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锅的高洪波背了不属于自己的锅

16-10-12

Permalink 08:45:01, 分类: 朗朗日记

补锅的高洪波背了不属于自己的锅

塔什干本尤德科体育场成了中国足球的绝望谷。比0-2的比分更让人看不到希望的是过程,全场被动,毫无机会,甚至制造一次射门都显得那么困难。国足又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确实是整个十二强中最弱的队伍,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只能以连滚带爬的最侥幸方式,入围这个亚洲顶级足球舞台。
而对高洪波而言,乌兹别克斯坦之行却成了解脱。又作冯妇的老高在国足的两次转折性失败都与乌兹别克斯坦有关:
2011年亚洲杯小组赛末轮,被乌兹别克逼平的国足淘汰出局,高洪波失去了继续得到信任的最后资本,半年后在资本强力助推卡马乔的胁迫下,中国足协在上一届世预赛开始前两周解雇了高洪波;
而这一次,塔什干的完败则直接终结了他的任期,没有拖延,没有缓期,高洪波几乎在赛后的第一时间宣布了自己的辞职,很是突然,却又毫无意外。

客观上,在兵败叙利亚后,国足瞬间失去了几乎全部的舆论支持——尽管大家半年前还在为晋级十二强赛高呼“赢也爱你输也爱你”,四十天前还在为“虽败犹荣”和“遗憾战平”而心存念想,但在“国足是十二强赛最弱”的现实面前,大部分欢呼者们难以接受——面对疾速恶化的舆论环境,中国足协唯一可以做的应对是换帅。
“昨天晚上(10日)与中国足协领导进行了深入交流后,认为目前中国男足的问题应由主教练来担责。我明白这个意思,所以我提出离开。”高洪波在宣布辞职后说的这话中,已经透露出足够的信息量。
解雇与辞职是两种不同态度的体现。高洪波的第一个任期走得很不甘心。亚洲杯未能打出像样的成绩,许是老高真心相信了中国足协的许诺——答应他可以用这届杯赛为世预赛练兵,倔强如他,居然也真的这么干了,不仅落下大幅度换阵导致关键失利,折射出执教能力不成熟的舆论口实,而且彻底失去了日后与知名外教比较时的关键砝码,虽然当时的老高并不知道几个月后会有那么一出戏。
出征亚洲杯前的高洪波地位是稳固的:他率队在友谊赛中打出了一连串现在看来都让人觉得惊讶的结果,平德国、胜法国、平巴拉圭,对手都上了大部主力;他破除了中国足球长达32年的“恐韩症”,尽管对手确实有数位旅欧主力未回国效力东亚四强赛,但3比0的比分,以及可以用行云流水来形容的中前场配合实在太让人惊喜,在他之后,对韩胜利不曾再次复制过。

那支被称为“热身赛之王”的中国队,是高洪波无奈的体现,因为2010年世预赛提前两年出局,期间没有多少正式比赛可打;也是他的一种设计,通过热身赛来提升球员信心与球队排名。但终究,高洪波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被用“热身赛行正式赛不行”加以否定,何况加塞的对比者还是幕后是中国巨富的前皇马、西班牙队主帅。
而这一次,高洪波给了自己主动说再见的机会。他本是一新热血来补锅,获得了小成功,没料想却又迅速地背了锅。
即便没有中国足协的背锅方案,相信老高也会自己离开,不是在10月11日的塔什干,就是在11月15日的昆明。高洪波已经对这支国家队失去了控制力——这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更衣室矛盾,这一点从赛后大部分现役国脚对其的公开支持就可以得出结论——他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已经无法找到提高球队实力的可行性。
老高在第一个任期中指挥国足所打出的地面流和控制感,如今已经全然不见踪影,现下的国足在十二强赛的竞争中只有勉强一守、防而不反的能力,在攻击端的各项关键数据统计中都在十二强垫底或接近垫底,这已经不是一个教练可以承担的责任。
或许在个别位置上的选人可以斟酌,或许在某些套路的配合上应该强化,但中国足球在正式比赛中面对亚洲顶级队伍时体现出的是从个人到整体的全面欠缺,即使有了细节方面的优化,不足以彻底改变这个现实。从高洪波第一次离职到如今的五年时间里,当年中坚年近迟暮,昔日新人已失锐气,中国足球枯竭的人才库里没有多少可堪一用的像样的苗子。足球终究是靠球员踢的。
当一位教练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令球队获得提高,那么最好的方式是挂冠而去。换一种思路,兴许对球队会有所刺激。
无须质疑高洪波对中国足球的热忱。但很遗憾,我们的舆论主流总是习惯性与选择性地遗忘,比如忘记今年年初高洪波再度主动接手帅位时,国足是如何一副惨相(当时捉弄中国足球的对手是中国香港不是韩国伊朗),甚至没人愿意与老高竞争。
若是没有爱与情怀,谁又会在那个时间点上争取这份工资挺低、保障不稳,又顶着可能是全世界最严峻的舆论压力的工作呢?在这个职位上,只要是成绩不佳,无论你怎么做都是错的,譬如现在被骂作逃兵的高洪波,又譬如过去被怒斥为连辞职勇气都没有的戚务生。

别以为里皮、卡佩罗、希丁克来了会有免死金牌,经验丰富的名帅都会有“年事过高”的“罪名”,还多半戴一顶卸不掉的“不熟悉中国国情”的帽子。
中国足球确实远离了亚洲一流,不排除这个距离继续拉大的可能性;中国足球的实质性提高需要可能至少一两代人的努力,与近期俱乐部的热闹没有直接关联;在整个社会对足球(竞技体育)的传统认识与社会结构改变前,即使是政府政策与资本高额投入,也很难短期扭转后继无人的局面——在大多数人接受这些事实前,任谁执教国足,都不过是上演一出皇帝的新衣,难免落下一地鸡毛的结局。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