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搞到苏联的米格23 过程犹如间谍大片

16-12-10

Permalink 05:22:15, 分类: 洪哥谈兵, 史海回眸

中国人搞到苏联的米格23 过程犹如间谍大片

在今天的中国航空博物馆,有一架埃及空军的米格-23变后掠翼战斗机。在我军的空军装备的历史上,并没有引进米格-23.这架飞机也并不是前苏联或者俄罗斯赠送给中国,而是中国在1978年从埃及从秘密途径搞到的。根据顾诵芬院士的自传,其中透露1978年初,112厂副厂长唐乾三带队,顾诵芬、张恩和、邹盛怀等参加考擦中东某国交换来的米格23。这里面说的中东某国,就是埃及。但顾院士只是对米格-23的性能进行了阐述,这架飞机到中国的前前后后是怎么回事呢?

1978年8月,中国组织了一个代表团,紧急赴埃及执行任务。代表团团长是112厂副厂长唐乾三,副团长是601所总设计师顾诵芬,成员来自112厂、410 厂、601所、606所及014基地等单位,共12人。按照当时的惯例,出国团组临行前都要明确任务和集中学习,可是这一次大为例外。准备会上团长唐乾三简明扼要地强调了一下外事纪律和注意事项之后即宣布散会。一些成员是在临上飞机的时候,才知道这次出访的目的地是遥远的埃及。

1




航空博物馆的米格-23战斗机

中方代表团到达开罗之后,下榻在中国大使馆的公寓楼内。当时的中国驻埃及大使姚广和孙佩荣武官当日接见了代表团,唐乾三这时才公布了此次来埃及的主要任务。原来上世纪60年代初期,中、苏关系的严重破裂对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 响。为了提高我国空军的战斗能力,研发一种更加先进的新型战机迫在眉睫,也是摆在全体航空人面前的重要任务之一。1972年,中国政府批准了新机研制计划。关于新机的型号,几经更改之后,三机部于1978年正式定名为歼7III型飞机。尽管此前中国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技术数据收集并且积累了一定的工程经验,然而真正实施起来依然存在着许多的不足和困难。为此,我国政府与埃及政府商定,以多架歼6/歼教6飞机换取一架米格-23MS飞机, 以便获取较多的当代设计理念和先进技术。中方这次来埃及的主要任务就是验收埃及空军的米格-23MS飞机。

其实中方的保密是一环套一环。虽然大使和武官听到的是用米格-23MS来研制歼-7III,但实际是为了掩盖另外一个型号。

姚大使对代表团强调此次任务的重要性和保密性,要 求少接触或不接触与工作无关的人和事,外出(包括去工作场地)一律着便装,正装(中山装)锁在箱子里。次日清晨,埃及军方派来一辆出租车和一辆喷写着“Egypt Tourism” (埃及旅游)的面包车,陪同官是穆斯塔法上校。不但这个军官是着便装,就连两个司机都是穿便衣的现役警察。穆斯塔法上校告诉中国人,目的地是贝尼苏韦夫空军基地,距离开罗约200公里。

出了开罗市,公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中国代表团的“旅游车”只用了不到2个小时,就开进了贝尼苏韦夫空军基地。当时中国航空厂所鼓捣的主要是歼-6,连歼-7、歼-8都算是先进武器,因此中国人见到米格-23飞机时可谓眼睛一亮,尤其是对飞机的两侧进气和变后掠翼特别感兴趣。

当时代表团验收米格-23战斗机的工作量很大,对飞机的各个系统都要通电检查;发动机要地面试车,以验证其巡航、额定、最大、小加力及全加力状态下的推力数据;主要机载设备、特别是变后掠翼的操控系统,均需进行功能性检验。除此之外,技术资料的收集和整理花费了较长的肘间,因为这些资料对中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由于大家的工作热情十分高涨,效率也非常高。
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可能受到苏联的发现和干扰,中方原计划在贝尼苏韦夫基地一周的工作缩短为四天内完成,然后赶往亚历山大总领事馆协调、落实运输米格-23的货船。中方每天都是天不亮出发,晚上很晚才回来。第三天的时候中方凌晨1点回来,2个小时后又要再次出发。虽然很多人非常疲惫,但每个人都沉浸在完成任务、获得新装备的兴奋之中。

更有意思的是,中方人员完成验收任务返回大使馆,正好是张爱萍将军出访开罗。这很显然不是偶然相遇的巧合。武官处通知唐乾三、顾诵芬立即到武官处向张爱萍将军汇报工作。尽管他们都是几乎几十个小时没有睡觉,唐乾三同志在一无准备、二无笔记的情况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目前工作以及下一步的计划说得有条有理、头头是道,张将军频频点头,对我们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中方在完成验收任务后,是兵分两路。一方面是安排亚历山大港的货船将米格-23运出埃及,另外一方面是把所有的飞机技术资料随身带走。中国代表团从埃及出发先飞抵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再转北京。本来中方还想在卡拉奇稍作休整,但没想到就待了半天,英国的BBC就报道了中方航空代表团在埃及活动的消息,中方马上从巴基斯坦就撤离了。

1



歼-13想象图

为什么说“大使和武官听到的是用米格-23MS来研制歼-7III,但实际是为了掩盖另外一个型号”呢?因为研制歼-7III的仿制对象不是米格-23,而是米格-21MF飞机。而米格-21MF飞机是1982年从埃及购买的。而在获得米格-23之前,中国当时重点研制的型号是远比歼-7更先进的歼-13。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用层层谎言来掩盖真实意图,只要不是项目直接参与者,即便是自己人也被瞒在鼓里,这就是中国当初保密制度的特点。

早在1971年年底,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六院指示三机部601所酝酿研制类似于F-16的带边条翼正常式布局高机动歼击机方案作为歼-6的后继空战歼击机。经过下部队调研、气动布局选型、工艺调研准备,歼-13的战术技术要求于1975年底正式拟定,突出中低空和中速的机动格斗能力。但当时中国基本无法解除国外先进航空技术和设计理念,而接收米格-23则成为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据顾诵芬院士的回忆录,他在考察米格-23的时候,仔细研究后发现变后掠翼价值不大,觉得整个机翼靠一根钢梁支撑,重量代价太大,感觉最好的是发动机。

但是歼-13后来却没有得到军方的认可。然而米格-23的故事却没有终结。按照某些观点,米格-23在技术上是被肢解了,使其他项目收益。例如1979年8月,三机部发出《关于对歼8飞机实现全面技术改装可能性论证的通知》,歼8大改任务摆在顾诵芬和他的设计团队面前。米格-23的设计,例如机头、进气道等,在后来的歼-8II上得到借鉴和应用。顾诵芬院士在回忆录中也承认歼-8II的设计有借鉴米格-23的因素。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