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古镇

16-11-07

Permalink 01:20:18, 分类: 驴游天下

散步古镇

1



出发前,曾为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美国演出翻译的朋友表示,去昆山,探看昆曲发源地吗?一语惊醒梦中人,亦因这一问,我们幸运地撞上了昆山实景《牡丹亭》的首演。
在实景《牡丹亭》的游园惊梦里,色彩艳丽,话语咸湿,聆听哀伤欲望的炙热焦灼,嗅闻江南古镇的煽情气味。

古镇里外农家客栈,驻留了双双对对的小情侣,笑逐颜开地品茗,老板,亦是小文青,年轻帅气而认真地煮咖啡。再走几步,也许是堆满古董与茶饼的小茶馆,亦或许是河道两岸摆棋盘的老茶馆,挤兑在新旧交间的楼墙里,若愿意摇桨划橹听船家说唱故居历史,穿梭于绿荫碧波下,即便是与己无干的过客,声影交叠,相映成趣,亦仿彿穿越了过去,任人遐想联结。
回廊、小巷、老墙、古道、蓑篷船与妇孺,微风摇曳,垂柳桥岸,如如不动的钓客入画,奔走追逐中的小儿此起彼落,你是过客,叠床屋影如素描。
散步,是生活里最好的奖赏,在古镇的老石板上。

去贵州看了十多年的明朝屯堡古镇,从未料想,宋朝在隶属江苏省苏州市辖区昆山县遗留的古镇,竟能在一天之间走上好几座,只要你愿意快步走。围绕着已然赫赫有名的周庄古镇,半小时车程间,便能造访争夺昆曲发源地的千灯古镇与巴城镇,还能去南宋陈妃埋骨寺庙的锦溪古镇,喝杯三十六桥七十二窑龙脉穿桥下的棋盘闲茶。

拍照、写生、听曲、看戏、打字与发呆,大约是古镇赋予游客的滋养,而观看居住其间的老住户,种菜养鸡做饭,闲适家常,弥漫着炊烟袅袅,竟带上了如许诗情画意。遥想元末顾坚开创了昆曲,明朝曲圣魏良辅虽来自江西,亦在移居苏州后融入了昆山腔,才打造出精致的水磨调,周庄喂养了明初沈万山之富,千灯镇承载出明末清初顾炎武的博学,以及明清两朝频频出现的进士状元,所豢养的文士生活风,引起过客的欣羡,动念移居。或许在风声水起的风水里,的确有苏州评弹描绘的乾坤?
很难想象二十多年前初见的昆山,是一片荒菸漫草,根本没有人领我探看江南水情。误以为,昆山从来就是乌压压的工业城。
我忍不住刷屏了。在我眼里,仍在建设中的周庄拥有多重面貌,腹地宽广,既有观光游客需要的应景小铺,亦有雅士想要的僻静情怀,更有小文青们发展小事业的空间,以及老住户们营生的机会。尤其是古镇周围的农舍改造,又创建了多样的惊喜,联结着古窑厂的无敌湖景,闹中取静两相宜。在湖光山色里,浮翩联想到沈万山的真正富可敌国,以家产支撑朱元璋的国库,上呈自己最爱的猪蹄,拥抱权贵,身后只留下一个“万山蹄”,难免啼笑皆非,却也忍不住猜测,周庄的风水能养人。

有人说,江南古镇都差不多,一律的鹅鸭水乡环抱,除小镇河渠外,阳澄湖与淀山湖农家菜充盈着各种河虾鱼鲜,看不出有何不同,去周庄就足以代表,其余的千灯、巴城与锦溪,不会走出不同的惊喜。幸运地,我没把这些话听进去,撑持着体力,一步步地走完整圈,然后,不由自主地拍个没完,忍不住分享出去。画面上,便已清晰地显示出差异来。
爱上周庄的热闹,不会走进锦溪的幽静,如同认定千灯的昆曲评弹,便不需再探访巴城的戏曲名士。我却在锦溪掏出了钱包,而在巴城听见了不一样的昆曲评论。
亭台楼阁里的稻田与菜圃,既是生活亦成景观,耕读传家,竖高墙,抚琴听风,明清两朝抚育出两千多种昆曲。昆山亭林公园里,矗立着公元五世纪曾任昆山县令的南北朝数学家祖冲之塑像,昆曲名家张军在此驻演实景《牡丹亭》,扮相清丽细致,妆容富贵优雅,剧目简约易懂,几近满座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票价不菲,据说场场售罄。相较于法国艺术节与欧洲古典音乐季,昆曲仍在讨好观众的复原阶段,舞台上下的交融,还须长期培养,如同张军接受采访时说的,观众亦为演出的重要部分,演员的精彩与提升,有很大的部分,取决于观众们的投入。

然而,作为昆山的绝佳名片,昆曲,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主要元素。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述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萎凋中的昆曲来说,注入了关键的强心针,让中国人在将近七百年的历史灰烬里,重新寻找余温,如梅兰芳与梅葆玖在昆曲中汲取浓厚养分来填充京戏,再度滋养了昆曲的故乡。一座古镇,若没有戏曲说唱,还能有什么样的景色?商业的蓬勃发展,便呈现在民间戏曲里,有戏曲,代表民生富庶,相辅相成。十六世纪来中国的利玛窦,看到拥有艺术高度的中国生活文化,即人人参与的昆曲家宴。
走马看花地惊看古代园林遗址古镇,远不如一场昆曲演出带来的心灵震撼。2002年名作家白先勇先生投入昆曲复兴志业,自己担任义工且四处募资,将美的极致,带到北大,带到美国加州大学各分校,在爱情的表面浮华里,淬炼出生活文化的精品样板。有人问白先勇为何如此付出,他哈哈大笑:“美啊!当然是为了美!”这也是我们在亭林公园看张军演出后的真实感受,太美了!
从昆山前往上海虹桥机场途中,入住淀山湖另一边的朱家角古镇品臻园安麓酒店,再访用绿化事业支撑修复明代遗弃老房子的秦同千先生,历经多年汇集百位老工匠的努力,终于打造出逐渐受到国际瞩目与赞誉的古建筑酒店别墅群。

我们享受了秦同千老家绍兴上虞的农家菜,鱼是鱼、虾是虾、蟹是蟹地鲜美,难怪他如此眷恋园林老房的雕梁画栋,生活艺术来自于肚腹的丰腴,心神愉悦地饱足过后,打开包房后门,赫然出现了古戏台,跨越宽敞的明朝石阶广场,遥望五凤楼门牌,恍若置身戏曲里的故事,笛筝似乎亦在迷离间奏鸣起来。
古老的表皮建筑,包覆着现代化的便利居室,再添加滋润的戏曲喂养,江南古镇的水乡情,便完备地神魂饱满了。
这是个饱足思情怀的年代,终于能够修复遗忘许久的建筑与生活艺术,昆山正在展现一线生机。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