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20岁了:从《新华字典》到汉译世界名著

17-02-12

Permalink 22:01:14, 分类: 读书闻香

他120岁了:从《新华字典》到汉译世界名著

中国的百年老字号不多,能够横跨三个世纪的出版社则只有一家,就是今年要庆祝120岁诞辰的商务印书馆。

笔者认为我们每个人,无论阅读习惯深浅,家中书籍多少,都值得对商务印书馆献上一份祝福与敬意,这当然不是情感泛滥,而是因中国的百年老字号不多,能够横跨三个世纪的出版社则只有一家,就是今年要庆祝120岁诞辰的商务印书馆。

笔者认为我们每个人,无论阅读习惯深浅,家中书籍多少,都值得对商务印书馆献上一份祝福与敬意,这当然不是情感泛滥,而是因为,大概我们每个人家中,都有来自商务印书馆的书。

新华字典

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读过小学的你,看到这熟悉的红色调封面,有没有想起自己的那一本,有没有想起当年的老师还有扎着羊角辫的同桌?

《新华字典》是我国第一部现代汉语字典。在1948年,魏建功与金克木、吴晓铃、张建木、周祖谟五位大家萌生了为中小学生编纂一本查询式工具书的打算,于是热火朝天地讨论起来,并着手完成了。因为是五人共同的劳动,这本书于是叫《伍记小字典》。

新中国成立后,以《伍记小字典》的基础开始编纂《新华字典》,1953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印行第一版,按注音字母顺序排列;以后续有修订,改用汉语拼音字母顺序,转由商务印书馆重排出版。目前普遍以1957年商务印书馆重排出版的版本作为第一版,历经几代上百名专家学者10余次大规模的修订,重印200多次,成为迄今为止世界出版史上最高发行量的字典,目前已经发行了4.5亿册。

1966年《新华字典》的版一度被毁。1971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商务印书馆从咸宁干校抽调了一批有经验的老专家回京,启动《新华字典》的修订工作。从1971年到1992年间,长达20年之久,《新华字典》的组织修订和维护完全由商务印书馆自己负责。在“文革”后期,在人口多达10亿的中国,《新华字典》是硕果仅存的唯一一部字典。

现代汉语词典

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你走出小学,释然地放下陪伴你六年寒暑的《新华字典》后,捧起的就势必是此书了,它也来自商务印书馆。

1958年6月此书正式开编,不像《新华字典》有《伍记小字典》作为底稿,词典编纂难度也远胜于字典,当时编者团队可谓白手起家,1960年形成试印本,印刷下发收集反馈信息,1965年方形成一个完整的版本。

《现代汉语词典》的命运比《新华字典》略好,版得以保留,但是对《现代汉语词典》的修订工作被迫停止,1970年,编纂团队全体成员被送去“五七干校”一呆就是两年,1972年方能回京。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开始后,《现代汉语词典》受到冲击,被称为“封、资、修的大杂烩”,当时甚至有这样的言论:“它的出版同我国当前深入发展的大好革命形势十分不协调,甚至可以说,在同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批林批孔’运动唱反调。”这顶高帽在当时大环境下可谓致命。

舆情与环境对《现代汉语词典》越来越不利,甚至有要求销毁词典的声浪,还是在商务印书馆的协调下,《现代汉语词典》才幸免于难,但必须连同工人、解放军代表们修订此书。

工人代表们提出了很多意见,比如,建议“山盟海誓”的例句为:“我们跟毛主席山盟海誓”。无线电厂的工人师傅要求增加这样的例句:学毛选、抓实践、早起点、晚睡点、茶余饭后多学点。因为“这是我们经常说的”。

“文革”结束后,编纂团队又花了一年时间来调整,1978年年底,《现代汉语词典》初版终于面世。

《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都属商务印书馆出品,在九年义务教育无远弗届的今天,谁没用过字典,谁家没有词典,在处理旧书时,旧教材总是易于被淘汰,而淘汰字典词典的,千中无一。所以读过书的你,总是要对商务印书馆心存敬意吧。

