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全世界最好客的国家

17-01-10

Permalink 14:23:38, 分类: 驴游天下

伊朗:全世界最好客的国家

与我所预期一样,伊朗是全世界最好客、最友好的国家。伊朗人坚信,“客人是安拉赐予的礼物”,占着别人信念的便宜,我直至旅行的第16天,才第一次花钱住店,在Meymand荒山岩壁间的洞穴里,开始打字并回忆前半程遇到的伊朗人。
这些天来,偶尔被问起中国人对他们怎么看?是被阿亚图拉洗脑的宗教狂、到广州******廉价电器的商人、还是其他什么?我就无奈表示自己完全没法代表同胞们,“或许大多数并不至于被美国媒体洗脑,认为你们是邪恶国家,但也没多少分得清波斯人和阿拉伯人有多大不同,不过在旅行者圈子里,你们是已经声誉好到其他地方无法媲美的好客之国”。
在登机之前,热情的正能量就越洋而来,提前联系好的德黑兰沙发主Bahman在Whatsapp上告诉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张地铁公交卡、一张当地SIM卡,我争取跟朋友借辆车来霍梅尼机场接你。”见面后,Bahman甚至给我写清了一张纸,上面在德黑兰旅游时吃喝拉撒对应的波斯语以及大概价格。在这位银行职员的家中住下后,我迅速习惯了盘腿在餐布上手抓着馕和沙拉,习惯了在舒适厚实的地毯加床垫上睡觉。离开德黑兰时,Bahman硬是把房门钥匙塞给我,“反正你在我们国家耍一大圈后,总得回来搭飞机离开,很抱歉这段时间工作太忙,回来后一定带我女友来见你,她唱歌美极了。”
不记得《一千零一夜》中是不是有这么一则关于好客的故事,国王为了向贵客表达慷慨,在丰盛晚餐后,甚至带他去偷看美丽的妻子洗澡更衣。类似的事,发生在一天黄昏,我站在伊朗第一旅游景点的波斯波利斯山巅,俯瞰2500年前波斯帝国的宏伟都城,一个男人上前要求合影,然后突然开玩笑地做出强吻动作,接着又把他老婆拉到我面前,让我搂着,并以蹩脚英语命令道:“Kiss Her(吻她)”,旁边笑疯过去的亲戚们疯狂拍照。我想到第一次去罗马时,纳沃纳广场上曾有人上前,告诉我她是被迫害的伊朗难民,向我展示盖有所谓警察局印章的文件和一些残酷图片,“我们国家会以石刑处决通奸男女和出轨女人”。这当然是一个求签名和捐款的典型骗局,不过时空挪移到波斯波利斯这边时,却让我对向导回忆起了罗马这一出戏,“这不会是钓鱼执法吧?等会安保人员不会过来把我埋土里拿石头砸吧?”
“怎么可能!伊朗早就废除石刑了。我们确实对女人有着强烈的贞操观,婚前性行为也不合法,但依然有叛逆的年轻人这么做,我自己还是保守的等着家里介绍”,31岁的设拉子职业导游Reza说到。这是一位博古通今、英语流利的年轻人,在淡季旅行,我把省下的住宿费,基本都给了这些专业向导。他们与我在之前专栏《当好客被定价后,我还能单纯的带你逛逛我家乡吗?》批评过的Airbnb当地体验式向导当然有着质的区别,收费讲解,本来就是他们的工作和基本收入来源。不过,Reza认为一些刚加入沙发客的新人,有点在利用他们伊朗人的善良和友好,“因为房主很容易找,就可以迅速为自己积攒好评,当然这也没什么错”。
在赞詹那天,恰逢我的生日,沙发主轻描淡写地说晚上带我出去见朋友,进到一个古驿站茶馆后,却意外迎来他十来个带着面具、拿着吉他的男同学,并呈上一大个喷着火焰、甚至用周正中文写着“生日快乐”的蛋糕!或许被我的热情和相对大胆的言语所刺激,离开茶屋后,男孩们开足马力疯狂飙车,开大音量放着波斯语摇滚,经过十字路口的最高宗教领袖画像时,伸头出去大骂两句后迅速逃逸。
中产之家我也住过。加兹温的Ismael,是一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33岁漂亮妈妈,老公是著名律师,估计因为加入了什么非常难进入的协会,他们带着女儿换着城市生活时,基本都由国家免费提供高级公寓。闲在家中的Ismael,不是实验各种有机酱菜,就是学各们艺术,波斯书法、细密画、我国扬琴的老祖宗Santur琴。而在靠近伊拉克的大城市阿瓦士,我在国家电网职员Ali家,赶上了波斯文化里标示冬天开始的节庆Yalda。餐后,他们家人又准备了丰盛的各种水果,并把圣人哈菲兹的诗集供奉于石榴前。子夜时分,妻子翻开诗集其中一页,开始深情诵读,“我们相信哈菲兹能带我们认识另一个看不到的世界,这个时刻,诗人所写的和我们所读所想的,就能在冥冥之中,形成一道奇妙的联系。”
看我每天都在发新认识伊朗人的故事,朋友圈有人留言,“伊朗Airbnb比住酒店便宜吗?”我回答,“伊朗没有Airbnb进驻,如若有人招待了客人还收了钱,估计要被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羞辱的吧”。当然在中产之家,不但免费住了,还被包办了一日三餐,甚至市内观光,这让我不免担忧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惯了,会不会让我把人家的客气和友好认定太过于理所当然,这让我以后如何回报?让我还怎么在其他绝无可能跟热情伊朗人相比的国度旅行?有姑娘羡慕地说也想这么旅行时,我还是得提醒,倒不至于有太大安全隐患,只是伊朗人可能还是会面对外国女性有很大不自信,不太敢接纳。
比伊朗人可能更友好的,是库尔德人,这我已经在土耳其东部领教过,甚至不需要在网站或手机运用上找沙发客,都会有热情的路人约你到家作客。而在伊朗这边库尔德斯坦城市Kamyaran,联系的沙发主Deler秒回信息,“对不起,我最近在德国,但我一定安排当地的好友接待你,并带你玩”。事实证明,毫无景点的这座城市,也是我此行迄今为止的最大亮点。Deler的朋友Sajad先带我去了一座凿刻于山谷里的土坯城市Palangan,认识了比库尔德更少数的Oromi人,回城后又去一个个继承农产家业的富二代朋友家作客闲聊。他们能把《权力的游戏》刷上好几遍,熟知里面的一切家族,背台词同时也锻炼了英语。Sajad尤其喜欢王后瑟曦,拿朋友开性方面玩笑时还时不时嘟噜着,“Shame, Shame”。不知为何我说起了土耳其的PKK(库尔德工人党),一位做蜂蜜生意的朋友Fardin展示了他叔叔的戎装照,“他就是一位PKK指挥官,进叙利亚参与了科巴尼保卫战,打走ISIS后,在叙利亚库区做了高级警察”。当然,Fardin是不会让我拍下叔叔的照片,“那还是不安全”。或许因为对ISIS的仇恨,让这伙青年尤其喜欢瑟曦炸死宗教狂的最新那集,“太想把大麻雀手撕了”。
离开库尔德斯坦那个早晨,Sajad点燃一支烟,一声不吭的播起献给北境长城守夜人的歌曲《Goodbye Friend》,“或许我们库尔德人不该算对抗大麻雀的兰尼斯特家族,而更是在前线对抗异鬼的守夜人”。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