如,在从小黑湖宿营地出发时,请向导多指一下路,在哪几个岔路口注意方向选择。
诚然,如一位户外经验丰富的网友此次事件前在知乎的留言所说:“喀纳斯的传统徒步路线都很成熟,基本无危险,但再成熟的徒步路线对于小白来说也有危险的可能,放着路不走非要来个丛林穿越,下着大雨非点往河谷里跑,平地不走专门爬山,不会分配体力走一半累的走不动,晚上没到达目的地被冻个半死,这些事不是没发生过……”所谓“成熟路线”,对不同的人成熟度是不同的。

不过,在这个事件里,任安儿的“小白”身份,与这位网友所举的例子性质并不一样。他们可以做得更好而没有做到,但严格来说,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而直接导致他们陷入险地,他们没有违反景区规定(如果有景区方面一定不会沉默不语的),也没有类似“放着路不走非要来个丛林穿越,下着大雨非点往河谷里跑”这种做法,他们只是遇到了一场超出他们预期与能力的大雪,欠缺风险评估的意识与能力,以及,没有遇到有经验的前辈结伴而行,但他们并不是明知风险在那里,却作死地漠视。做户外,人人都一定有“小白”的出身,都有对风险关注不足、功课不充分的阶段,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常常遇到有经验的“老驴”提携,那么,这种“成熟”的、大部分评论都指出“基本无危险”的路线,不就理应是“小白”打怪升级的对象么?
明知有风险,和没有意识到风险,还是不同的。你去迪士尼玩过山车,虽然知道心跳会加剧,却不大会防范车毁人亡的风险,尽管这其实可以变成事实。我的意思是,对任安儿他们来说,现实结局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不幸的小概率事件。小概率事件是无法杜绝的,尽管理论上,你可以希望“更专业更负责”的态度能使任安儿避免危险,但这也只是希望而已,因为这种非商业组织的个人旅游行为,不可能也不应该通过某种具备强制性的规范,使驴友们对自己的生命“更负责”。我们一切的出发点,是相信每个人对自己的生命必然是珍视和负责的,不是么?只不过,采取何种形式来珍视,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获得某种在别人看来不一定值得的东西,见仁见智了。
也是在这一点上,我并不愿意把任安儿与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那位受害女子相提并论。任安儿没有破坏什么明确的约定或协议。她的选择没有太多可挑剔的地方,也没有给其他人造成直接的损害。甚至她与之前很多被搜救的驴友也不一样,他们有很多,确实是“违规”的。
除了让政府出了很多人力来搜救,添了很多麻烦这一点——很多网友会说。
其实新闻里说的是“喀纳斯景区”来着。不过这一点不重要,因为在喀纳斯这种地方,景区管理部门、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当地政府,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分的。
当然,谈到钱,又似乎必须分清一点,因为有网友说,用“纳税人的钱”或“政府财政出钱”来救遇险驴友,而且是很笨或很作的驴友,值不值得,得说说。
简单说,所谓“被救者(或求救者)承担搜救费”的国际惯例,是不见得存在的。美国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州,通过了一些法条,还有很多国家也有类似说法,可是和大家的理解并不完全一样。
但在中国,向被搜救者要钱,其实不能说“无法可依”。国内的很多法规,比如《国内登山管理办法》,还有新疆2014年就出台了《关于户外探险被救需要承担费用的规定》。但是,这些原则性规定,很难执行。举个例子,像任安儿这个案例,假如先期出去求救的人报警,搜救展开,但任安儿几天后安全地出现在喀纳斯了,这笔搜救费,是任安儿出,还是报警者出呢?

搜救要人要钱。做得好的国家,比如美国,除了公家人,还有很多民间组织,志愿者。钱主要是公家掏,也有很多是来自捐赠,以及景区内某些探险活动的许可收费。这些做法中国能不能借鉴,挺复杂。
也有指望保险的。但是中国的很多人身意外保险,都有附加排除条款,其中有一条就是“被保险人从事潜水、跳伞、攀岩运动、探险活动……等高风险运动,保险公司不承担责任”。你能说清楚哪些活动算“探险活动”吗?徽杭古道徒步算不算?也有“驴友迷路被困掉下四米高山坡警察营救”的。
世界各国国力不同,政府能做到的千差万别,但应该没有哪个自认文明国家的政府,会公开说,假如你不交钱我就不会去搜救。公民遇险获得救助,是一项基本人权,也是国民权利。政府可以没能力救,不能说你自己作死我懒得管。
那些操心搜救费用会由作为纳税人的自己买单的网友,可以宽宽心,至少在任安儿这件事中,搜救费用不一定要政府埋单。
任安儿遇难事件,发生在喀纳斯景区,而且应该是开放区域。景区是收门票的,是一个门一个门地收,多则近两百,少则数十。像禾木乡这种正常的居民点,要收门票,已经可以理解为某种“特许收费”。景区作为一个营利机构,也有责任对游客负责,包括支付搜救费用。所以,假如当地政府一定要“亲兄弟明算账”,这笔钱也不至于找不到出处。
前面说过,在一条成熟徒步线路上遇到下雪迷路,导致生命危险,对任安儿来说,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但从网上去过这一线路的游客反馈来看,对景区管理部门来说,游客遇到风雪迷路,似乎就不能说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了,原本可以有更强的预判以及防范,管理上可以做得更好,比如说,做出醒目风险提示,在小黑湖这种宿营地提供向导服务,在容易走错路的地方设置标识,包括在不良天气时,给游客提供租用的联系设备。当然,这些未尽的工作,恐怕不足以判定景区的责任,但至少,如果要减少小概率的悲剧,除了对驴友专业性的要求,也可以对收取门票的管理机构寄予期望。

《大鱼海棠》中有一句台词:“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把性命当做路边的石头,只有我们这些老东西啊,才费尽心思想着如何多活一天。”何尝不是年轻的动人之处。长者的人生经验,至多无非是:就算把自己的性命当成石头,也要让这块石头更硬一点,投掷得更远一点。
没错,我相信,假如任安儿们专业性再强一点,就很可能避免悲剧,但我仍然不愿意因此对他们怀有嘲讽之心。更何况,任安儿他们说走就走的一刻,很可能以为自己选择的只是一次费力的远足,压根与“探险”没有什么关系。
至少,我们可以做到,不把别人的生命,当成一块石头。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