民国教科书

商务印书馆历经一百二十年,所启迪教育的并不止我辈新中国孩子们,早在草创初期百年之前,商务印书馆就在教科书领域建树非凡。

商务印书馆初创时期的重要人物张元济先生是有名的教育家,平生以辅助教育为己任,尚在前清翰林院时就创立了通艺学堂。在他带领下,商务印书馆以小学教科书起家,逐渐延伸到中学教材,大学教材,还配有各门学科的教授书。在文化界万事草创的二十世纪初,在教书育人领域的功绩难以形容,一代代青年读着商务印书馆的教材长大。那个年代的读书人,家中不可能没有商务印书馆的书,商务印书馆也因其悠久历史和对文化对教育的杰出贡献,与北京大学一起,被并称为“中国近代文化的双子星座”。

年轮转入二十一世纪后,新世纪出版人开始回顾杰出的民国老课本,他们惊奇地发现其质量之高,德育教育结合之好实属首屈一指,于是对民国老课本进行修复整理再出版一度成为热潮,其中杰出代表如《读库》主编坛子脸老六张立宪先生牵头重制的《共和国教科书》系列,正是基于由上海商务印书馆首版于1912年的初小、高小教科书及其教授法的。这套书在1912-1922十年间,共销售七千至八千万册之多,是当时影响最大的一套教科书。彼时民国虽读书识字的比率不高,但断言每个读书人都用过商务印书馆的教科书或读过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系列,应该是不为过的。

万有文库

已经提及的三部书籍,都是蒙童常用的启蒙书目,然而商务印书馆还有一大特点是多丛书类书,且质量均极高。《万有文库》系列便是其典范级别代表。

《万有文库》堪称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的大型现代丛书,它是由王云五先生策划整理的。先生编写这部旷世之作的目的是"使得任何一个个人或者家庭乃至新建的图书馆,都可以通过最经济、最系统的方式,方便地建立其基本收藏"。王云五先生的这一番雄心壮志,被美国《纽约时报》称赞为"为苦难的中国提供书本,而不是子弹",当时是战火纷飞的时候,他的这种忠诚于文化的行动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在那样的年代,这是"在界定和传播知识上最具野心的努力"。全套1721种、多达4000册,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广泛,共性则是质量高而印制好。笔者有三五本民国印刷,和我爷爷年纪差相仿佛的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今日仍笔挺分明,望之可喜。而万有文库的开本小,薄而坚实,极适宜随身携带,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笔者坚持认为“文库本”的概念应该是我们的,而非霓虹国白皮系列。

昔年五四之后,国人有识之士对国外思想精华盼之若渴,万有文库中引入汉译世界名著近三百册,自然科学丛书两百册,为渴望远观者搭建高台,揭开眼前帷幕。万有文库中国学经典古籍的数量同样不少,可谓“不薄今人爱古人”。

“彩虹墙”系列

商务印书馆百二十年,系列书籍数不胜数,建国前最有名无愧为集中于古籍的万有文库,琳琅满目满室缥缃。建国后,那就要数被爱书之人亲切称为“彩虹墙”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了。

彩虹墙这个好听外号来自于这套丛书颜色不一的书脊和封底。不同颜色代表不同学科,哲学类采用橘黄色,历史地理类采用黄色,政治法律类采用绿色,经济类采用蓝色等,彼此之间绝不混淆,体现了学术的严谨性。

自1981年起,此套丛书陆续到来,至今已出版十一辑四五百本,说这套书的好处,大可言简意赅,一为选书经典,绝无滥竽充数之辈;二是印制朴素,深合喜好此类书籍严肃读者的胃口;三是装帧极为坚实,书籍难折难损,极罕见开胶脱页,有此三者,足矣。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更为旗帜鲜明地针对资深严肃读者,因其涉及学科门类过广,专业度过高,本数过多而被评为“最不可能读完的一套书”,从而也构筑了商务印书馆专属的从蒙童到大科学家均可各取所需乐在其中的出版物体系。

笔者属于那种读书不看出版社的家伙,因此特意去对自己的书架进行了“阅兵”,结果不由得惊叹道“好多中华书局啊!”、“好多商务印书馆啊!”、“为什么新星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也这么多,我是不是太喜欢读推理了?”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些事,有些人,就像空气,我们每天沉浸在它们的美好之中,却忽视了它的存在,商务印书馆等一流出版社在于我们读书人想必就是这样的存在吧。起码对笔者而言,认真思考“如果我书架上商务印书馆的书都消失了会怎样”,笔者心中的答案是“绝对不能接受”!

