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辩论如何变成了撕逼表演?

16-10-10

Permalink 07:19:07, 分类: 朗朗日记

政治辩论如何变成了撕逼表演?

希拉里和特朗普的第二次总统大选辩论,可能让所有人都大失所望——对于想看到一场严肃政治辩论的选民来说,这场辩论充满了人身攻击而不是政策竞争;对于想看到激烈撕逼的吃瓜群众来说,现场的对撕远没有事前期待中那样过瘾。当然,后一种失望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TOWN HALL MEETING的辩论形式所限。

当地时间2016年10月9日,希拉里与特朗普展开第二场电视辩论,现场火药味十足。

政治辩论的初衷
政治辩论是有其特定目标和为此所形成的一系列固定法则的。本次辩论所采用的TOWN HALL MEETING(市政厅会议)的形式,是在传统的英国议会式辩论、美国国会式辩论和美国俄勒冈式辩论(法庭辩论)之外,美国社区政治层面经常采用的一种公共政策辩论形式。
这种听众参与和主导型的政策性辩论,最初是以殖民地时期新英格兰小镇会议为蓝本,要求政治家不但相互辩论,更要正面回答利益相关者和民众的质疑。强调辩论者各自的政策阐发、就政策谈政策。是效率较高的政策阐述平台和政治沟通工具,属于典型的直接民主范畴。
在近年的美国政治中,TOWN HALL MEETING辩论表现最好的政治家,就是现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虽然奥巴马面对万千公众的现场演讲能力,被认为在历任美国总统中排在前3位,但其真正的政治家名望,则是在这种面对几十人的小镇会议中积攒起来的。

这种能力的养成和奥巴马出身社区有很大关系。当时奥巴马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芝加哥的社区中工作,年薪只有1.4万美元,但却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和底层民众打交道,发现和解决他们的问题。
本来,TOWN HALL MEETING式辩论的初衷就是降低辩手之间相互攻击的力度,而着力于他们和民众(评委)之间的互动。本场辩论的后半程之所以从激烈撕逼转化为政策性辩论,正是由于观众和网络的问题开始抛开对人品的关注,而转向对具体政策的质疑,让辩手也不得不转向政策辩论。
但是,由于在辩论前突然爆出特朗普骚扰已婚女性的对话,给了对手宝贵的攻击弹药,导致本场辩论的前半程仍然是以对撕为主。不过,相对于人们对两位政客的期待来说,这半场对撕显得既无水平,也无惊喜,所有的对撕点都太老、太熟悉了。
正如事前很多人所预料的,希拉里在辩论中花了将近1/3的时间攻击对手的人品,试图将特朗普塑造为一个歧视女性者、种族主义者和卑劣的逃税者。而特朗普也不甘示弱,在回答每一个问题时都攻击一下希拉里,当被问到性骚扰已婚妇女时,回应说自己只是言语骚扰,而希拉里的老公比尔·克林顿却真正性侵了多名女性,希拉里则是帮凶。
不仅如此,特朗普还带了4个曾经指控比尔·克林顿的女性来到现场,试图激怒希拉里,但除了几位中老年妇女看着她们窃窃私语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现场效果。

