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靓颖母女,中国式母亲和中国式女儿

16-10-09

Permalink 06:44:30, 分类: 野狐禅

张靓颖母女,中国式母亲和中国式女儿

2005年超女三强里的张靓颖终于宣布要结婚了。经过了去年那次尴尬而略带强硬的公开逼婚之后,她终算是得偿所愿,和相伴十四年的男友冯柯喜结良缘。

但事隔一日,一力抚养她养大的母亲张桂英突发长文控诉女婿冯轲骗女儿当小三,把女儿当摇钱树……继而接受采访,把冯轲盘剥女儿的细状通通诉之于媒体。

说真的,这情此情让我想起琼瑶的小说《几度夕阳红》:也是一对四川母女的事,沙坪坝之花李梦竹公然违逆强势的母亲李老太太,与大学生何慕天恋爱,而何有妻室离不了婚。
李珠胎暗结跑去与何妻讲数,反而被何妻羞辱,万箭穿心之际她耳边想起母亲铿锵有力的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关心你,爱护你,才宁愿让你恨我……”。
这段话穿越千古与成都驷马桥运输公司下岗女工张桂英的信不谋而合:“作为母亲,我真的不能看着我的女儿以后悔恨交加,哪怕女儿可能因此记恨我……请大家理解妈妈爱女儿的心”。她甚至还引用了清人蒋士铨的诗,“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文中足见深思熟虑,甚至还请了文胆润色也不一定。
因为爱,不想让女儿再错下去,所以要公然控诉,这个做法很常见,很中国。我老家的亲戚,家里有四个女儿,每个女儿结婚时父母都要闹得天翻地覆,每次都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中国父母最爱反对儿女婚事,大约因为在中国人传统思想观念里,儿女是属于父母的,一旦儿女敢于违抗自己的命令,父母控制权就遭到最严重的挑战,父母必诉诸于舆论,羞之辱之,而落到张靓颖母亲这里,情况又更复杂了,不光是控制欲的问题,而且还有利益的问题。

此时,女儿已经不单纯再是女儿,她身上系有巨大的利益,而且,是母亲的金主。很久之前,张靓颖在接受马东采访中无意提到:“(成名之后)我妈跟我说话,突然有一种很奉承的姿态,我会觉得好难受,说话老是顺着你说,我就喜欢我妈以前没事就骂我两句,我觉得那样挺好的。”
做为普通人,我们当然知道主要的经济来源要弃自己而去,并且连招呼都不打的心情。当然,张桂英在信中剖白她不是为了钱,因为股权和钱她也是准备留下来给女儿的。这种说法也非常之中国,如果你看过北京台的《第三调解室》,你就会发现所有和儿女撕成碎片的父母,基本上都是这种号称一辈子吃苦受累都是为了儿女的类型。
愤怒的父母和不孝的儿女是中国最典型的家庭矛盾之源,这一切的原因大概都源于中国代际关系里,界限感太差了。国外的父母,满十八岁赶你出去,你的生活是你的,我的生活是我的,一代人管一代人,而且夫妻关系是核心关系,代际关系只是辅助。而在中国的传统中,代际关系是核心关系,而夫妻关系则变成了辅助关系。
所以父母可以堂尔皇之横加干涉儿女之事,从事业到家庭,从客厅到卧室。而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也经常是长不大的巨婴,各种横行逆施啃老寄生——一句话,没有界限的关系毁掉两代人——事实上,在这件事中,女儿已经32岁了,是成人了,结婚找谁,公司股份写谁,那是她的事。做母亲的哪怕再看不过眼,那也只能私下劝说。这样公然发信,坐实了女儿当小三的罪名,也真正算是毁女不倦,狠且蠢也到了一定境地。
说回来,这回子事,看上去全是因为冯轲,其实跟冯轲没有太大关系。明眼人可以看出张靓疑是真的非常依赖这个大他十来岁的男人,要不然也不会有逼婚一幕的出现。在张靓颖与冯轲的故事里,充满了皮格马里翁的张力:老男人调教小女孩,把她造成他想要的那一种女人,全面满足男人的导师欲、英雄欲……老师情人以及主人,这男人难怕再渣,再不检点,再盘剥,但她总是他塑造的。

从生意的角度,一个男人成功把一个有潜力有天份的小女孩打造成了超级女星,他是真有理由进入收割期。女人不是傻,不是智商低,而是心理依赖,因为她真的是离不开他。
在张桂英女士撕张靓颖这个单个事件里,我们看到的是一对中国式母亲和中国式女儿的正式对决,其状之惨烈,我看母女双方都得好多年来消化这场恩怨。
在这件事里,我只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教育女性、要善待母亲,只有心智成熟的母亲才会养育出心智成熟的女儿。之所以母亲反对的大部分婚姻都失败了,不是母亲多英明,而是因为婚姻原本就不易了,而不成熟的母亲培育出不成熟的女儿,婚姻路更难行,失败几乎是注定的。
但话又说回来,路是自己选的,那是她为自己成长要付出的必然代价,母亲无权干涉。看着女儿嫁渣人当然五内巨焚,但女儿为什么就会把你眼中的渣人爱得如醉如痴?你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这也许是张桂英女士在接受采访之余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