所以,由衷地对百二十年老商务道一声“生日快乐”。为,大概我们每个人家中,都有来自商务印书馆的书。

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读过小学的你,看到这熟悉的红色调封面,有没有想起自己的那一本,有没有想起当年的老师还有扎着羊角辫的同桌?

《新华字典》是我国第一部现代汉语字典。在1948年,魏建功与金克木、吴晓铃、张建木、周祖谟五位大家萌生了为中小学生编纂一本查询式工具书的打算,于是热火朝天地讨论起来,并着手完成了。因为是五人共同的劳动,这本书于是叫《伍记小字典》。

新中国成立后,以《伍记小字典》的基础开始编纂《新华字典》,1953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印行第一版,按注音字母顺序排列;以后续有修订,改用汉语拼音字母顺序,转由商务印书馆重排出版。目前普遍以1957年商务印书馆重排出版的版本作为第一版,历经几代上百名专家学者10余次大规模的修订,重印200多次,成为迄今为止世界出版史上最高发行量的字典,目前已经发行了4.5亿册。

1966年《新华字典》的版一度被毁。1971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商务印书馆从咸宁干校抽调了一批有经验的老专家回京,启动《新华字典》的修订工作。从1971年到1992年间,长达20年之久,《新华字典》的组织修订和维护完全由商务印书馆自己负责。在“文革”后期,在人口多达10亿的中国,《新华字典》是硕果仅存的唯一一部字典。

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你走出小学,释然地放下陪伴你六年寒暑的《新华字典》后,捧起的就势必是此书了,它也来自商务印书馆。

1958年6月此书正式开编,不像《新华字典》有《伍记小字典》作为底稿,词典编纂难度也远胜于字典,当时编者团队可谓白手起家,1960年形成试印本,印刷下发收集反馈信息,1965年方形成一个完整的版本。

《现代汉语词典》的命运比《新华字典》略好,版得以保留,但是对《现代汉语词典》的修订工作被迫停止,1970年,编纂团队全体成员被送去“五七干校”一呆就是两年,1972年方能回京。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开始后,《现代汉语词典》受到冲击,被称为“封、资、修的大杂烩”,当时甚至有这样的言论:“它的出版同我国当前深入发展的大好革命形势十分不协调,甚至可以说,在同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批林批孔’运动唱反调。”这顶高帽在当时大环境下可谓致命。

舆情与环境对《现代汉语词典》越来越不利,甚至有要求销毁词典的声浪,还是在商务印书馆的协调下,《现代汉语词典》才幸免于难,但必须连同工人、解放军代表们修订此书。

工人代表们提出了很多意见,比如,建议“山盟海誓”的例句为:“我们跟毛主席山盟海誓”。无线电厂的工人师傅要求增加这样的例句:学毛选、抓实践、早起点、晚睡点、茶余饭后多学点。因为“这是我们经常说的”。

“文革”结束后,编纂团队又花了一年时间来调整,1978年年底,《现代汉语词典》初版终于面世。

《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都属商务印书馆出品,在九年义务教育无远弗届的今天,谁没用过字典,谁家没有词典,在处理旧书时,旧教材总是易于被淘汰,而淘汰字典词典的,千中无一。所以读过书的你,总是要对商务印书馆心存敬意吧。

商务印书馆历经一百二十年,所启迪教育的并不止我辈新中国孩子们,早在草创初期百年之前,商务印书馆就在教科书领域建树非凡。

商务印书馆初创时期的重要人物张元济先生是有名的教育家,平生以辅助教育为己任,尚在前清翰林院时就创立了通艺学堂。在他带领下,商务印书馆以小学教科书起家,逐渐延伸到中学教材,大学教材,还配有各门学科的教授书。在文化界万事草创的二十世纪初,在教书育人领域的功绩难以形容,一代代青年读着商务印书馆的教材长大。那个年代的读书人,家中不可能没有商务印书馆的书,商务印书馆也因其悠久历史和对文化对教育的杰出贡献,与北京大学一起,被并称为“中国近代文化的双子星座”。

