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人民币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悲观!

17-01-05

Permalink 04:36:49, 分类: 佳作转载

2017年:人民币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悲观!

刘邦得天下后,经过50年的文景之治,汉帝国财富丰盈,金库里栓钱的绳子都烂了,国库资金数以亿元计。然后,汉武帝上任,任用大将卫青霍去病讨伐匈奴大获全胜,奠定了“犯我强汉,虽远必诛”的基础。不过,连年征伐之后,国库却变得空虚,国家没钱了。

于是,汉武帝发布“算缗令”要求大家捐款支援军队,结果一年时间只有一位富翁响应号召,其他富翁不买账呢。随后,武帝下达“告缗令”,让民间举报谁的钱多却不肯捐款的,举报如果属实,则富翁的钱全部没收,没收的钱会奖励举报者一半。这一招绝,汉室天下,中产以上阶级彻底覆灭。国库充盈了,问题解决了。

但富人叫苦连天也不是事儿,汉武帝又发布了“不告缗令”,就是宽免一些富翁可以不没收财产。要求是富翁的财富不是“货币”,而是土地。换言之,如果你很富有,但这是基于拥有土地的前提,那么可以宽免,国家不会没收你的土地。它向富人昭示的途径也很简单:有钱,可以囤地。囤地了,国家不会征你的地,你就安全了。

陈雨露的著作《中国是部金融史》给我们展示了中国几千年的金融演变史。我一次次翻看这本套著作,看来看去就是俩字:印钞。皇室如果要扫荡民间财富,唯一的渠道就是垄断货币发行权。在此基础上,发行劣币、并且一定要超发劣币。结果,就是民间富户、中产以上,如果没有与官方勾结,则必定倾家荡产变成赤贫。然后,皇室或者政府就有钱度过难关了。

陈雨露的几本著作到目前为止也只谈到明朝末期。但是我们其实可以知道,民国末期的法币泛滥也是一例。法币最早是1935年开始发行的,到1937年抗战之前也就是14-15亿元的规模。但到1945年,法币已经达到5000亿元!1948年更达到660万亿元!国民党为什么会垮台?滥发货币导致国人举世皆贫便是根由之一:1937年的100元法币,可以买一头牛,到1948年8月,一盒香烟就要20万元。此时此刻,民国天下,哪里还有富人!

富人?就是拥有财富多的人。如果严格定义的话,财富就是可以购买到生活必需品的能力。买到的越多,说明你的财富越多。但是,如何买呢?用现代的话说,你手里得“有钱”。有什么钱呢?在民国末期,如果你有法币,就算数额再大,也不算富人。那个时候,你得有“英镑”或者“美元”,或者白银和黄金。那才是“硬通货”。所以,严格意义上说,所谓富人,就是拥有“硬通货”多的人。

什么是硬通货呢?古时候的例子没法说。比如,汉武帝的时候“发行”鹿皮币,一张白鹿的皮算作货币,价值40万钱,且只能用于贵族与皇室的沟通。结果被人耻笑,一年后就废止。汉朝的硬通货归根结底是以贵重金属的“重量”来度量的。其后历朝历代的货币,要想成为硬通货,都必须有官方权威。

只可惜,秦朝以降,中华大地的硬通货寥寥。历朝历代政府发行的货币,都是以政府信用背书的,但无论如何禁止,民间也还都有私铸货币的。这种风气一直沿袭到明朝。明朝后期,1567年,隆庆元年,明帝国要求民间缴税必须用白银,等于是以此确立了白银的货币本位——在中国,白银成为硬通货,从明末期开始。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明朝末期的政府税收高达200万两白银以上。但是,整个明朝帝国的年白银产量(其实等于白银发行量)才只有18万两。我们现在没法想象,不知道张居正这样的大政治家何以要实行一条鞭法,让民间和政府都接受白银作为货币本位。

明朝的白银不足,但政府偏偏就锚定白银了。怎么办呢?来自美洲和日本的矿产白银源源不断输入到大明帝国。有统计说,明末清初时期,全球三分之二以上的白银都跑到中国来了。在美洲,奴隶们辛苦劳作,开采银矿,成本极其低廉,商人们成船运输到中国,然后把丝绸、茶叶、陶瓷等产品运回欧洲。日本人借明帝国崇尚白银而大发其财。

仅仅只过了70多年,明帝国就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两极分化:富人们囤积了海量的白银,所谓购买力十分充足;而穷人们房无片瓦,却不得不卖掉粮食来换取白银缴税。一遇饥荒,民不聊生。到后期民乱,崇祯皇帝号召京城富户捐款,最富有的人捐款也不过万两,明朝帝国没有白银支付军费而导致溃败。结果李自成在京城拷掠,短短一个多月,就搜集白银7000万两!

