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于蛊惑民心的杜特尔特

16-10-09

Permalink 07:09:45, 分类: 朗朗日记

善于蛊惑民心的杜特尔特

罗德里戈 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上台执政还不到100天,但他已经制造了比一些领导人整个任期还多的新闻。这位菲律宾总统发起了一场血腥的反毒品战争,威胁要终结与美国的关键联盟,并因对巴拉克 奥巴马(Barack Obama)和联合国(UN)等对象出言不逊而屡登新闻头条。他被外界比作唐纳德 特朗普(Donald Trump),却自比阿道夫 希特勒(Adolf Hitler)。
杜特尔特在5月总统大选中出人意料地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但他看似控制不住的怒火引发的义愤,掩盖了他作为一名老练政客的狡猾操弄。他的政治宣传将左翼社会层面进步的民粹主义、威权主义右翼与单口相声演员哗众取宠的强烈欲望混杂在一起——且不提对于冒犯别人满不在乎。
菲律宾政治分析人士理查德 贾瓦德 海达里恩(Richard Javad Heydarian)称:“菲律宾民众看重整体效果,但国际观察家们关注的是那些最疯狂的言论。”他总结出了“三面杜特尔特”:表演者、惩罚者、玩弄权术的马基雅维利(Machiavelli)。“这就是他仍然很受欢迎的原因,但世界对他感到恶心。”
71岁的杜特尔特过去一周左右的好斗表现是他总统任期迄今的一个缩影。周日,他对自比希特勒——表示乐意杀死数百万吸毒者——作出道歉。周二,他骂奥巴马“下地狱吧”,并表示马尼拉将用与北京和莫斯科的军火交易取代与美国的密切军事合作——可能为渴求领土的中国主导东南亚海洋提供契机。周四,一项独立的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四分之三的菲律宾人对这位行事鲁莽的领导人的表现感到满意。

理解杜特尔特的重要线索,可以从他在菲律宾南部饱受冲突的棉兰老岛成长的经历找到。他的父亲是投机钻营的政客维森特 杜特尔特(Vicente Duterte),曾在1959年至1965年担任达沃省(Davao)省长。菲律宾前议员、学者瓦尔登 贝洛(Walden Bello)表示,杜特尔特是长期受伊斯兰主义和共产党叛乱影响地区的“边疆政治混乱世界”的产物。
离异的杜特尔特是四个孩子的父亲,这位未来的总统自1988年开始担任达沃市市长,并在这一职位上任职20多年。对犯罪的重拳出击为他赢得了广泛支持以及“杜特尔特哈里”这个绰号。当人权组织宣称他支持的行刑队要对700人的死亡负责时,杜特尔特毫无羞耻地反驳称,这一数字更接近1700人。
如今,他将这种张扬的酷吏作法带到了总统府。这对菲律宾的外交政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杜特尔特软化了上届政府反对中国海权主张的强硬立场,并且不客气地驳斥西方对他的人权记录的批评。
“他是把自身的人格形象等同于国家的一类人,把针对他本人及其政策的批评视为削弱菲律宾的主权,”贝洛说。“我认为,这正是中国吸引他的地方——中国拒绝接受任何对其人权记录的批评,并视之为对国家主权的攻击。”
理解杜特尔特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他作为律师接受的训练,以及他与左翼政治人物培养的友谊和联盟,其中一些人在杜特尔特政府中担任部长职务。通过重启延期的铁路项目、缓解马尼拉严重的交通拥堵,他在承诺采取措施改善菲律宾的民生方面表现出了接地气的一面。
与此同时,杜特尔特已将旷日持久且看似极为棘手的棉兰老岛和平进程列为工作重点,而且正在设法利用自己与叛乱领导人的关系。他曾吹嘘自己有穆斯林血统,甚至在竞选总统时高呼“真主至大”。海达里恩回忆曾在一次会议上半开玩笑地问道:“如果他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会怎样?”
到目前为止,杜特尔特最引人注目的政策是向毒品开战,这一行动已导致逾3000人死亡,其中约一半人系遭到法外处决。他这样做引发了公众的共鸣,因为菲律宾的毒品问题无疑非常严重,而且此前的反毒努力都失败了,常常沦为腐败的牺牲品。于是总体正派的人们在绝望之下为针对别人的暴力行为寻找借口。
“我知道这样不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菲律宾女士说,她将禁毒战争中无辜者的死亡称为必要的“牺牲”。“但我们不得不有所行动。而且我们必须强硬。”
只要这种观点占据上风,杜特尔特就可能继续春风得意。他面临的风险是,他的魄性、地缘政治赌博以及性格中的阴暗面会将他压垮。他仍在享受政治蜜月期,可以设置自己的议程。来日方长,公众有大把时间对这名极不稳定的领导人幻想破灭。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