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是生命轨迹的记认

16-11-07

Permalink 01:25:22, 分类: 爱乐笔记

音乐是生命轨迹的记认

龙应台近日在香港大学做了一场演讲,题目叫作:“一首歌,一个时代”,演讲的知性和感性都很丰富,感染了全场观众,也勾起我很多有关音乐的记忆。
龙应台问在场观众各自记得的第一首歌是什么,我想了想,我仍然记得住的最早的歌,可能是《少年先锋队队歌》:“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现在想来,这首歌词和旋律都平平的儿歌,陪伴了我几乎整个童年。
后来另一首类似儿歌的是“小燕子”,那其实是王丹凤主演的一部影片《护士日记》的插曲,但因为由童声演唱,而且歌词如画,旋律清浅,风格上像儿歌,所以也是当时的孩子喜欢唱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时代的进步,生活处境的变迁,伴随我们的歌也一直在改变,我们记忆中的那些歌,无不标示着自己生命历程中的某些时段,标示着我们的年龄、生活、际遇和苦乐,你可以由记忆中的歌一直回溯上去,只见一路都是标杆,每一个标杆上都飘举着一面歌曲的旗,风中鼓荡,鲜明亮眼。

我觉得一首歌首先是旋律打动了人,然后才是歌词调动了人的某些情绪。我们时常唱歌而忘了歌词,但我们极少记得歌词而又忘了旋律的,一般都是先想到旋律,再由旋律将歌词引出来。因此,旋律才是一首歌的生命,因为单单几句歌词,显然只是一些文字表述的断句,构不成一首歌,而单单一些动听的旋律(如古典音乐),也足以令我们为之动容。
构成旋律的两个基本要素,一是音符,二是节奏,一些音符根据节奏的要求组织起来,就是一首歌的旋律。为什么某些音符借助某种节奏有机结合起来,就能产生美妙的旋律呢?这是一件神秘的事。有的歌百听不厌,有的却觉得别扭,什么时候美妙,什么时候别扭,当然有内行了解的规律,但为什么冥冥之中能产生出这些规律出来?其中似乎又涉及人的精神领域一些有待探索的秘密。
音乐可能是人生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它没有什么实际的生活功用,一个人离开音乐,还可以活得下去,但没有音乐,人生将变得异常乏味,世界变得沉寂,生活少了层次。十来个莫名的音符,被赋予变化万千的节奏以后,突然生发出奇异的感染力,可以牵动人们的情绪,引领他们到达某种精神的彼岸。

音乐的神奇之处还在于,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熏染下的人,可以凭音乐得到沟通和共鸣。为什么中国人可以被西洋流行曲和古典音乐打动?为什么中国的乐曲也会有外国人喜欢?中间是什么在起作用?那些作用的原理又是什么?
哲学家认为,音乐的起源是原始人劳动时的号子,但从体力发泄的号子,发展到能唤起心灵美感的音乐,中间经过了什么质变呢?这又是一个吸引人的问题。
说到节奏,我有两个亲身的经历。一首歌原有的节奏改变了,旋律唤起的心灵感应也随着改变,这也是一种神奇的效应。多年前内地流行以岳飞的“满江红”词句谱写的一首歌:“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根据原词意旨,那首歌唱起来铿锵有力,有气吞山河之势,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们上山下乡时,这首歌也被知青们传唱,不过那时用的却是低缓沉重的节奏,寄托知青们前途渺茫下徬徨无助的心态。光看歌词,怒发冲冠的英雄气概,与落难知青的自伤身世根本风马牛不相及,但旋律的节奏一变,整首歌的意味也全变了,那时歌词几乎已经失去原有的意义,我们唱歌时,只感觉旋律凄怆令人泪下。
另一次的体验在北京奥运,那次有一个北京小女孩唱“歌唱祖国”那首人人耳熟能详的歌。用小女孩来唱这首歌,是编导的妙想,一方面传达下一代的心声,另一方面也让天真无邪的童声,赋予原歌另一种意味。

小女孩把原先抑扬顿挫的进行曲,唱成一首悠扬、宽广、天真的抒情歌曲,有一种梦一般奇妙的向往在她的歌声中,有一种未经尘世污染的纯真在她的歌声中,那首歌完全改变了原来的铿锵雄浑的意味,是什么变了,实际上也是节奏变了。
年前香港出版界前辈蓝真先生逝世,在告别仪式上,蓝公两位孙辈替他演奏两首乐曲送行,一首是蓝公一生喜爱的“我的祖国”,另外一首是莫扎特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中的一段慢板。那是一场安排得非常得体而又不落俗套的葬礼,“我的祖国”主旋律悠扬美好,副歌热烈昂扬,代表蓝公一生追求文学艺术的美感,与兢兢业业致力出版事业的两个精神面向,而莫扎特单簧管协奏曲的慢板,则有一种哀伤萦怀无限低回的意味,象征他的亲友对他的深切怀念。
两段音乐所寄托的哀思,比起千言万语更加贴切,更加余韵绵长。
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去参加邻居的婚礼,新郎新娘都是政府的普通干部,那年头闹新房的规矩是要为难新娘,众人都要求她要唱一首歌。新娘羞羞涩涩,半推半就唱了一首很动听的情歌,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电影插曲《敖包相会》。不知道为什么,一首成年人唱的情歌,居然也打动了不谙世事的小孩,以后很多年,我无数次听过唱过这首歌,我一直记得那是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第一次打动我的一首情歌。

旋律可以记忆,是靠整个的感觉,你记忆一首歌的时候,你只是整体地感觉它、记得它,包括音符、节奏、歌词,包括唱歌时的情感抒发,包括那首歌牵动的一些人事沧桑,你记得一首歌,也等于记住你生命中一些闪光的东西。
龙应台说,音乐有自己的脚,它会到处走。当然,音乐也有自己的力量,它会牵动人的感情,轻轻撩拨人们的心,让他们陶醉、遐思、沉浸在一种不可理喻的意境中,有时激发他们的一些内在情感,有时让他们灵魂出窍。在悲恸时,它抚慰我们;在忧愁时,它开解我们;在惆怅时,它引领我们;在开心时,它纵容我们。
或者反过来,它在任何时候都让我们深深体会人生百味,出入悲欢之间,打通人天之际,可以静思而忘机,也可以与众而同乐,而每一次,你喜欢的歌曲都会留下来,成为你生命轨迹上的记认。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