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全球叙事

16-10-08

Permalink 21:38:50, 分类: 自言己见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全球叙事

世界正在发生深刻而又迅速的变化。金融危机过去已经八年,世界陷入了更深的不确定性与动荡之中:全球经济增长失速,复苏脆弱乏力,可能陷入长期停滞。这些意味着增长方式需要转换,但找不到新的动力;全球化无法弥平贫富鸿沟,反而加大收入分配失衡。

从国际层面看,虽然发展中国家中的部分群体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全球经济格局中占比加重,但南北差距,发达国家与欠发达国家以及最不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在扩大,“失败国家”愈加失败。从国内角度看,不少发达经济体国民实际收入不增反降,中产阶层规模不断压缩,生活水平降低,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引发了这些国家选民的民粹主义情绪,产生了政治极化、反移民、反全球化等带有变革性质的政治动向。

国内政局变化和动荡又影响到各国的对外政策:国际经济领域保护主义势力抬头,威胁到国际贸易和投资的恢复性增长。金融危机发生后,作为全球化标志性组件的全球贸易走向萎缩,增长率从GDP增速的两倍以上降到如今已连续第五年低于GDP增速。国际政治领域民族主义、孤立主义倾向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有不同程度的表现。民族主义情绪导致地缘政治紧张加剧,大国关系对抗性增强。孤立主义情绪则导致主导性大国对干涉中东等边缘地区战乱的积极性下降,失败地区的形势面临崩盘。

种种乱象,从根本上讲,大致有两种叙事可以解释。

一种叙事即世界秩序面临崩塌论。根据这种观点,冷战结束后,全球只剩下一个超级大国,从而实现了霸权统治下的稳定。这种结构性的稳定并没能维持多久,因为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快速崛起,美日欧等传统工业国力量相对下降,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力量相对上升,力量格局的变化打破了原有的平衡,从而导致紧张和动荡。

另一种叙事即全球治理的观点。从全球治理的角度看,力量格局的变化是全球化以来长期持续的过程,它是一系列历史条件发生作用的结果,无法逆转,需要关注的是既有的国际治理结构、机制和手段存在着不公正、不合理、不完善之处,需要加以改进,以此推动全球性危机和挑战的应对。

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两个大国,中国和美国,正分别持有这两种全球叙事。它集中反映了两国看待世界现实与发展趋势的差异,而不同的看法导致了不同的应对思路和解决方案。

世界秩序崩塌论的潜在意思是,冷战后的一超世界格局,即美国治下的和平,是一种比较理想的国际关系状态,由一个霸权提供“全球稳定”这一宝贵的公共产品,各国可以埋首于自身发展。破坏这一秩序的稳定不但对美国不利,也对挑战者不利。而中国的全球治理视角度则意味着,并来就没有什么历史的终结或者完美的秩序,稳定的秩序当然对大家都有利,但是秩序不可能一成不变,当这个秩序无法提供足够的弹性和空间来适应力量格局不可避免的变化,需要改变的是它自身。

世界秩序崩塌论可以导致多种解决方案,比如,可以提出修补这一秩序,使其更加符合现实的要求。但是现有秩序的主导国美国所采取的态度恰好相反。美国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政策,这意味着美国将国际秩序动荡的主要责任归结为中国的崛起,而解决的办法就是调动全球资源加大在亚太的力量部署,以力制力,以更大的投入平衡掉中国力量的增长。

专家:世界大乱要中国背锅?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全球叙事

这个方案的主要问题在于,它可能误判了中国崛起的性质。中国是在既有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环境下,按照国际法基本原则允许的方式实现的快速发展,国际上广泛称其为“和平崛起”。中国是既有秩序的受益者,客观上没有挑战或者颠覆秩序的动机,主观上也不存在这种愿望。按照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中国是国际秩序的参与者、维护者、建设者和贡献者,不是挑战者。中国发展太快不是原罪,如果现有国际秩序不能很好地接纳中国的快速发展,则问题在于这个秩序本身。将世界的问题归因于中国发展显失公正,必然引起中国的对抗性反应。美国的应对方式可能将中国逼迫成挑战者,从而导致“挑战的自我实现”,把世界拖回地缘政治高度紧张的状态。

世界秩序面临崩塌的看法源自美国,反映了美国深刻的危机意识。作为守成大国,美国时时刻刻不忘观察何时何处会形成对自己的挑战。对美国人来讲,世界秩序崩塌论可以提醒自己未雨绸缪,有积极作用。但对世界来讲,它显得比较悲观而不合时宜。力量平衡的改变是世界发展常态。

美国成为世界秩序的主导国家以来,一直在面对各种新崛起力量的挑战。从德国、日本到苏联,以及后来的欧盟,再到现在的中国、俄罗斯、印度等一系列新兴市场国家,都对既定秩序发出过修正的要求。上个世纪日本迅速崛起,也在美国引发了巨大的震撼与焦虑,美国人也发出过日本是不是要买下整个曼哈顿的惊叹!危机意识可以惕励自省,但过度焦虑从而引致判断上、决策上的重大失误,则会犯下历史性错误。

全球治理的概念不是中国首先提出来的,但是现已成为中国如何看待当今变革趋势的高度概括。中国响应全球治理起源于不接受世界秩序正面临崩塌的看法。中国有句古话,天塌不下来。中国不认为改进或者完善现有的国际秩序就意味着秩序在走向崩塌。中国更愿意推动全球治理,这一主张显示出中国对世界发展前景的看法远较美国积极乐观。如果承认力量平衡和格局变化不可避免,则就应对由此带来的挑战。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全球治理视角比美国的世界秩序崩塌观远为优越,它会导致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

中国提出的全球治理观紧紧抓住发展这个关键词,找准了当今世界最关键、最紧迫的问题。1929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以及后来的大萧条,是二战爆发的总根源。同样的,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已经过去8年,虽然暂时没有酝酿成二次世界大战那样的毁灭性冲突,但也严重冲击了国内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这是当前各种矛盾纷纷激化的关键触发点。它逆转了1970年代以来普惠世界的全球化趋势,使全球多数人受损。特别是各国的中产阶层,他们是国内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受到的打击最重。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国内政治动荡必然导致国际政治关系的紧张。

因此。当务之急是要为全球化找到新动能,同时改革全球化的模式。一方面要继续促进全球化,即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的增长,提升各国经济交流水平,继续做大蛋糕。另一方面也要通过国内的结构性改革推动全球增长和收入分配改革,着重施惠于各国中产阶层,缩小贫富差距,增大放大全球化红利,从而消减国际国内各种紧张的基础。这次杭州G20会议重要历史意义即在于此。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