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理财”正成为消灭新兴中产的绞肉机

17-02-02

Permalink 00:57:20, 分类: 股市沉浮

“伪理财”正成为消灭新兴中产的绞肉机

农历正月初五,鄂东北一座人口40万左右的小城,戴着眼镜的表叔李引正在张罗面馆的生意。

就在前一天的初四深夜,他和妻子带着大女儿从外地偷偷赶回小城家中,迎候着他们的,是家里已经满头白发的父母和一个刚刚一岁的孩子。这已经是表叔第二次像这样和家人度过他们的春节,没有见太多的亲戚,也不敢声张,悄悄地往返于外地与小城之间。

表叔的面馆整体的装修风格简单、清新,配上橘色的外墙,给人生机勃勃、活力满满的感觉。只是,面馆本身不大的店面、不太显眼的区位,在周围许多占地面积大并且品牌响的商店的映衬下,显得小巧和落寞。

往年回小城过年,总会在离这个名叫“好面馆”的店子不远的“手机大世界”里看到表叔,记忆里他一直很清瘦,见到我们,每次都是挂着青年人明亮的笑容。“手机大世界”是家乡小城一个专门卖手机的大型卖场,卖场面积足足是现在新开面馆的3倍,表叔当时还在这个大型卖场中拥有产业。

实际上表叔除了面馆老板这层身份,还是一个老股民。

2005年5月,还在小城的表叔第一次听说“股票”这种投资工具,连买卖交易规则都还弄不清楚便一头雾水地进入股市。他记得当时在朋友的介绍下,投资2万元,买入上海金陵,“当时以为只要买进去就好了,连当天买的第二天才能卖都不知道。”

对于当时初入股市的表叔来说,买股票要么靠朋友的推荐,或者跟着身边的朋友一起买,要么自己看看新闻追热点。

到2008年、2009年左右,虽然股市逐渐走熊,但表叔资金账户里面已经有65万元的余额。

初入股市没几年便赚到了钱,表叔懂得见好就收,当时就将这笔资金转了出来。

一等三四年,股市起起伏伏没有暴跌,也没有暴涨。表叔看形势逐渐稳定便再一次回到股市,这一次他不再靠朋友推荐,而是自己琢磨起了K线图。

2012年年中,表叔用60万元投资步森股份,小亏2万元,卖掉这只股票后,他逐渐将资金加到118万,以大约10.4元/股的价格买入杭氧股份。一年后的2013年年底,他在7.8元/股的价位上卖掉了杭氧股份,这时候资金账户上只剩下78万。

几经折腾,表叔的资金账户余额又回到了90万左右,炒股事业貌似又看到了曙光。

一切的转折发生在2014年的3月份。表叔通过朋友介绍开始接触到“配资”,与当初杀入股市一样,尚未完全了解配资的原理,他便开始通过配资的方式炒股,希望通过配资用更大的资金量赚取更多的收益。

他与资方之间约定的配资比例为1:5,借款利息率为1.8分。在这种方式下炒股,有赚也有亏,很大程度上这与股市整体的行情有关,2015年年中股市极度低迷的时期,表叔持有的股票曾遇到连续数日下跌,这时他已经损失了150万左右。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真正导致表叔两年间不敢回乡过年的事件发生在2016年元旦节后,股市在一周的时间里遭遇了两次熔断,表叔买入的股票一连遇到3个跌停。这时他人生第一次感到了“绝望”,面对巨亏,表叔已经失去了究竟该补仓还是斩仓的意识。

致命的是,表叔这时由于炒股所背负的债务,已达到438万元。这个数目,对于一座只有40.5万人口的小城普通百姓,尤其是对家乡老一辈人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而自那以后,表叔“把所有的炒股软件都删了”,再也没进过股市,一心张罗起了面馆生意,寄望将来能慢慢把欠的钱都还上。为了躲避债务,也只好在外地过年,等年关过去之后,再返回家乡。

如果说表叔的遭遇充满本土股民色彩,学外语出身的堂姐张星投资失败则披上了一层洋气的外衣。得知我在从事跟投资相关的新闻报道后,堂姐向我提起了两年多前一次“不靠谱”的投资经历。

2014年年底,也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堂姐听说了一款“超级MMM”互助理财投资项目。这是一个可以集合全世界很多国家的投资者一起做,并且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的投资项目,然而“投资者只能给别人比特币,自己却无法提取出比特币”。运行该项目的网站目前已经无法登陆了。

刚开始,堂姐因为有理财的需求,也很信赖身边的朋友,并看到朋友们已经有实实在在的收益,便决心将原本用于其他理财模式的闲钱投进去试试。

由于这个理财项目宣扬自己集合了全世界很多国家的投资者,因此网站是全英文的。不过恰好堂姐大学的专业是英语,目前也在从事英语教学工作,这对她并不是什么挑战。

堂姐登陆网站后很快“了解”了整个操作流程,如何登陆,如何上线,如何投资。

堂姐也知道这件事多多少少会有点风险,所以刚开始进入时,她抱着拿一部分钱去做做实验,看看到底靠不靠谱的想法,投了1万美元左右,并在这个比特币交易网站上,将它折换成了单价为2200元一枚的比特币。此后,堂姐连续两个星期在facebook上发与该项目相关的截图,为它做宣传。

两个星期过后,堂姐成功获得了回报。这时她终于相信这个项目曾承诺“只要每天完成这样的推广任务便每月能获得100%的收益承诺”是真的,并且收回来的比特币价格也有上涨,她账户上的资金余额折合人民币已经达到9万元左右。

堂姐顿时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理财项目,不仅能赚取承诺的收益,交易过程中的比特币交易也能获取收益。于是,她将这9万元又投了进去,这次比特币的单价已经达到了3050元/枚。

不过好景不长,过了一段时间,该项目的网站显示当前不能正常运行,要过几天才能恢复正常。几天之后,网站确实恢复正常,堂姐不疑有他,又追加了大约6万元,前后共15万进入该项目。

后来发生的情形,则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网站再一次无法正常运行,这一关闭就是两年时间,直到现在也依然是这样。

焦灼的堂姐在网上查看相关新闻以及网友的爆料,才得知这原来是传销集团利用“比特币”与“理财投资”吸引眼球,集资诈骗。自己的15万元已经血本无归,而这也仅仅只发生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

回乡过年亲戚身上的两个投资案例,都充满了忧郁的色彩,无论是表叔还是堂姐,都是生活在经济环境逐渐开放起来的小城年轻人,他们追逐财富与梦想,有一定理财意识,但依然无法避免十几万,乃至上百万的资金损失。可以看到,合法合规的投资环境,到位的投资者教育在小城中依然缺失。随着更多民间财富的积累,民间资金寻找增值的道路也急需拓宽。虽说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但各种“伪理财”模式已经成为消灭小城新兴中产的绞肉机,这一切都值得人们警惕。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