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 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歌手

16-10-13

Permalink 20:40:27, 分类: 佳作转载

鲍勃 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歌手

很少有人预期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会颁给一位歌手,但他却被瑞典文学院称为堪比荷马的“最伟大的在世诗人”。
更新于2016年10月14日 06:13 英国《金融时报》 约翰 默里-布朗 报道
鲍勃 迪伦(Bob Dylan)被授予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瑞典文学院(Swedish Academy)称,这是为了表彰这位75岁的歌曲作者“在美国歌曲的伟大传统中开创了新的诗性表达”。
“他很可能是最伟大的在世诗人,”瑞典文学院成员派尔 威斯特拜瑞(PerWästberg)表示。
诺贝尔委员会常任秘书长萨拉 丹纽尔(Sara Danius)回忆道,古希腊作家荷马(Homer)和萨波(Sappho)的作品也“是为表演而创作的,往往要用乐器演奏,鲍勃 迪伦也是一样”。
“他是一个神奇的采样器,一个非常具有原创性的采样器。他体现了传统。54年来,他不断努力,不断重塑自己,创建一种新的个性,”她表示。她提到了1966年的专辑《金发美女》(Blonde on Blonde),称其展示了“高超的押韵手法,以及他的形象思维”。
迪伦出生于1941年,本名是罗伯特 艾伦 齐默尔曼(Robert Allen Zimmerman),他的音乐生涯始于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咖啡馆弹唱。
1963年,鲍勃 迪伦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次民权集会上演唱。
他最知名的作品有很大一部分作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他成为美国民权运动和反越南战争的非正式历史学家,代表作包括歌曲《答案在风中飘荡》(Blowin' in the Wind)和《变革时代》(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
他从传统民谣转向电子音乐的做法疏远了一些粉丝,最有名的是,1966年一个粉丝在曼彻斯特一场音乐会上喊出“judas”(叛徒犹大)。
他最辛辣的早期歌曲之一是1965年的《没事,妈(我只是在流血)》(It’s Alright, Ma (I’m Only Bleeding)),歌中唱道:
“随着人类的神瞄准他们的靶子 / 创造万物,从迸射火花的玩具枪 / 到黑暗中发光的肉色基督 / 不用看太远就能看到 / 没有多少东西是真正神圣的。”
迪伦不断地重塑自己,无论是对他的音乐和他的演唱风格都是如此。他的众多专辑包括1965年的《重回61号高速公路》(Highway 61 Revisited)、1970年的《新晨》(New Morning,他在其中尝试了乡村风格),以及1975年的《血泪交织》(Blood on the Tracks)。
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后,他投入几乎不间断的巡回演出,被称为“永不结束的巡回表演”。
迪伦长期被视为一个潜在的诺贝尔奖得主,但很少有专家预期瑞典学院会将这一久负盛名的奖项颁发给民谣摇滚乐这一流派。
学者们曾经深入分析迪伦的歌曲,原牛津大学诗歌教授克里斯托弗 里克斯(Christopher Ricks)在他的《迪伦的原罪观》(Dylan’s Visions of Sin)一书中赞美了这位歌手。
文学奖是今年最后宣布的诺贝尔奖。六个奖项的正式颁奖典礼将于12月10日举行,这是该奖创始人阿尔弗雷德 诺贝尔(Alfred Nobel)在1896年逝世的周年纪念日。
自设立以来,诺贝尔文学奖很少被授予文学界以外的人士。在迪伦之前,也许最令人意外的是1953年温斯顿 丘吉尔爵士(Sir Winston Churchill)因其在历史领域的著作获奖,以表彰“他对历史和传记描述的精通,以及捍卫崇高的人类价值观的雄辩”。
在邱吉尔得奖的三年前,英国哲学家伯特兰 罗素(Bertrand Russell)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表彰他推崇人道主义理想和思想自由的各种重要著述”。
迪伦是自1993年作家托尼 莫里森(Toni Morrison)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来首位获此殊荣的美国公民。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