如今回头看。一个国家、政权,以白银作为货币本位,但是呢,自己却不出产白银而只能靠进口。结果,庞大的帝国,却锚定一种外来物作为货币本位。它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明帝国民间的有价值的产出(茶叶丝绸陶瓷等等)统统输出国外,换回的竟然是根本没有实质价值的白银(同一时期,欧洲以牛顿为领导的英国开始实行黄金本位)。一旦战乱兴起,白银的购买力却趋于0——你有白银,却没有实际的产出,白银与废物有什么区别呢?

清朝政府虽然也发行了自己的货币,但白银本位却一脉相承——清政府也都是些傻瓜蛋,明朝采纳白银本位不到80年就亡国了,但清政府却一直奉行白银本位,一直到辛丑条约签署的时候,赔偿的标准仍锚定白银。结果呢,西方列强输进鸦片,淘空了清帝国的白银储备。到马关条约和辛丑条约,清政府需要以白银赔偿的时候,本质上就是举国之力生产出的商品全都赔给外国人,而自己呢,剩下的是一地鸡毛。这样的政府,不溃败才是没天理。

民国政府发行纸币,政府却毫无信用,法币成为废纸,黄金成为硬通货,这才是世界潮流。到二战末期,美国大兵出手,从非洲到欧洲到亚洲,无处不是美军的影子。美元由此成为世界与黄金等价的硬通货。民国政府有自己的货币吗?没有!法币没有信用,美元小范围流行,白银也在流通,黄金似乎才是本位。这样的政府不溃败,也是没天理的。

中华帝国两千年,唯一统一了货币,只有新中国。在新中国,美元行不通,白银和黄金也行不通。在中华大地,无论你走到哪里,只有人民币才是硬通货。即便在今天,中华大地通行的也只有、唯一的一种货币,那就是人民币。这是两千年来的第一次!

普通中国人是不在乎美元的。一直到改革开放后的一段时期,美元的价值是没有多少人在乎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对外贸易规模日益扩大,美元才逐渐成为民间重视的对象。官方的外汇储备只公布美元价值,也使得美元的地位提升。央行的基础货币投理论上锚定美元供给量,也客观上助长了美元的价值。如此,十几年过去了……

到了今天,我们忽然发现,人民币兑美元成了过不去的一个槛。

2014年6月的时候,中国的官方外汇储备达到3.99万亿美元。两年半之后,到今年11月,外汇储备只有3.05万亿元。9400亿美元的外储流失,引发世人关注。在国内,很多有钱人开始担心人民币崩溃,公开的和私下的换汇活动日益活跃,很多人恨不得把所有人民币都换成美元,似乎这才是唯一的安全出路。结果,在人民币不断贬值的同时,各种渠道的美元外流压力越来越大,一直到2016年底央行和外管局“悍然出手”,制止恐慌性的换汇行为。

我就想问一下大家:如果今天的中国仍然锚定美元,与400多年前明朝政府锚定白银,有什么区别?要知道,明清两朝,中国大陆的几乎不产白银,白银要靠从美洲和日本输入。实施白银本位,等于放弃了本国的铸币权。今天的中国,如果继续盯紧美元,其结果呢,将是不如明清!

要知道,明清时期的白银再不值钱,毕竟还需要人工开采挖掘,总还有劳动凝结其中,白银的供给也总还是有限量的。而今,美元呢?已经根本不需要美国人开动印钞机印刷纸币,只需要电子仪器上操作一下,就可以派生无数的美元出来——理论上美元的供给可以是无限的,且成本几乎等于0!

过去8年,奥巴马政府的债务从10.6万亿美元增长到接近20万亿美元。这个规模,如果以人民币规模计算,相当于140万亿元人民币,等于中国GDP的两倍!美国政府扩大债务到如此地步,他们可曾发生过印钞机崩溃的事件?根本没有。中国的贪官几千万钞票会烧坏几台点钞机,但美国政府的百万亿元债务,根本不需要动手,只需要电子系统里操作一下而已。

结果呢?如果你继续锚定美元,则国民们辛辛苦苦几十年劳作的唯一结果,就是把全部的、所有的产出都白白送给美国人,然后换来电子计数系统里的几个数字,证明你有那些美元而已!

此时,如果美国人稍微使点坏,让中国人迫不及待去换汇,把在本国有购买力的人民币全都换成美元,其结果是什么呢?是淘空中国的实际产业,换回一些账面上的数字。最终结果是什么?就是明朝的灭亡、清朝的崩溃!

所以,如果央行和外管局还是无动于衷任由换汇浪潮盛行,那真是要亡国亡族了。

为什么人民币不能锚定美元?这个道理,一如明清政府不该将货币锚定白银一样。要知道,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中国经济的发展历程,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先例:幅员广阔、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的一个大国,保持40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即将成为世界第一,结果货币却锚定了另外一个国家的虚拟钞票,这可能吗?