虽然无论是作为辩论还是对撕来说,水平都嫌不够,但本场总体来说更倾向于个人撕逼而非真正的政治辩论。因为政治辩论是有其特定目标和为此所形成的一系列固定法则的,以便于不同政策之间的逻辑对决和事实比较。但这种花大量时间在人身攻击上的做法,已经毁掉了TOWN HALLMEETING 的设计初衷,让严肃的政治辩论变成了一场撕逼表演。
那么,辩论和撕逼有何不同?
首先,辩论是向真理的接近,撕逼则是偏见的对决。
政治辩论最重要的功能,是通过辩论使得双方的立场和意见全部展现,并剔除那些因无法承受攻击而站不住脚的谬论,从而更接近全面的真理,而非片面的真理。例如,2008年奥巴马和麦凯恩的辩论,使得美国国家安全重点和伊拉克战争的是非功过更加明确地呈现出来;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辩论,则让选民更加关注和理解气候变化问题。
而在今天这场辩论中,缺乏就事论事的传统,而充满了各种偏见,包括对女性、对穆斯林、对说谎政客的先入为主的定论。尤其是特朗普,并不掩饰甚至试图增加对于特定宗教和外来移民的偏见。当一位现场的穆斯林听众问两位候选人如何帮助她克服伊斯兰恐惧症时,特朗普不但不支持她的问题,反而宣称“要重新命名现在的反恐战争,加上伊斯兰的名字”。
对偏见的死不认账当然会有现场效果,但在多元文化和多元观念的体系中,如果恐惧和偏见战胜政治正确而大行其道的话,不仅政治辩论和政治沟通无法进行下去(越辩论偏见越深,越辩论鸿沟越大),甚至建基于平等之上的美国政治规则都有被腐蚀的危险。
其次,辩论分享同样的标准,撕逼则以立场决定标准。
在政治辩论中,由于辩论的是可执行的政策,因此辩论的双方和他们的裁判者听众,必须分享一个共同的标准,在底线问题上有着一致和共识,才可能开展辩论和评判胜负。但撕逼的立场各异、标准歧义,撕逼者相互之间只能进行攻击,而无法进行交锋式的交流。这在今天导致双方一直到开场了20多分钟,两个人还在彼此互撕,没有进入政策层面进行辩论。

