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亡之际“御林军”都去哪了

17-02-13

Permalink 06:19:25, 分类: 史海回眸

清亡之际“御林军”都去哪了

清朝盛时,只有护军没有所谓的禁卫军,或者御林军的名目。而护军分为守卫宫廷的护军和圆明园护军,由上三旗中选拔的精良之士组成。但是,历朝历代,保卫皇帝的御林军,大抵都是要归于无用的,清朝的护军,当然也不例外。都是吃饭不干事的八旗子弟,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儿去。
自打嘉庆皇帝哪儿起,宫里的护卫,就老是出事。一个精神病,拎着一根棍子,也能混进宫去。到了林清造反的时候,百十个人,勾结几个太监,差点打进隆宗门了。只是林清之后,虽说朝政日益昏乱,但真的要瞄准宫里作乱的歹人还真的不多,所以小问题常出,大问题没有,护军也就这样混下来了。等到闹义和团的时候,八国联军打进来,西太后和光绪虽是仓皇出逃,身后也跟千把的护军。可是,太后和皇帝一路向北跑的时候,八旗护军是屁用没有的。途中的乱兵抢劫,都抢到太后眼前了,护军也不敢把他们赶走。老太婆这样的担惊受怕,一直熬到岑春煊带兵过来,才算好一点。所以,逃到西安准备回銮的时候,西太后就不要八旗护军了,让直隶总督袁世凯派一部分新建陆军来保护自己,袁世凯的部下张勋,就这样得到了太后的恩宠,还跟李莲英拜了把兄弟,一辈子都不敢忘。
此后,宫里的护卫,一直由北洋六镇和一镇轮流担任,其中一镇护卫的时间要更长一点。直到1905年,编练禁卫军的事儿,才提到议程上。让汉人看家护院,西太后即使觉得没什么,但满人亲贵们,总是觉得不是滋味,不是自己人,放不下心来。真正开始编练,得等到西太后翘了,宣统元年才开始。这事儿,摄政王载沣交给了他不满20岁的弟弟载涛,真正主事儿的,是满人中不多的几个能臣铁良。一直的辛亥革命爆发前线,禁卫军两个协(旅)才算编成。尽管待遇好,薪饷高,但是,八旗子弟,凑齐这两协还真难,挑来挑去,尽是架鸟笼子逗蝈蝈的,连枪都扛不了。不是没有人乐意干禁卫军,是找不到合适的。没办法,其中,北洋一镇里的满人,都给挑出来。拢共两旅四个标(团),其中一个,只能由汉人来凑。编练过程,异常费劲,北洋一镇的官兵手把手地教,还教不明白。
其实,从太平天国战争开始,朝廷就一门心思打算重振八旗,为了编练八旗洋枪队,八旗练军,八旗海军,没少花银子,就是一个都不顶用。这回编练满人的禁卫军,其实也还是一样,尽管满人中最争气的良弼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也做了禁卫军的协统,也没法把这帮八旗大爷带得像个样儿。
辛亥革命爆发,袁世凯出山,打到半截不打了,跟独立各省谈判,眼睁睁大清就要被葬送了。禁卫军也不说请缨出征,曾经的禁卫军编练大臣载涛,在御前会议上,都被隆裕太后点名了,也不敢说自己能带兵打仗。
尽管如此,有这么一个镇(师)的满人部队,袁世凯还是要提防的。所以,北洋大将冯国璋被派为禁卫军的总统。鉴于禁卫军的大多数军官,都是贵胄军事学堂的学生,而冯国璋则是这个学堂的总办,而且,一向以忠于朝廷著称,他来做这个总统,满人还是服气的。
然而,在清帝退位诏书下达之后,冯国璋集合部队,宣读诏书的时候,下面还是乱哄哄跟集市似的。不是说这些满人大兵想要造反,而是他们担心今后的命运。不管怎么说,冯国璋也是汉人,到了节骨眼上,这帮满人的疑心也就起来了。冯国璋见状,在匆匆读完优待清室条例之后,让这些满人大兵推举出几个代表来,说有意见可以提。
几个满人代表出列之后,提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退位之后,皇帝和太后的安全,总统是不是能保证?第二是,禁卫军以后的地位如何,会不会取消,总统对此能不能负责?(这里的总统,是禁卫军总统,不是民国总统)第一个问题,其实是个幌子,他们真正关心的,是第二个问题,怕编制取消了,今后没饭吃了。对于满人大兵提出的两个问题,冯国璋大包大揽,都包在了自己身上。尤其保证,他会对禁卫军负责到底。
话说完之后,见这些满人大兵还是有点不放心。冯国璋说,这样吧,你们推举两个人,我每人发给他们一支手枪,天天跟着我,如果我食言了,他们马上可以打死我,而且,我还不让我的家人报复他们。这帮满人大兵,还真的推举出两个目兵(班长)来,有点哆嗦地出了列。冯国璋马上任命他们为自己的副官,每个月50两银子,成天跟着他。这下,所有人都安静了。北京城里有人十分担心的禁卫军,就这样被冯国璋给搞定了。其实,清亡之际,由满人组成的禁卫军人心不稳是肯定的,那时候流言蜚语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但就算马上宣布解散,让他们回家抱孩子去,这些八旗老爷,也未必敢打出去造反。
那被推举出来的两个人还真的跟了冯国璋一阵子,后来也就罢了,冯国璋倒是真的信守承诺。禁卫军改编之前跟着他,改编为第十六师之后,也一直跟着他。他在直隶,跟着他去天津,他到江苏,跟着他去南京。冯国璋做了代理大总统,第十六师就是总统护卫军。一直到冯国璋下台,接任的总统徐世昌,还是把这支部队派给冯国璋这个前总统节制,他冯国璋一直管着这些八旗大爷到自己死。这帮大兵,不像是冯国璋的护卫,倒像是冯国璋护卫着他们。冯国璋死后,直皖大战,被派在皖系一边的第十六师倒戈,然后,就被解散了。这些满人大兵,后来过的什么日子,我们就不知道了。

爱乐洪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7