如果中国能实现民族复兴,能崛起为世界强国,就断无理由要去锚定一个二流国家的货币——今天的中国,会以日元作为基准汇率进行调整吗?当然不会!再过2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如果超过美国,中国的人民币会锚定美元吗?当然不会!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央行和外管局其实是乐见美元储备的降低的——假如不考虑资本项下的兑换问题,如果中国人能主动到海外去消费,到海外买回一些消费品,那么,我们辛苦了三四十年积攒的美元储备花出去总还是有价值的。毕竟,这些美元早已不是花花绿绿的纸片而只是名义上的数字了,如果能换回有价值的商品,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如果这些美元储备跑出去不是买了消费品,而是买了房屋、土地或者股票呢?那就真正失去了这几十年积累外汇的意义了。

试想一下,这几十年来,中国人民流血流汗流泪,辛勤工作,努力劳作,攒下了那几万亿美元,结果呢,却不是去买回生活必需品,不是买回制造品改善自己生活,而是买回一些土地房屋(我们本来就有)或者虚拟的股票,这跟明清时期拿回一肚子白银再换回一肚子鸦片有什么区别?

所以,央行和外管局早就该限制境内人民币兑换美元出去买房子、买股票了!

为什么?

因为中国的房屋增值现象是史无前例的。论土地面积,中国确实跟美国差不多。但是,中国有13亿人,比美国多了整整10亿人口。中国的土地和房屋价格高于美国,是必然的,因为供求关系摆在那里。但是,由于中国长期实行计划经济,土地和房屋的价格缺乏基准,只能在实践中逐渐探明合理价格。但过去20多年,中国的货币发行量是锚定美元供给的,这种畸形的货币发行方式本来就不符合国情。它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早期货币供给严重不足、不符合经济实际需求。到后来房屋和土地逐渐探明实际价格的时候,货币发行上的缺陷日益显现,以至于没法按照原有模式放任卖出房屋者兑换美元了。

比如,上海的100平方米的房子,2000年的时候价格可能只有50万元。但15年后,其价格已经变成1000万元。其间出现了20倍的增值。但是,2000年的时候,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是1:8.27,现在是1:7。也就是说,如果2000年的时候兑换100万美元投入到上海的房地产,2016年可以收回1700万美元。如果你当初进来的是美元,增值17倍之后要撤走,也就罢了。但是,如果你2000年本来就是人民币购买的房屋,没有进来等额美元,现在突然要直接变换成1700万美元出境,你让央行从哪里生出美元的崽来呢?

资本项目下的兑换,不论哪个国家,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比如,香港的外汇储备目前不足4000亿美元,折算下来,也就是3万亿元港币。香港的房屋有260万套以上,按照市价计算,房屋价值就超过3万亿港币。但香港还有20多万亿港币的股票。如果听任投资人卖出房屋、卖出股票,从港币兑换成美元,则10个香港储备也不够用的!港币的所谓联系汇率机制将必然破产。

​香港为什么不担心房屋拥有着卖出房屋、股票持有者卖出股票兑换外汇呢?因为大势还没那么坏,香港人还没有那么绝望。但是,中国大陆不同。中国大陆的老百姓,手里的财富本来就不多,也没有多少人有逃出国门的意思。但贪官污吏则日益想逃窜,一些享受了大陆民众溢价支持的富人也想早点逃出国门——比如,中国大陆的股市长期处于高估状态,一些资本玩家套现了数亿元数十亿元却想逃出中国。又比如,中国的大城市房地产价格因种种原因畸形高价,一些人却想卖掉房屋逃出中国。对于这些人,必须想办法斩断其逃窜之路。

央行和外管局元旦前后出台的举措,其根本目的恰恰就在于此——普通居民的换汇根本不受影响。如果你是因为旅游、留学、消费、医疗、咨询等原因而必须要换汇的,随便啊,如果5万美元不够,你只要申请一下,就可以满足你的需求。说明国家根本不在乎普通民众的正常消费,甚至于鼓励民众出境消费。但是,如果你想借机去国外买房子、买股票,对不起,一刀切,门也没有!

这样做,胆战心惊的是贪官污吏为富不仁者,普通百姓根本不受影响。从长期来看,这是中国人民币摆脱美元第一步。中国的未来,在于人民币脱美:短期看,不锚定美元,而锚定一揽子货币;长期看,人民币要成为世界货币,成为世界各国的储备货币,逐渐获得类似于今日的美元地位——世界第一大经济强国,它的货币怎么可能不成为储备货币!

“中或最赢”。不管是一带一路还是亚投行,其目标都在于人民币渐进性逐渐脱美。在脱美的过程中,中国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这条路,或许就是历史的必然。但要实现这样的目标,空等不行、空谈也不行,需要撸起袖子加油干!

如果中国人能脚踏实地向前看,撸起袖子加油干,若干年后,蓦然回首,我们会发现,央行和外管局禁止胡乱换美元,对中国百姓,是实实在在的保护——世界上最垃圾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美元。否则,比特币早就没有市场了!

所以,2017年,人民币也许没有想象的那么悲观。指7看8,都是一派胡言。断绝了资本项目下的外汇流失,人民币在2017年也许将出乎意料地坚挺。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