即使在政策辩论层面,共同的标准依然缺位。税收问题一直是美国总统大选中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特朗普回答税收问题时说,希拉里会给你们加税,很高的税。而希拉里立刻反击:我的税会加给富人和公司;而特朗普的“减税”则只给和他一样的富人和公司减税,这等于加重了你们的负担。关于减税内容的争议已经明确地显示出这场辩论缺乏统一的标准。
缺乏统一标准的辩论无法辨明是非,只会增加彼此的恶感。此前有文章将希拉里和特朗普的第一场政策性辩论与郭德纲和曹云金的撕逼相提并论(详见《荣筱箐:川普VS希拉里,和郭德纲VS曹云金是一样一样的》),缘于对辩论和政策性辩论所知不多。第一场总统辩论还是以政策性辩论为主,真正的类似郭曹二人的撕逼,是第二场辩论,才是完全站在相反立场所进行的言辞之争。而对于撕逼来说,是没有什么客观真理标准可言的。利益相连则情同骨肉,立场不同则宛若仇讎。
最后,辩论对事,撕逼对人。
由于前两天爆出巴士对话事件,希拉里不可能放过这个攻击特朗普的机会。因此一上来就指责特朗普没有对他所伤害过的人道歉,没有对孩子道歉,没有对国家道歉。她和很多政治家进行过辩论,虽然观点不同,但从未质疑过那些人当美国总统的资格。但这一次,她认为特朗普这样的人绝不适合当美国总统。
而特朗普则在每次遭遇类似话题的时候,都会降低音量,表明认错态度,但也要解释那只是私下的谈话,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每次也都话锋一转,指责希拉里和她的老公才真正伤害了妇女。自己只是言语上冒犯了妇女而已。而希拉里立时扩大打击面,说特朗普就是这样的人,许多证据和言论表明,特朗普歧视的对象不仅仅是妇女,还包括非裔美国人、穆斯林等等。
而听众也似乎对人比对政策更有兴趣,在辩论的上半场,各种揭短和攻击性问题不一而足。不但希拉里和特朗普,就连主持人、提问观众和FACEBOOK问题也是火力全开。TOWN HALL MEETING的现场,情绪的硝烟弥漫、言辞的子弹乱飞。
显然,特朗普更擅长攻击,而不是防守。所以在这场辩论中,其表现明显比上一场更有进攻性,现场思路也比希拉里更敏捷。不过,其辩风只会比上一场更差:在现场不但多次打断希拉里,也多次打断主持人的讲话。而受到攻击的希拉里在回答邮件门事件时,明显看出情绪激动,嗓子都有点沙哑。
直到下半场,在主持人的引导下,辩论才回归政策讨论,但人身攻击仍然占据大部分内容。并且,与丰富多彩的人身攻击相比,选举的政策性辩论缺乏深度。
严肃的政治辩论为何变成撕逼?
实际上,这种情形在去年10月开始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党内辩论就已经开始了,当时10名候选人站在台上,大部分时间内彼此揭短。甚至议员保罗在正式辩论开始前,主持人还在介绍候选人的环节,就忍不住开始攻击特朗普,说他收买了很多政治家,和希拉里沆瀣一气等。特朗普则反唇相讥:“是啊,我给了你一大笔钱。”
政治辩论变成撕逼的第一个原因是非常明确的,就政治家们自己为对方提供了足够的撕逼材料。
从以往希拉里和特朗普的演讲和辩论表现中,可以看出他们对于真正如何解决美国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是心里没谱的,其所提出来的政策,不是特朗普式“边境修长城”的不靠谱,就是希拉里式的“执行了30多年”的没效果。
缺乏让选民信服的政策解决方案,是这一代美国政治家最大的短板。而在政策上的无能表现,却没有让他们去精研政策本身,而是从选举的短期效应出发,把更多的竞选精力转向对对手人品的攻击。这正是竞选策略中所谓的“政策不够,人品来凑”的恶劣表现。
更令人失望的是,不但在政策上鲜有突破,较诸以往,美国的这一代政治家多多少少都有道德上的硬伤。杰布·布什背负了家族政治的负面资产;克鲁兹被指婚外恋;保罗在国会里立场多变;特朗普撩妹、种族歧视劣迹斑斑;希拉里虽然自己政治经历丰富,但太丰富的经历必然伴随问题和缺陷,基金会、邮件门让选民产生信任危机。
政治家道德缺陷的普遍化,促使美国政治中充满了人身攻击。如果说党内初选辩论中的撕逼还只是把对手以往的言论拿出来批判这种初级阶段的话,总统候选人辩论的撕逼则升级到了要把对手送上法庭、置之死地的程度。希拉里指责特朗普的税收问题、特朗普指责希拉里的邮件门,如果都坐实的话,别说竞选总统了,这两个人恐怕都要在牢里待上三年五年。同时也标志了这次正常的选举变成了比烂大战;无人再关注至关重要的政策走向。
政治辩论变成撕逼的第二个原因是——所谓总统大选辩论,越来越向电视娱乐节目靠拢。
尽管为不同观点而进行的政治辩论,在19世纪林肯和道格拉斯为奴隶制而争辩的时代就已经存在,并广为人知。但候选人辩论成为美国大选的核心环节,则是在20世纪后半期电视发明之后的事情。因为电视赋予了辩论以现场感,人们在电视上不但可以同步看到政治辩论的内容,更可以切近观察候选人在短兵相接的肉搏中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特性,并做出判断和选择。这比纸媒时代在政治辩论后,去阅读发表于报纸边缘的一则短短的消息要立体很多。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政治辩论借助电视而得以重现直接民主的“广场效应”,却也因此沾染上了电视节目的色彩。特别是电视直播的方式重新塑造了政治辩论本身,使其更像是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表演,而非认真的逻辑对撞和交锋。
原本辩论的听众只是小场域的听众(数百人规模及以下),以精英为主,如国会辩论的听众是有投票权的国会议员们。就算是TOWN HALL MEETING的辩论,也是当地最关心公共事务的政治和经济精英们居多。

