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里的兄弟

17-01-05

Permalink 07:15:41, 分类: 驴游天下

沙漠里的兄弟

撒哈拉在阿语里是大沙漠的意思,所以你们中文写撒哈拉大沙漠其实是错的,一个地方不可能叫大沙漠大沙漠。
第665期戴军
本期主笔|戴军
01
他,叫默罕默德·高山,
是个地地道道的埃及小伙子。
02
我那次是纯粹的埃及自由行,最后定在了十一月中出发,主要目的有两个:感受埃及最大的两个节日之一——宰牲节;去西奈半岛的沙姆沙耶赫潜水。
沙姆沙耶赫,是沙漠里的一片销金窝,欧洲的富人聚集地。
那里有我一直向往的红海,那片宝石一样的海域,是全世界潜水爱好者心中的圣地。可是,沙姆沙耶赫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埃及感觉,它更像是西奈半岛上的马尔代夫。
后面几天的行程,我才感受到真正的埃及。
那时候,阿拉伯之春还没有到来,埃及,就像暴风雨前夕的夏夜,有点闷热,但是非常平静。

03
因为是自由行,我在国内就通过旅行社联系了一位导游,他就是我后来的埃及兄弟高山。高山黑黑壮壮的,性格极其开朗。我们见面不到五分钟,感觉好像认识了很多年。
他没有正规地学过中文,他说:“这个世界上,最难掌握的语言有两种,一种是阿语,一种就是汉语。”说完得意地瞟我一眼,言下之意,他会这两种全天下最难的语言,实在是一个天才。
我问他怎么会想到要学中文的。他说,小时候,他的一个远房叔叔跟中国人做生意,经常去广州、上海,然后给他看那里的照片,让他羡慕不已。然后,他就跟这个远房叔叔学起了中文。高中毕业后,他就出来工作了,仗着会说结结巴巴的普通话,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工作。之后,他攒了点钱又去开罗大学当旁听生。两年以后,他不但会看中文了,口音也变得纯正起来。
高山第一天就带我去感受了撒哈拉沙漠。我们沿着撒哈拉的边缘往亚历山大港而去。
高山说:“戴先生,你知道撒哈拉是什么意思吗?”
我说:“当然知道了,撒哈拉是个地名对不对?”
他笑着说:“那是你们中国人乱翻译的,撒哈拉在阿语里是大沙漠的意思,所以你们中文写撒哈拉大沙漠其实是错的,一个地方不可能叫大沙漠大沙漠。”
我说:“这个你就不懂了,因为这片沙漠实在太大了,在中文里一定要用双重重叠才足以形容。”他说:“大哥,你扯呢!”用的居然还是东北口音。
早晨的沙漠,笼罩着一层雾气,远远看去,不知道哪是沙漠哪是雾。靠近沙漠的边缘,隔一段就是一栋二三层的小楼,楼顶竖着裸露在外的钢筋和水泥柱子。
我问高山:“这些还没盖完的是烂尾楼吗?怎么几乎每栋都是,这楼还没盖完感觉已经很旧了啊。”
高山说:“什么烂尾楼!这里面都是有人住的,这样的房子要盖好,得花二十年的时间呢。”
在埃及,土地是可以自由买卖的,当地人买了土地以后,就要向相关部门申请盖几层楼。如果你现在申请盖两层,你就交个盖两层的钱,这个地皮上,将来也只能盖两层楼。如果你现在没钱,只能盖一层,等将来有钱了再盖两层时,你会发现,当年的申请已经过期,你得重新再交一次钱。埃及的小夫妻基本上都没有一步到位盖两层楼的钱,可是,他们都很想将来拥有一群孩子。所以,聪明的埃及人就盖完一层先住进去,然后在屋顶竖起钢筋水泥柱子来,在未来的日子慢慢盖。这样看上去,这个房子一直在盖,那么,申请的期限就永远不会过期。等到孩子们一个个出生、长大,这个二层也就慢慢地盖好了。
04
我们沿着沙漠边的公路,一路开过来,随处都能看到这种半成品的房子,里面都住着一对对,对未来有着无限美好愿景的小夫妻。
我问高山:“像我这样的外国人,能在埃及买房买地吗?”
“可以啊。”他狡黠地对我眨了眨眼睛,说,“大明星,你想在哪儿买?”
高山二十五岁了,他有个非常漂亮的未婚妻,他们买不起地皮,所以准备在开罗的新城区,买套小公寓,两年以后结婚。
高山说:“戴先生,开罗现在的房价也涨势惊人呢。”
伊拉克战争爆发以后,许多伊拉克富商都避到开罗来了,一样的宗教,一样的语言,但是有更舒适的生活环境。这些富商一下子就把地皮和房价炒起来了。
高山说:“你要买就买新开罗的房子,现在都快到两万一平米了,那是很好很好的房子,我们可买不起。”我听了心里有一丝难过,我特别想告诉他,我们首都北京的房价是他们的一倍还不止。
05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逛开罗的旧城区,路过了死亡之城。那是一大片墓地,死气沉沉的。

高山指着那儿说:“大哥,我说出来估计你会怕,那一大片区域是墓地,其实地底下住的都是活人。”
我吓了一跳,问道:“这是风俗吗?”
他说:“不是,很多人因为太穷,住不起房子,只能住在墓穴里,和亡灵为伴啊。”
我不寒而栗。
高山叹了一口气,说:“开罗的导游,会中文的只有一百多人,现在中国团最多,所以,会中文的导游,收入是其他语种导游的三倍啊。”
我看了看他,只见他的眼中,透出了一丝劫后余生的侥幸。
当我得知死亡之城里住着几十万的活人时,我震惊了。我想到了刚刚离开的沙姆沙耶赫,想到那一片碧海蓝天下,歌舞升平的人们,不敢想象这竟是一个国家。
虽然埃及的贫富相差悬殊,但是,大家都有一颗虔诚而善良的心,那天,走在开罗的街头,我闻到很浓的血腥味。宰牲节到了,富裕的或者不富裕的人们,都会牵着牛羊,在街边临时搭起的屠宰棚里,宰牛羊。
那天,是我在开罗遇到的最好走的一天,街上几乎没有什么车,主人家把宰完的牛羊肉分成一份一份,分发给排着队的穷人们。
默罕默德·高山也穿起了他们民族的服装,他见到我说了一长串的阿拉伯语。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在你的面前,是你的亲人,愿真主保佑你!”
我顿时湿了眼眶。
06
回国后不久,阿拉伯之春来临了,我和高山失去了联络。
有时候,坐在飞机上,在三万英尺的高空,看着外面如雪一般的白云和蓝宝石一样的碧空。
我会想起埃及那灿烂的蓝天下,雪白的清真寺尖顶。
以及我那位说得一口好中文的高山兄弟。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