年轮转入二十一世纪后,新世纪出版人开始回顾杰出的民国老课本,他们惊奇地发现其质量之高,德育教育结合之好实属首屈一指,于是对民国老课本进行修复整理再出版一度成为热潮,其中杰出代表如《读库》主编坛子脸老六张立宪先生牵头重制的《共和国教科书》系列,正是基于由上海商务印书馆首版于1912年的初小、高小教科书及其教授法的。这套书在1912-1922十年间,共销售七千至八千万册之多,是当时影响最大的一套教科书。彼时民国虽读书识字的比率不高,但断言每个读书人都用过商务印书馆的教科书或读过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系列,应该是不为过的。

已经提及的三部书籍,都是蒙童常用的启蒙书目,然而商务印书馆还有一大特点是多丛书类书,且质量均极高。《万有文库》系列便是其典范级别代表。

《万有文库》堪称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的大型现代丛书,它是由王云五先生策划整理的。先生编写这部旷世之作的目的是"使得任何一个个人或者家庭乃至新建的图书馆,都可以通过最经济、最系统的方式,方便地建立其基本收藏"。王云五先生的这一番雄心壮志,被美国《纽约时报》称赞为"为苦难的中国提供书本,而不是子弹",当时是战火纷飞的时候,他的这种忠诚于文化的行动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在那样的年代,这是"在界定和传播知识上最具野心的努力"。全套1721种、多达4000册,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广泛,共性则是质量高而印制好。笔者有三五本民国印刷,和我爷爷年纪差相仿佛的商务印书馆万有文库,今日仍笔挺分明,望之可喜。而万有文库的开本小,薄而坚实,极适宜随身携带,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笔者坚持认为“文库本”的概念应该是我们的,而非霓虹国白皮系列。

昔年五四之后,国人有识之士对国外思想精华盼之若渴,万有文库中引入汉译世界名著近三百册,自然科学丛书两百册,为渴望远观者搭建高台,揭开眼前帷幕。万有文库中国学经典古籍的数量同样不少,可谓“不薄今人爱古人”。

商务印书馆百二十年,系列书籍数不胜数,建国前最有名无愧为集中于古籍的万有文库,琳琅满目满室缥缃。建国后,那就要数被爱书之人亲切称为“彩虹墙”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了。

彩虹墙这个好听外号来自于这套丛书颜色不一的书脊和封底。不同颜色代表不同学科,哲学类采用橘黄色,历史地理类采用黄色,政治法律类采用绿色,经济类采用蓝色等,彼此之间绝不混淆,体现了学术的严谨性。

1981年起,此套丛书陆续到来,至今已出版十一辑四五百本,说这套书的好处,大可言简意赅,一为选书经典,绝无滥竽充数之辈;二是印制朴素,深合喜好此类书籍严肃读者的胃口;三是装帧极为坚实,书籍难折难损,极罕见开胶脱页,有此三者,足矣。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更为旗帜鲜明地针对资深严肃读者,因其涉及学科门类过广,专业度过高,本数过多而被评为“最不可能读完的一套书”,从而也构筑了商务印书馆专属的从蒙童到大科学家均可各取所需乐在其中的出版物体系。

笔者属于那种读书不看出版社的家伙,因此特意去对自己的书架进行了“阅兵”,结果不由得惊叹道“好多中华书局啊!”、“好多商务印书馆啊!”、“为什么新星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也这么多,我是不是太喜欢读推理了?”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些事,有些人,就像空气,我们每天沉浸在它们的美好之中,却忽视了它的存在,商务印书馆等一流出版社在于我们读书人想必就是这样的存在吧。起码对笔者而言,认真思考“如果我书架上商务印书馆的书都消失了会怎样”,笔者心中的答案是“绝对不能接受”!

所以,由衷地对百二十年老商务道一声“生日快乐”。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