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的27首诗

16-10-13

Permalink 21:53:39, 分类: 佳作转载

鲍勃·迪伦的27首诗

给伍迪的歌
我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
走在一条荒僻公路之上
我看见了你世界中的人与事
倾听乞丐、农夫、王子和国王。
嘿,伍迪·格思里,我给你写了一首歌
关于这来到的奇异的旧世界
它似乎病态又饥饿,疲惫又破烂
它看上去濒临绝境,又像刚刚出生。
嘿,伍迪·格斯里,我知道你所知悉的
我所说过的话,我将反复叙说
我唱过每一首歌,但仍未唱够
因为没有多少人像你的昔日所为。
这首歌也献给西斯科和桑尼,莱德贝利,
还有所有陪伴你旅程的好人们
献给他们真实的心与双手
虽然他们已归于尘土,随风而去
我明日即离开,但是也许就在今日
某一日走在某处的公路上
我想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是说:“我也经历了一些艰难的旅程。”
◤谈谈纽约
漫步在荒凉的西部,
离开了我最爱的小镇。
我的思绪翻转起伏,
当我进入了纽约城,
人如胡麻低入尘埃之中,
而高屋广厦直耸云端。
纽约城的冬日时光,
狂风卷袭着雪地,
就地踱走,无处可去,
人如冰柱冷入骨隙,
我寒冷至极。
《纽约时报》说这是十七年来最冷的冬季;
我却不再觉得多么寒冷。
背着我的旧吉他,
匆忙赶上一班地铁,
经过一番摇晃、颠簸、推挤,
终于到达市区;
来到格林威治村。
我在那儿走来走去,
然后来到一间咖啡屋。
我走上舞台弹唱,
人们在台下喊,“早点回去吧,
你就像个乡巴佬;
我们需要的是民谣歌手。”
后来我得到了份吹口琴的活儿,继续演奏,
一天一美元,我几乎把肺吹出体内。
吹得我心意虚脱,头脚混淆。
有人说他喜欢我的口琴声,
他大声呼叫着他多么喜欢我的口琴声;
一天一美元总有所值。
如此消磨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
我在纽约城得到一份工作,
在一个更大的地方,钱也多了点儿,
加入了个协会,薪酬渐趋合理。
一个伟大的人曾经说过,
某些人用一支钢笔就可以掳掠你。
用不了太久你就能发现,
他言语中的深意。
许多人的桌子上没有多少食物,
但他们却拥有不少刀叉,
——他们总是要切点什么。
所以啊,一个阳光温暖的早晨,
我自纽约城漫步而出。
帽檐遮着我的眼睛
朝向西部的天空出发。
再见,纽约。
你好,东奥兰治。
译自《Bob Dylan》(1962)
◤她属于我
她得到了她需求的一切,
她是一个艺术家,她从不回头。
她得到了她需求的一切,
她是一个艺术家,她从不回头。
她能够将黑色从夜晚驱除,
同时将白日涂抹成黑色。
你本来计划不再端坐,
傲慢地抢走她看到的所有。
你本来计划不再端坐,
傲慢地抢走她看到的所有。
但你却屈膝在地,
兴奋地通过她的锁孔窥看。
她从不张口结舌,
她从无跌落之时。
她从不张口结舌,
她从无跌落之时。
她不是任何人的孩子,
法律也根本不能奈何她。
她戴着一枚埃及指环,
它在她说话之前闪闪发光。
她戴着一枚埃及指环,
它在她说话之前闪闪发光。
她是一个催眠术收藏家,
你是个走俏的古董。
在星期日向她鞠躬,
她生日时向她致礼。
在星期日向她鞠躬,
她生日时向她致礼。
在万圣节前送她一个喇叭,
而圣诞节,则要送她一面鼓。
◤玛姬的农场
我再也不去玛姬的农场工作了。
是的,我再也不去了。
我在早晨醒来,
合起双手,祈求雨临。
我有了一脑袋新的主意,
它们几乎使我疯狂。
那真是个羞辱,她让我擦洗地板。
我再也不去玛姬的农场工作了。
我再也不去为玛姬的兄弟工作了。
是的,我再也不去为玛姬的兄弟工作了。
哦,他给了你五分硬币,
他递给你了一角硬币,
他咧着嘴要求你,
如果你有一段好时光,
每当你闭上房门,他便惩罚你。
我再也不去为玛姬的兄弟工作了。
我再也不去为玛姬的爸爸工作了。
是的,我再也不去了。
哦,他丢掷雪茄
到你的脸上,只是为了取乐。
他卧室的窗户,
由砖砌成。
国民警卫队的人站在他的门口。
啊,我再也不去为玛姬的爸爸工作了。
我再也不去为玛姬的妈妈工作了。
是的,我再也不去了。
哦,她与所有的仆人谈论
男人,上帝还有法律。
每一个人都说
她才是玛姬的爸爸背后的头脑。
她六十八岁,但她说她才二十四岁。
我再也不去为玛姬的妈妈工作了。
我再也不去玛姬的农场工作了。
是的,我再也不去了。
啊,我尽了最大的努力
去做我想像中的自己,
但每一个人却希望你
成为他们的样子。
当你拼命工作,他们却在唱歌;我厌倦了这一切。
我再也不去玛姬的农场工作了。
以上译自《Bringing It All Back Home》(1965)
◤致罗蒙娜
罗蒙娜,靠近些,
静静地闭上你流泪的眼睛。
你的悲哀的苦痛
在你的理智苏醒之际终将消逝。
城市的花朵,
尽管鲜艳如初,有时也静如屏息。
那是无益的尝试,
与死亡谋划相处,
尽管我不能将此清晰解释。
你干裂的纯洁的嘴唇,
我仍然希望去深吻,
仿佛你的皮肤之下潜藏着能量。
你的充满魅力的姿势,
仍然时刻捕获着我。
但它扰乱着我的心,爱人
我看到你试图成为
那并不存在的世界的一部分。
那完全是在梦境,宝贝,
是一片真空,一个设想,宝贝,
它就是这样诱使你陷入虚幻。
我可以看到你的脑海
已经混乱,充溢着
那些发自装腔作势的嘴巴的无用的泡沫。
我肯定地说你在犹豫
是留下还是返回,
后退到南方。
你曾经天真地想象
最终的结局尽在掌握。
但是没有人伤害你,
没有人击败你,
除非你自己的感觉非常糟糕。
我已听你说过了多次,
你不比人们优秀多少,
也没有人比你强多少。
假如你真是如此,
你就应该明白,
虽然一无所获,但也无所可失。
由于既定的事实,魄力与友情,
你懊恼于阻止,
这一切使你迷惑,束缚着你,
让你感觉
你必须完全如同他们。
我愿永远与你倾谈,
但是不久我便会无言,
它们将变成无意义的字环。
在我的内心深处,
我知道我毫无助益。
诸事终将流逝,
万物刻刻变迁,
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或许有一天,
谁知道呢,宝贝,
我会赶来为你哭泣。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