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能成为中国篮球的救世主吗?

17-01-04

Permalink 01:02:50, 分类: 佳作转载

姚明能成为中国篮球的救世主吗?

2017年伊始,便有消息传出,国家体育总局做出重要批示,酝酿邀请姚明担任中国篮协主席,并兼任国家队主教练。该消息称,新上任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按照中央精神推动体育制度改革,总局在篮球方面做出了十点重要批示,第二点就是“建议请姚明担任中国篮球协会主席”,原因是“他有优秀的篮球经历,曾在美国打球,更有开阔的视野”。
曾经雄霸亚洲,在世界篮坛也有相当竞争力,而且在职业化初期打下良好市场基础的中国篮球,近年来渐有向昔日中国足球靠拢的趋势。国际大赛成绩一落千丈,甚至在亚洲赛场上也早已失去霸主地位,人才方面青黄不接,新人难堪大任。更可怕的是,作为根基的国内联赛已腐朽不堪,一方面人才流动如一潭死水,球员若想谋求转会,往往要自废武功停赛一年,以时间换取空间,方有希望。另一方面赛场上黑幕重重,黑哨偏哨昏哨已横行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以至于有“没有赢二十分以上的纯实力,客场很难赢球”的怪象。
毫无疑问,中国篮球正在大幅倒退。但有些人将之归咎于职业化,显然是错了靶心。无论是中国足球还是中国篮球,其问题归根到底是职业化不够彻底,行政化阻碍了发展。
世界上任何一项能够赢得广泛民众基础、实现巨大商业价值的运动项目或者运动联盟,根源都是商业化,NBA就是正面例子。商业化和行政管制则永远相悖,放开市场就意味着繁荣,过多管制就意味着僵化,关于这一点,到现在还不能自由转会、摘牌大会纯走过场的CBA当然是反面例子。
去年,我曾在一篇关于足球的文章中写道:“中国足球的落后,其根源在于半吊子的职业化,也就是行政指令仍然大于尊重市场的伪职业化。比如当年阎世铎搞的什么‘只升不降’、‘只降不升’,无疑破坏了联赛根基。至于很多人感慨的‘中国足球群众基础不足’、‘踢球的孩子太少’,难道不也是行政指令惹的祸吗?你让各省市把用在奥运会、全运会那些没人看项目上的钱分一点出来,能给我们的孩子建多少足球场?中国足球想要进步,唯一的道路就是紧跟国际潮流,走上真正的职业化。”中国篮球的情况也一样。
那么,罪魁祸首是口碑极糟糕的中国篮球掌门人信兰成吗?从个人好恶上来说,很多人都会得出肯定的答案。江湖上曾有一句名言:“谢天谢地谢亚龙,信神信鬼信兰成”。前者曾是中国足球掌门人,后锒铛入狱,后者近年来备受抨击,某门户网站更曾做过“信兰成的七宗罪”专题,将之视为中国篮球的罪人。
但将一个巨大问题归咎于个人,往往并不准确。中国篮球之乱,信兰成难辞其咎,但他一系列的愚蠢昏招背后有着被动因素。换言之,他只是僵化体制手中的那根搅屎棍。作为一个体制内官员,他原本就不具备足够的篮球专业知识、体育市场化知识和开阔视野,同时,他又遵循“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官场原则,一切唯成绩论,只是过差的成绩和生硬的面孔放大了他的旧官僚气质和无能。
在这方面,当年的足协掌门闫世铎也可作为类比。在其执掌足协期间,烂招频出,为了国家队成绩屡屡破坏联赛根基,其个人爱打官腔的官僚气质同样令人诟病。但当时便有人提出,体制内与闫世铎面孔类似的官员数之不清,同样没有专业素养,同样爱打官腔,同样追求政绩,但也只有足协这样一个部门,才会暴露在举国民众眼皮底下,并被任意抨击。从这一点来说,无论足协还是篮协,都可算是聚光灯下的软柿子,出气筒。
当然,从成绩上来说,信兰成确实一无是处。中国篮球并非没有过职业化的曙光,在李元伟担任篮管中心主任的五年里,就曾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不仅联赛红红火火,中国男篮也稳居亚洲老大之位。但在北京奥运会后,信兰成接替退休的李元伟,再度成为中国篮球掌门人,一切又发生了巨大的倒退。
要知道,这是信兰成第二次执掌中国篮球。1997年,他便已成为中国篮管中心成立后的第一任主任,直至2003年调至北京奥组委。其间国家队成绩平平,并以2002年釜山亚运会的惨败而告终。早已在实际事务中证明自己并不能胜任这一岗位的信兰成,在时隔五年后又被安排在同样的岗位上,本身就是中国篮球行政官僚化的一个体现。他重新执掌篮协的消息传出时,舆论已是一片哀鸣,认为他的保守将使得中国篮球面临倒退。但在中国体育界的行政体制里,民意从来不是被考虑的因素。
相比篮球专业出身、曾任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的李元伟,信兰成爱打官腔的生硬气质很难令球迷接受。何况,第二次出山的他,一上来就推出了“信八条”,对李元伟的战略全盘否定,强调奥运战略和举国体制,废除联赛南北分区,联赛周期缩减到四个多月,成为世界上篮球联赛的一朵“奇葩”,一年的休战期几乎是比赛期的两倍。也因为赛程缩减,联赛水平下降,联赛的口碑和经济收益一再下滑。至于国家队的成绩更是惨淡,2013年甚至输给中华台北,跌出亚洲四强。其后虽有宫鲁鸣的带队反弹,但改变仅限于“精神”而非技战术层面,仍与“专业化”相去甚远。
但对信兰成来说,这一选择实属必然。当年,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的蔡振华就曾说过“中国篮球还是在举国体制下进行发展,更适合中国的国情”,信兰成岂能不跟着领导走?