而这次即使采取TOWN HALL MEETING的形式,但还是同时向数亿观众电视直播。辩手们必须要服从大众的好恶。而电视观众早已习惯了各种娱乐节目中的撕逼,而对于政治辩论也惯性地如此期待。还有学者说电视辩论更加适合那些明星型候选人。当然,民主政治本就要求政治家具有亲和力和受到群众认可,所以指摘候选人明星化,是没有意义的。还不如指责使这些明星得以浮现的选民的浅薄化。
而这也涉及政治辩论变成撕逼的第三个原因,就是听众的变化。而政治辩论的质量最终是由听众、而非辩手决定的。
在辩论中,听众的角色比我们想象中要重要许多。成就一场高质量的政治辩论,双方辩手的表现是核心内容。但如果没有第三方听众,辩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在正常的辩论中,你无法指望说服对手,你要说服的只能是听众,让听众,而不是对手更接近真理。至于美国的辩论听众群为何如此广泛,那是教育体系从小培养的结果。
辩论在美国教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基本上达到了“不会辩论,就别想好好上学”的地步。在20世纪初之前,博雅教育是以培育领导人为目的的精英式教育。在美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博雅教育体系中,辩论是最基本的教育形式。到了20世纪中期,博雅教育的形式渐渐平民化,校际之间的辩论赛也成为检验各个学校博雅教育成就的重要方式。
辩论不但对参与辩论的政治家有意义,对于听众更有价值。在美国,辩论教育是提升公民的理性思维能力的重要工具。20世纪30年代,黑人学生为主的维利学院战胜全美大学辩论冠军,并在各种关于政治、种族等问题的论战中保持十年不败,促使更多的美国白人接受了种族平权的观念,成为黑人平权运动中的传奇一幕。但自小布什时代以来,现下美国的教育体系,包括学校辩论教育的质量整体下降,广受抨击,已是不争的事实。
而且,当下的社会问题和对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都过于复杂了,超出很多选民的理解能力。相比之下,选择人比选择政策还更容易点。去年共和党初选辩论中,当杰布·布什在辩论中做减税的政策陈述时,明显观众反应冷淡。是因为选民无法将经济恢复和布什的减税政策之间建立起逻辑关系。即传统的共和党政策已经不足以获得选民的认同,甚至不能被理解。
由上述听众的变化情况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过去这数十年的政治辩论。已经不大理会政治辩论的基本规则了,也经常会出现出人意料的评判结果。辩手一般会认为逻辑这个单一元素就会带来辩论的胜负,但在某些特定情况下,逻辑并不是最有说服力的论证形式。
如果单纯从逻辑的角度来评断2016大选中各位候选人的演说和辩论质量,根本就不能解释为什么特朗普会出现在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场地上。
不过,在这场辩论中,最终还是美国的选民听众表现出了相当的素质。辩论现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观众提问这两个撕逼90分钟的竞选者,有无尊重对方的某一方面?听到这个问题,全场哄堂大笑。而特朗普和希拉里立刻意识到,其实真正负责任的选民并不喜欢看到他们的领导人赤裸裸地撕逼。于是希拉里表示尊重对手对家庭孩子的贡献,而特朗普则表示尊重对手永不言败的精神。活生生地把撕逼大战往正常辩论的方向拉回了一点点。
一场本该严肃的政策辩论最终变成了人品撕逼大表演,所能传递给我们的重要信息是:在当代美国,政治家们解释和解决问题的手法和百年前没有太大不同,但他们的听众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而就在美国选民对整个精英阶层、华盛顿建制派,包括他们提出来的改革方案都充满了不信任时,曾经垄断政治权力的精英阶层却不时出现脱离民众的政治想象。这是传统的政治家如杰布·布什等落败的直接原因。
在今天,技术手段的进步使得普通人参与政治的机会和手段都更多。他们越来越多地走向前台,在电视、互联网、弹幕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至关重要的辩论第三方的变化,导致辩论本身所使用的语言、内容、风格、目标都比小圈子辩论发生了偏移。
所以,政治辩论、包括这次总统大选辩论质量的下降,表面上看起来是由于美国政治家们在解决社会问题上的无能和道德水准的下降,实际上则是政治竞争游戏及其参与者,对于从精英民主向大众民主的时代转换的强烈不适应。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