在中国官场上,像李元伟这种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甚至不惜为了维护“真理”与上级发生摩擦,以致一度提出辞职(如女篮马赫事件)的官员,只能被视为不成熟不具备领导素质。相比之下,信兰成显然更能受到信任,即使民意恰恰相反。
但篮球领域毕竟与一般行政机构不同,它无法回避职业化,也无法在民众关注下隐藏。近年来,中国篮球屡屡发生“话语权之争”,一方是掌握了行政权力的篮协,另一方则是以俱乐部为代表、争取市场诉求的势力。作为中国篮球史上最成功的运动员,早已转型为老板的姚明始终是后者的代表人物。
在这一系列争斗中,篮协的僵化和拙劣无从隐藏,但有体制作为依附,总能立于不败之地。
举个例子,CBA公司成立前的谈判过程中,姚明曾代表中职联18家俱乐部要求作为单一股东入股CBA公司,篮协却以“必须征得另两家俱乐部(浙江队和山西队)同意”为由驳回。按照篮协的说法,“中职联的这种做法,剥夺了每家俱乐部作为独立股东在CBA公司发表意见和主张的权利”。但不尊重个体选择,难道不是篮协的习惯吗?当年的王治郅,今年的联赛指定用鞋事件,哪个尊重了个体的权利?但事关篮协自身利益时,它便拿个体权利出来当武器。
尽管CBA公司已经成立,但在谈判过程中,篮协对于政策、制度和规则的随意曲解、切割,都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这种通过行政权力和解释权固守自身利益的行为,在许多领域都很常见,无疑是改革的巨大阻碍,类似行径在未来也不可能马上消失。
关于姚明将出任篮协主席的消息,真伪暂时不明,而且即使为真,因为涉及体制问题,实操阶段也需解决大量具体问题,但这样的声音其实并非首次出现,在门户网站上随便打开一篇有关中国篮球暗面的新闻,在评论区里几乎都能看到类似的声音,呼吁篮协官僚走开,提倡市场化和专业化(专业化人才的代表当然是姚明)。行政层面的酝酿也早有端倪,“管办分离”从2015年起就一直在推行之中,2016年11月,CBA公司正式成立,姚明当选副董事长。按照国家体育总局提出的协会制改革办法,中国篮协等协会都要按照社团组织法人程序来完成,原总局人员将不能再任职,这也使得姚明成为中国篮协主席存在了可能性。
但姚明就能成为中国篮球的救世主吗?答案显然是“不能”。且不说姚明个人的想法和能力,中国篮球错综复杂的大环境就已经断绝了“凭借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的可能性。姚明如果上任,他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大赛成绩、联赛困局,还有各种人际关系和行政阻碍,更重要的还有行政体制下的利益切分,任何一个环节都能导致所谓改革的停滞。纸上写得再好,执行起来都会变味,这样的“改革”我们见得还少吗?“拒绝外行管理内行”的呼吁又在几个领域落在了实处?
何况,即使“管办分离”真的实现,“管”字也依然存在,它意味着行政指令依然没有离开。以往,篮管中心和篮协一直是两块招牌一套班子,责权不明晰,这也是推行“管办分离”的动因。但按照目前可以查到的中国篮球改革的整体规划,未来管理机构将会由三个主要的部分构成,分别是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中心(篮管中心)、中国篮球协会(篮协)、CBA联赛公司(联赛公司),三者则有不同的分工。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姚明担任篮协主席,他能掌控的范围和改变的东西都非常有限。甚至可以说,他压根不可能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去触碰中国篮球僵化体制的根基。
中篮联(北京)体育有限公司(简称CBA公司)正式成立新闻发布会暨公司揭牌仪式
中篮联(北京)体育有限公司(简称CBA公司)正式成立新闻发布会暨公司揭牌仪式
如果以姚明的声望、身份都无法触碰这些问题,其他人更加无法做到,甚至只能成为僵化体制的依附乃至帮凶。仅举一例:目前中国篮球人才流动所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地方体育局固守自己的利益(尤其是全运会这一毒瘤),将球员视为自己的附庸,以球员人事关系为要挟,阻碍自由流动。这个问题的背后推手恰恰也是信兰成,他在上任后引导了地方体育局的“复辟”,辽宁篮球甚至曾有放弃联赛主攻全运的笑话出现。近年来,虽有一些球员选择抗争,甚至不惜以“自废武功一年”的方式寻求转会,但对于大多数吃青春饭的球员来说,退役后的出路问题,无论是人事编制还是福利待遇,都需倚仗地方体育局,抗争也许只是内心挣扎的一部分,很难落到实处。即使竖起姚明这杆大旗。即使国家体育总局有放权之举,呼应者也得三思而后行,甚至选择与旧体制妥协。
至于人们最关心的市场化改革,尽管有“彻底化”的诉求,但这种诉求本身就有意识形态的限制,即使在最为宽松的体育领域也举步维艰。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姚明不可能成为救世主,而搅屎棍却可能长期存在。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